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閱讀----檢視→字型→較小

※純屬自述同人故事如有與原著不符抑或是不合邏輯處敬請見諒 ( 毆飛 ~~

















 

---中學部

 

 

「龍馬呢?他應該沒忘記之前說好我要來接他的吧?」不二站在門口東張西望

「還是說...今天網球部也要練習呢」不二帶著疑問走向網球場

「咦?不二學長?」教導著二年級的球員 桃城望著眼前的不二

「阿桃,好久不見^ ^」招牌的笑容抹去臉上的疑問 今天果然有練習嘛!那可愛的小貓會在哪呢?

 

 

「那個...龍馬呢?」不二問著

「越前?他今天沒來呀」桃城回答

「怎麼會?今天不也是中學部的開學典禮嗎?」不二的疑問又開始冒出更多

「是沒錯啊!...難道越前沒告訴你...唔!!」發覺說錯話的桃城趕緊摀住嘴

「沒告訴我什麼?為什麼摀住嘴?」不二不了

「沒.沒什麼事!明天再說吧!我還要...」

「龍馬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快點告訴我!」桃城的話都還沒到一個段落就被不二的大吼打斷

「噓~怎麼了」一旁的海堂聽見不二的大吼也走向前問

「海堂!你是不是也知道龍馬出了什麼事了?」不二激動的質問著

「!!」「桃城你說了!!?」

「不小心說溜嘴了...」桃城嘆了口氣低著頭哀道

「海堂你也知道?」

「喂,要說嗎?」桃城問

「現在不說行嗎」無奈...

 

 

 

...

 

 

 

「可惡...這麼重要的事!為什麼要瞞著我!!」不二鎖著眉頭不知道是生氣是擔心還是難過

 

 

跑了好久好久 上氣不接下氣的來到小貓家門口緩緩的停下腳步...

不二有一陣子希望自己見到的不是真的...希望這只是一場夢

蓋上白布的家具從龍馬家一一的搬上貨車...

 

 

「伯父!伯母!」已經失去理智的不二一點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還保有好孩子該有的禮貌

 

 

 

『學長...越前他...

 

 

 

 

 

 

 

 

 

 

 

 

 

 

 

 

 

 

 

 

 

 

 

 

 

 

 

 

 

 

 

 

 

 

 

 

 

 

 

...

 

 

 

 

 

 

 

 

 

 

 

 

 

 

 

 

 

 

 

 

 

 

 

 

 

 

 

 

 

 

 

 

 

 

 

 

 

 

...要搬回美國了............』

 

 

 

 

 

 

 

 

 

 

 

「恩?不二?怎麼來了」正在忙著指示工作人員的倫子問

「龍...龍馬呢?」不二還喘著一點氣 呼呼的問

「那小子告訴你了啊?」南次郎從一旁探出頭來

「不,他沒說。是他的學長告訴我的」

「真沒用...竟然不敢老實告訴你呀」南次郎諷刺著他唯一的寶貝兒子

「老公別鬧了!」倫子赫止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不是已經同意我們交往了嗎?為什麼還要搬回美國?」不二著急的沒有時間聽南次郎的調侃

「你...你先別急呀!先進來坐下吧!我慢慢告訴你」南次郎倒是被不二認真的眼神給嚇到了

 

 

 

 

「我們的確是不反對你們交往但是...」

「那小子的爺爺前年去世了,奶奶的身體又在去年變虛,醫生說是得了心病 需要家人的照顧」

「所以我們才不得不搬回美國呀!!」

倫子和南次郎輪流解釋著

「這個...我能了解...,那你們什麼時候回來?」不二知道這也是沒辦法的

「這...可能不回來了,所以我們打算把這間房子賣掉。你剛剛也看到那些搬家公司的人了吧」倫子無奈的回答

「不回來了!?那龍馬呢?龍馬怎麼說?他同意嗎!?」不二又激動了起來

「那小子...知道這件事之後就一直把自己所在房間裡除了上廁所和洗澡之外從沒出來過」南次郎低下頭

 

 

「我...

 ...我有個無理的請求希望你們能答應」起了身...一個深深的九十度鞠躬 讓不二彎下腰鎖緊了眉頭

 

 

 

 

 

 

 

 

 

 

 

 

 

 

 

「周助...我沒資格見你了...明明說好的要一直一直在一起的...可是我卻毀約了...」虛弱的龍馬從口中說出的字句無不充滿著自責

...悶在枕頭裡的臉頰帶著淚痕和哭紅的眼睛

 

 

 

 

 

 

 

 

 

 

『叩叩』

「龍馬,是我。你睡了嗎?」不二在門外喊著

「周...周助?」龍馬瞬時抬起埋在枕頭裡的小臉 望著身後傳出聲音的木門

「龍馬,你今天沒去學校我很擔心你吶!」

「我...」好想開門啊! ...但龍馬卻沒有勇氣...

多想就這樣直接撲在愛人的懷裡告訴他 他有多麼不想到美國去,他想永遠待在日本待在有不二周助的地方

「龍馬,你開門好嗎?」急壞了,房裡安靜的沒有動靜讓不二更是心急如焚

「別喊了...」龍馬將臉幪進被裡就怕連不二也是幫父母來勸他要回美國的

「龍馬,我求你開門好不好?要不然你也出個聲音呀!!」

「周助!你走吧!我不想見你!」為了讓情人放心,龍馬不得已的大喊

但這句話有多麼的傷了自己的心...有多麼的傷了不二的心

「...龍馬我有話要告訴你,你先開門呀」不二終於鬆了一口氣,接下來就是溝通了...

「你走!我不想見你!我不想」龍馬繼續忍著痛大喊

「龍馬...」不二垂下眼簾

不是不想吧...是不能...是不可以...是...沒資格吧...這些...我都懂...但是不開門...我又怎麼能真的放心呢...

「龍馬,如果你是怕我們被分開就快開門啊」抓住了龍馬的內心...不二小心翼翼的讓龍馬思慮

「就算開了門結果還不是一樣!我們沒辦法在一起!難道你不懂嗎!」別再逼我說出更心痛的話了...求求你...快走吧...

淚漸漸的滲入了薄被滲入了純白的枕頭

「我...

 ...要在一起也不是難事啊!!現在我就劃開我的手腕只要我死在這裡...不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嚇傻了!聽著門外的一字一語龍馬無法相信...不二...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輕生...怎麼可能會因為自己不開門就要了結自己的生命

「不二你在做什麼快住手!」「別這樣啊!不二」門外傳來父母的嚇止聲

「不要...」愣了半晌的龍馬終於喚回被嚇走的遊魂

好不容易才從嘴裡擠出小小的聲音

「不要!周助!不可以!!」急了!龍馬在房內大喊!

著急之下從床上摔了下來...不過誰還管他痛不痛呢

「不要啊~周助!!」轉動門把硬生生的把門拉啟

『...』衣服的摩擦聲隨即響起

「終於肯見我了...」滿意的微笑,不二輕輕的將闖進他懷抱裡的小貓擁著

聞言...龍馬瞪著大眼看著不二...

...腿無力的滑坐到地面...也許是這五天來都沒進食吧...也或許是快被不二嚇暈了...

「你不要這樣!不要這樣!我會被你嚇死的」知道受騙的龍馬心情還不能恢復

「我不是有意要嚇你的,不過...要是這樣你還不出來...我大概真的會跑去廚房拿刀吧」不二輕聲的哧笑

「不要這麼說!不要這麼說!」緊緊的摟抱 龍馬真的是嚇壞了!手還再顫抖...這份恐懼...好嚇人啊...

「讓我進房間...好嗎?」柔和的笑溫暖了龍馬

妥協了...反正...最後一天身邊還是有他在...

不二將無力的龍馬打橫抱進房,當然也不忘回過身向這對配合演戲的夫婦點頭表示感謝

 

 

「你看看你,本身就已經很瘦小了居然還能五天不進食,到時候要是貧血或是身體有了毛病你說該怎麼辦」

體貼的斥責,龍馬聽在耳裡.一點也沒有要反省的意思反而還希望不二能再多說一些

「呼...為什麼不肯見我」嘆了口氣,不二清楚的知道龍馬所擔心的...

「我...毀了承諾沒有資格見你...」從不二進門到現在龍馬的臉依舊只肯望向地面

「撇掉承諾不說...你想見我嗎?」

「...想...當然想...可是...我毀約了」珍珠從充滿自責的琥珀瞳中掉出

「既然想...就看著我,我不會因為你毀約而生氣...你是不得已的不是嗎?」不二單手捧起龍馬的小臉

「但是我...不想這個樣子....明明說好的啊...!!」

「別怕...沒事了!承諾只是用來束縛而已,你不會因為毀約就想跟我分手的,對吧?」雖然是個疑問但答案卻已經再明確不過了

不二用一股巧勁抱著泣不成聲的小貓

「當然不會...不過我還是要離開你呀...」哭紅的臉蛋...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見了

「沒關係...到美國去吧」

「!?」果然...不二也是為了勸他回美國的...

「你...要我去?為什麼?你討厭我了?是嗎?」

深鎖著眉 眼前這個男人所要做的事應該是要讓自己的父母讓自己能留下待在他身邊的啊...怎麼會是幫著自己的父母來勸他離開呢

「不是,我沒有討厭你...我的意思是....」

不二輕捧起龍馬對他有所懷疑的臉頰

「我和你一起去」

「一...一起?」

「是,我們一起去美國」不二肯定住龍馬的語氣

「你在說什麼傻話?那是一輩子啊!!」

不二要和自己同行,龍馬固然高興,但總不能讓他因為自己的自私而不要自己的家庭吧!他也有爸媽要孝順他也有姊弟呀!!

「不,我們不會一輩子待在那」不二再次展笑

「但是我...唔!」不二突然覆上龍馬的小嘴

「你////你幹嘛啦!!(怒」雖然是一個短吻不過倒是成功的賭住龍馬的話語了

「小龍馬一直插嘴不讓我把話說完嘛!所以只好用這個方法了(笑」

「你就不能直接打斷嗎!!/ / / / (怒」龍馬的臉上好像快爆青筋了

「抱歉,抱歉一時忘了」

「你.../ / / / / 」想也知道不二只是隨口說說,怎麼可能忘了

深吸一口氣不二將龍馬抱在兩腿之間...胸貼著背,雙手繞過小貓的腰際覆在龍馬的雙手上 下顎則是扣在龍馬的頸窩上...輕輕的垂下雙眼......

「...我要你回去...是因為...不管我有多愛你多想把你留在身邊...你終究還是越前家唯一的獨孫...所以...非回去不可...」

「但是...」那還是一輩子呀...

「剛剛我已經問過伯父伯母了,他們說只要我肯好好照顧你安頓你的話...等到你探完你奶奶之後我就能把你帶回日本」

「真的?」貓兒難以置信,眼前的這位少年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讓自己的父母同意的

「是真的,我答應會好好照顧你安頓你...一輩子...」不二輕輕的說

「我.../ / / / / /」龍馬不知道是害羞得說不出話還是高興得說不出話

「恩?怎麼了?」

「...那你不用陪我去也沒關係呀!我自己可以搭飛機回日本的」龍馬睜大眼睛給予保證,他不希望不二老為他的事而奔波

「我去,不光光只為了你,我有件事情要去處理才行」

「有事?」能有什麼事?不二去過美國嗎?他怎麼不知道?

「恩,而且人家指名了你也要去」

「嗄?」

「這個...」不二從書包理掏出一張紅色的卡片

「恩?喜...帖?」龍馬仔細的讀出紅色卡片上燙金的兩個大字

「恩^ ^我的未婚妻,要結婚了」不二露著微笑

「你的未婚妻...」小小的貓正在反應,既然不二會說就表示他認識...「啊!就是之前在公園看到的...」

「恩!就是那位」「她過兩天要結婚,所以...我和裕太明天跟你們一起搭飛機到美國」

「這樣啊!當然沒問題啊...

 不過為什麼...你未婚妻的婚禮我要去啊」是吃醋嗎?龍馬露出一種不甘願的眼神

「她說她想見見我未來的妻子啊^^」(燦笑

「誰.../ / / / 誰是你未婚妻呀!不要擅自作主啦/ / / /」龍馬又突然結巴了

果然幾天不見,小龍馬又更可愛了

「難道...小龍馬不希望我們能結婚能長相思守在一起?」這句話問的可真是時候啊!

「我.../ / / / / / 我又沒說我們不要結婚,我只是...只是不要嫁給你而已/ / / / / 」

「不嫁給我?那你還要嫁給誰?難道你還有別的愛人?」不二緊緊的逼問,雖然知道龍馬要表達的是什麼但他還是...

「我不是那個意思啦!我是...我是...我...」「你很煩耶!幹麼這樣欺負我啦~嗚哇哇...」不知如何是好的龍馬突然大哭了起來

「啊...啊...對...對不起,我只是逗你玩的。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別哭了啦」不二嚇了一跳,龍馬的大哭讓人不敢領教

「嗚哇哇~周助大笨蛋啦~」龍馬不管不二的勸阻越哭越大聲

「別哭了!別哭了!我嫁你就是了!!」脫口而出的話讓自己也很驚訝

「真的...?」龍馬卻因為這句話而停下哭聲 哽咽著的口音反問

「真的真的,你高興了吧」

「高興高興」龍馬順勢坐上不二的大腿雙手緊環在情人的頸上

「你這個傢伙...」這下可好...一個好好的攻方竟然淪落到要嫁給一個像貓的受方...這回可換不二欲哭無淚了

 

 

 

 

 

ˍ.ˍ.ˍ 漸漸的太陽下山了 直到天空抹上一層藍黑 ˍ.ˍ.ˍ

 

 

「不二你真的不留下來吃晚飯嗎?」倫子問

「是啊!留下來陪陪我家這小子也好」南次郎跟著說

「臭老爸」

「喵嗚~~」連卡爾濱也躦在不二的腳邊

「呵呵,謝謝你們,不過我還是先回家吧!再說我們家也得清理行李才行呀」不二笑著

「你忍心把未婚妻留在這裡呀?」南次郎又開始了...

「未婚妻?」

「就這小子啊!你不是說要娶他嗎?」

「臭老爸!誰是他未婚妻呀!!(怒」

「我...我可以娶他嗎? ^ ^」不二有點小喜,畢竟家長說的是他娶小龍馬,可不是小龍馬娶他喔

「當然可以,反正我們已經把你當兒子看了!對吧!?倫子」

「是啊,有你照顧龍馬我們比誰都放心呢!」連倫子也...

語還未畢 龍馬碰的一聲將門關上

「呼...呼...」靠在門上喘著氣的龍馬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爸媽會說這種話

搞什麼鬼呀!這對夫妻真是越說越離譜

 

「怎麼了?」不二笑笑的問

「你應該不會又要叫我嫁你了吧!?」龍馬可是好不容易才讓不二嫁他的耶,怎麼可以因為老爸的一句話就...

「那個...既然伯父這麼說,我當然要照做囉 ^ ^」不二得意的笑著

 

天殺的...費了這麼大的勁居然還是要"嫁"給眼前著個笑咪咪的熊...

 

「小龍馬你不留我吃晚飯嗎?」看著傷透腦筋的龍馬不二苦苦的笑著

「咦?咦?/ / / / / / /」還沒反應過來的龍馬一陣臉紅

 

「呵呵,看你緊張成這個樣子,我開玩笑的啦!」「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揪ˇ」告別式的晚安吻

不二霹靂趴啦的捉弄完龍馬後便丟下一個笑容給還愣在原地的小貓 自顧自的離開

 

 

「好詐.../ / / / / /」站在門口前的龍馬紅著臉輕撫著不二剛剛留下溫度的額頭

 

 

 

 

今晚,龍馬帶著幸福把這五天來空空的肚子給填飽

 

 

 

 

「他好像累壞了呢!」倫子半開著龍馬的房門 門外的燈光從小縫輕窺著龍馬的睡臉也包刮一旁的愛寵

「那小子啊~一定會被不二寵壞的」南次郎在一旁看著自己最大的夢想 心裡想的和口語完全相反

當老爸的當然希望兒子能獲的全世界最完整的幸福和寵溺

 

 

-------------To be Continued-------------



背景音樂--MID音樂廳-SAKURA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