※劇情十年設定有。
 
※ 屬自述同人,不適者返回。


 



















你是大空,在黑暗的頂端看似無助卻像光一樣的佇立。

 
你是大空,在家族的中央看似溫柔卻仍有威嚴的保衛。
 
 
你是大空,是大家的大空。
 
你是大空,屬於嵐守、屬於雨守、屬於雷守、屬於晴守、屬於雲守、屬於霧守。
 
 
你是大空,不會是只屬於我
 
               的大空。
 
 
 
 
 
× × × × ×
 
 
 
 
 
清早,鳥兒鳴唱,風兒吹拂,連續幾天的好天氣讓人看著窗外就忍不住想伸伸懶腰,啊啊....假如能外出走走踏踏青那肯定是個非常不錯的行程。不過,他偏偏是那該死的黑手黨彭哥列家族的第十代首領,光是面對辦公桌上那堆文件山就夠他累的了哪還有什麼美國時間去踏青?說來,就連這個稱謂也是繞口得會把自己搞到喘不過氣呢。
 
 
一早換上了襯衫繫了領帶,習慣性的嘆口氣,文件山啊...能不能饒過他一天就好吶!?
才在愁眉苦臉想著的時候,天外飛來的疼痛讓他直接用可愛的面頰去親吻地板,還真可說是每天的例行公事啊。
 
 
「里包恩!這樣很痛耶!!」十年以來毫無改變的行為模式。撫著後腦被踢擊的部位,這位年輕的十代首領帶著兩行淚回頭吼道。
 
「蠢綱,不要一清早嘆氣又愁眉苦臉。」一貫的表情沒有高低起伏的嗓音,彷彿下一刻就要從西裝的內藏口袋掏出槍支。
 
 
「你以為是誰害的啊!!!」
 
哀嚎完全派不上用場,首領只能又不甘示弱的大喊回去。
 
這位年紀上明明就是比自己還要小的孩子,講起話來卻比他有力有威嚴,再怎麼說他好歹也是這個家族裡的首領啊,難道門外顧問就有權欺負自己嗎!!內心幾千幾萬個不甘心外加無奈的大吼,不過這些他怎麼也不敢表現出來免得又多討一頓痛挨。
 
「不要慢慢吞吞,穿上披風要開會了。」
 
「是~」
 
 
 
 
 
 
 
 
 
 
來到裝潢得十分樸素卻又不失高雅的會議室,正中央擺著足以容納七個人都還綽綽有餘的大大長桌。首領標準正坐的在位置上看著陸陸續續進場和他打招呼的守護者們。
 
「十代首領早!!今天天氣很好吧!!」一屁股坐上最靠近首領左手邊的位置,幾年後的他經過成長,行為舉止都有了些穩重,就只有在遇上首領時會露出像孩子、像小狗般的乖巧笑容,和大大的動作。
 
「首領早。」坐在首領的右手邊,天然的笑容除了下巴上的那道疤痕似乎沒什麼多餘的改變。
 
「極限早安!」嘴裡喊著極限,身上穿著的已經不是運動服裝而是不知道早在幾年前就換上的西裝比挺。
 
「首領~早安。」這大概是人群裡最早就看過的模樣了,少了會吵鬧的喊聲的確是變得比較不難搞一點了。
 
 
這大概也是例行公事吧,但對他來說這是每天一清晨裡最讓他高興又喜歡的公事了。「你們早。」像是天生就擁有的大空性質,在小巧的臉蛋上漾起有如太陽般的笑容。而後他看見一進門就靠牆站在長桌對面的雲守....「雲、雲雀學長,你還是不坐嗎?」一頭不參雜其他顏色的黑髮,漂亮的丹鳳眼總傳達著冰冷的氣息讓人頻頻直冒冷汗更別說是他沉默寡言的個性了。就算已經身為首領他還是很沒用的冒著冷汗問道。
 
進入黑手黨成為雲守已經有好些日子了,雖然給予他的任務都能精確又漂亮的完成,不過有時看起來真的只像是表面功夫,就連每次開會時都不肯入坐只是靜靜的站在一邊回報事項或是領取任務。
 
「我不喜歡群聚。」簡單明瞭的回覆,大概是連講話都嫌麻煩了吧。
 
冷不妨,一支槍突然對準他的後腦語氣冷冷的從耳邊傳來。「會議上不要直稱名諱。」警告很多次了,卻還是常忘記。看來哪時真的打一槍警告他也好吧?!門外顧問突然發出一聲冷笑讓我們的十代首領只能含糊的回答....「我、我知道了啦!!」離開會議室的時候你又不管,這樣本來就很容易忘記啊,哪能怪我啊。
 
悶悶的不斷在內心抱怨。
 
 
最後一個守護者在這時從容的走進來露出那百年一貫的笑容。
 
「呵呵呵...不好意思,我遲到了。應該還沒開始吧!?」
 
 
語一落,現場一片默然無聲。因為這是第一次霧守本尊參與會議,而個個守護跟著擺出戒備的狀態。
 
 
「六....」只起了個音名字還沒脫口而出,就又聽見後腦杓傳來"喀喀"的板機聲,隨後改口....「霧守你怎麼來了!?」雖然這問題奇怪,畢竟這個會議本來就是規定每個守護者必須都要到場的,不過一直以來參加會議的都是庫洛姆,今天突然出現就顯得十分讓人意外。就連裡包恩見到了也輕挑一下眉。
 
「呵呵呵....有這麼吃驚嗎!?守護者參加會議不是很正常的事嗎?」「還是說,親愛的彭哥列你比較喜歡庫洛姆呢?」一副玩世不恭般的笑著,異瞳的火紅直勾勾的和金褐色眸子對上,臉上的笑扯得越來越開,看似無害卻足以讓每個人都感到不自在。
 
「不、不,我沒那個意思。」「既然來了就坐吧。」示意霧守可以就坐,會議也隨之開始。
 
 
 
聽著守護者們的報告和回繳任務完成的確認單,勾起嘴角就是溫和的讚揚他們做得很好,有了他們自己十分慶幸當然以後也要請他們多多指教,雖然說這些都不是首領的責任但他就是習慣性的會感謝大家為他做的一切,這麼大的家族只有他一個人是絕對忙不過來的。
 
 
時間同樣過了十年,這其貌不揚的首領不知何時已經留了一頭褐色長髮,金褐色的大眸越來越是清澈有神,樣子沒有改變多少,他仍然是這麼平凡,只是與生聚來的天真和善良在毫無意識之下巧巧的點綴了他的美麗。一直都是,有著和陽光一樣刺眼的溫柔,和大空一樣無限的包容力。要是哪一天就算任務失敗了也無所謂,因為他一定會溫和的笑著拍拍你的肩膀告訴你不要緊,下次再努力一點就好了。然後努力想出辦法要你再開心起來。澤田綱吉___他就是這樣的男人。
 
所以令你這樣著迷。
 
 
 
「信封上都寫著你們的職稱,確實拿到之後就可以去準備任務的事了。會議結束。」宣布結束,他無力的坐在位置上彷彿三魂七破都要飄走,幾個守護者笑著對他說要加油就離開了。攤在位置上沒多久,他驚的站起身拿起桌上的回繳報告往另外一邊的門進入專屬辦公室。跟隨在後的門外顧問也先行離開。
 
 
你留在原地好笑的想著他剛剛無力攤坐的樣子,那可愛的模樣不知不覺讓你的嘴角變得不再是那樣皮笑肉不笑而是有些微溫柔的笑容。看著手上拿著的黃色大信封,上頭清晰的寫著

     "霧之守護者"。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