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閱讀----檢視→字型→較小

※純屬自述同人故事如有與原著不符抑或是不合邏輯處敬請見諒 ( 毆飛 ~~
















 

「英二!你等等啊!」手塚在貓貓的後方大步的走

不過英二卻是頭也不回的加快速度

喊了好幾聲英二終究是自顧自的離去,完全無視於身後白兔的命令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冷不妨,手塚一把拉住英二的手腕

「放開我...」英二小聲的壓低音量說

「?」

「我說放開我~!!」英二突然一個回身大吼著甩開手塚的手也截斷了手塚的問話

「英二你...」手塚愣住了

顆顆精緻的淚珠透徹的掛在英二的眼眶邊

「我心情不好你少煩我!」轉身又是一句冷語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平常可愛又有朝氣的小貓怎麼會突然變成一隻刺蝟般的不可理喻

「你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發這麼大的脾氣」手塚有耐心的問著

「不關你的事」英二背對著手塚說出如此殘忍的話

凡事都能冷靜處理事況的手塚就算是遇到感情...也束手無策了吧

「什麼叫做不關我的事!我們正在交往啊!」手塚喊著

「交往...像嗎?」

「?」英二說話的口氣裡參著深層的諷刺,手塚不解...那是什麼意思

「我們這樣哪裡像了

 ...乾脆分手算了...反正你也一附有所謂無所謂的樣子」

沉沉的聲音夾雜著哀傷.英二的心正不斷的淌血啊

「你說的那是什麼話!什麼叫做"乾脆分手算了"什麼叫做"有所謂無所謂的樣子"!」手塚生氣的大吼

「難道不是嗎?你每天除了公事還是公事,你到底用了多少時間來陪我來關心我!」英二也不甘示弱

「我...」

「沒有!沒有!沒有!」「我已經受夠了啊!」

「你別再無理取鬧了!!」沉不住氣的手塚丟下了一句最讓人心痛的話

完全無視於英二的寂寞英二的冀望

"無理取鬧"是嗎?這算是無理取鬧嗎?他只不過是把自己所不安所難過的事坦白的說出來,不是嗎?

這樣也不行,那這兩個人還有那種緣分再繼續走下去嗎

「是!我是無理取鬧!這樣你滿意了吧!!」生氣的英二已經管不了心究竟有多痛了


「如果是這樣,那麼面對無理取鬧的人我也無須包容!

 既然你這麼說...那就分手呀!反正我不過就是"有所謂無所謂的樣子"嘛!」

手塚絲毫沒在意著英二口裡所說的陪伴和關心就這樣硬生生的將狠話說出口










「!?」瞪大的雙瞳怎麼也不會想到就因為自己的一時氣話,讓眼前氣不成聲的貓兒轉眼間成了淚人兒

















「反正我...

 

 反正我從來都沒喜歡過你!分手對我來說一點差別也沒有!!」掛著滿滿的淚水英二用了最後一口氣大聲的喊完便推開手塚跑離



「...」手塚愣愣的望著英二離去的方向

「從來...都沒喜歡過我...是真的嗎......英二...」

心陣陣的揪痛,但是他...還有什麼資格去追回被他氣走的所愛呢?他從來就沒喜歡過他呀!更別說是愛了!這樣...還追得回嗎?

 









學校的會議今天結束的很快

大概是前幾天的討論也真的是夠本了吧


手塚站在鞋櫃旁換穿球鞋, 而不二則是站在學校的大落地窗前望著天空

「要下雨了呢!」對於雨天,不二好像特別能夠感受

每當身邊發生一些由傷心惹來憂愁的事情時,天空總會罩著一種特殊的氣氛看情況而飄起雨來

「你想說什麼,是嗎?」手塚不太喜歡人家吞吞吐吐的模樣,像是在賣關子一樣,惹人不耐煩

『撲嚕嚕~ ? 』

「對不起我,接一下電話」不二拿起了手機望了望上頭閃爍的燈光

墨綠色...小龍馬打來的?

「喂?龍馬嗎?」不二走到一邊

『嗯,周助那個...我現在還在學校』龍馬透著小小的聲音告知不二

「怎麼會?英二沒去接你嗎?」不二問道

明明記得將龍馬托付給英二了呀!難道跟手塚吵架之後就忘了嗎?

「英二?」

『嗯,剛剛菊丸學長打電話給我說他今天有事要先回家,不能來接我了』

「這樣啊~那我馬上過去接你」

『咦?今天不用開會嗎?』龍馬用可愛的聲音問著

「已經結束了!

 好了!你乖乖待在那裡,我現在就過去了」不二正準備掛上手機時

『周助等等!!』

「怎麼了?」不二繼續聽著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剛剛菊丸學長的聲音不太對勁,他好像在哭耶』龍馬擔心的問著

畢竟自從不二開始忙起來以後這個菊丸學長就像自己的保母一樣照料著自己的安全

「等我到了再告訴你吧!就先這樣,我掛電話囉」

『嗯!要快點唷!』好像要下雨了呢!

小龍馬在另一端仰望著早已被烏雲密佈的天空


雙方同時掛上電話


「龍馬在中學部等我,我現在要去接他,先走囉」

不二將手機收進手提式的書包中,順勢拿出深藍色的摺疊小傘

「英二呢?他沒去接越前嗎?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手塚滿是擔心,任誰聽了都知道他還是很在意英二

不二被手塚叫住,但卻沒回過頭 只是張開那湛藍的眸子望著前方

「讓心愛的人哭是很不應該的,如果你真的還擔心他這麼多那就去追回他

 不要渴望我和龍馬這兩個局外人能幫你們做些什麼」不二直接了當的說著

「你好好想想吧!我先走了」










雨開始下了而且越來越大...是午後雷陣雨嗎?

有一點沉沉的,

雖然雨聲很清脆像是大自然裡的優雅交響曲.但就是討厭那股悶悶的氣氛

「啊...果然下雨了」龍馬一會兒望著天空一會兒又望著地上被起了波波漣漪的水漥

雨大到讓視線中起了白濛濛像帳子一般的霧,朦朧朦朧的豪雨中漸漸的浮出一抹纖細的身影

地上的水漥被濺起了水珠,瞬間的踏水聲夾雜著一步步的快跑聲,來者...很急促


「周助~!」貓兒馬上認出那個腳步聲的主人,跟著跑出了可以避雨的石階





「真是的,才剩這麼一小段路怎麼不讓我到達定點呢?

 你看看你,都淋濕了」擔心的斥責,不二幫龍馬撐著傘拍去龍馬身上的水珠

「唉呀!一點點而已,不會感冒的啦!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婆媽啊」貓兒嘟著嘴可愛的嚷嚷

「就在愛上你以後啊 ^ ^」溫柔的笑容搭配著依舊的玩笑話

「胡說!/ / / 你一直都這樣的吧」漲紅著小臉,才不想承認不二這麼害羞的話語

「我是說真的,自從愛上你我就變得像你說的一樣"婆媽"」

說的沒錯,的確是從他愛上他時一切就有了改變

因為"深愛"所以會擔心.關心還有不捨,只要是會惹來傷害,不二都得想辦法阻擋

而在想辦法的過程中讓不二像個"老公"似的仔細的呵護著掌心上的龍馬

「少頂嘴了!

 快走吧!不然真的要感冒了」龍馬拉住不二的手腕邁步

「龍...龍馬~你慢點!會被雨淋到的」不二伸長撐傘的手為充滿羞氣的貓兒打傘









外頭滴滴答答.嘩啦嘩啦,雨勢顯然沒有變小反而還有加大的意思



貓兒坐在不二的床上看著外頭霹靂趴啦下的大雨,任由不二體貼的擦拭自己濕潤的髮絲

「周助...

 

 我說...今天不用去打工沒關係嗎?」龍馬抬頭望著上方的蜜髮男子

「沒關係,我已經趁著你在洗澡的時候打電話請假了」不二笑著沒停下手上的動作

「嗄~這不是翹班嗎?」龍馬吃驚的問

「別動!別動!」不二喚著制止小龍馬的大動作

烘烘烘的,不二插上了插頭幫龍馬吹著柔柔的墨髮

「你又想岔開話題了」

「我啊~~是想好好享受這個情景ˇˇˇ」「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們應該沒有這樣過吧」

不二露出溫柔的神情一邊搓弄著髮絲散開一邊晃動著吹風機好讓溫度平均的放送

「嗚... / / / /」龍馬的臉頰一瞬間漲紅

「呵呵,不管過了多久我的龍馬總是這麼可愛」不二笑的開朗,梳動著已經很柔和的綠髮

「你又用"可愛"形容我了」嘟著嘴的貓兒更加可愛了

「好了好了!這樣就更可愛了」經過不二巧手的整理,龍馬的柔髮可以說是香氣四溢

「真是的!別用那個形容詞啦」龍馬順勢的往後倒,直接的倒入不二的懷中



在這一段時間,兩人沒有說話

龍馬望著不二,而不二闔上眼感受著龍馬的香氣



「吶,周助」

「嗯?」不二閉著眼睛應了一聲

「菊丸學長怎麼了啊?」

「他嘛...跟手塚吵架了」不二一派輕鬆的說著

「咦?吵架了?」龍馬好奇的問道

「嗯,好像很嚴重而且看樣子...分手了吧」

「嗄?怎麼會?」龍馬更是大吃一驚

因為前天英二還告訴自己手塚抽了空要找他下星期去逛街的啊

「詳情我也不太清楚就是了」不二道

「那我們要不要幫忙?」龍馬問

「幫忙?幫什麼忙?」

「當然是幫他們複合啊」

「這個啊...小龍馬別操心了」

「咦?」

「你想想,就算我們幫忙他們合好又怎樣呢?別忘了,他們當初交往的情況和我們不同啊!」

「哪裡不同?還不都是交往?」龍馬可愛的問著

固執的表示想幫助英二的心情絕對不會被撲滅

「還記得嗎?我們是已經確定了彼此的心意和自己的心意...,但是他們...

 英二還不清楚他對手塚的感覺呀」不二撫著躺在腿上的龍馬那帶著焦急的臉頰

「但是...菊丸學長他明明就...」龍馬垂著眼簾,連反應慢的自己都已經看出來了怎麼還...

「龍馬,別擔心.不會有事的」輕撫著龍馬的頭































楓紅髮色的少年讓雨水和著淚,俯首的輕啜



『?...』

輕輕的憶像還清楚的在耳邊回盪

『小不點我問你喔~你是怎麼回覆不二的告白的?』

那個時候是手塚告白的晚上,因為不知道怎麼面對所以才打電話問問身在美國的龍馬...

『我們...我們...試試看吧』

那個時候是怕手塚等太久但是又還沒確定自己的心意所以先答應了下來...

『那個...可以嗎?』

那個時候是手塚首次邀請約會,說是要送個禮物讓自己當作是紀念品...

『國...國光...』

那個時候是手塚第一次要求自己直呼他的名字

身體輕輕的搖盪公園裡的鞦韆.鐵鍊跟隨著擺動發出斷斷續續的磨擦聲

哭泣也許不是解決問題的好方法,但卻能簡單的釋放出心中的傷害...

 









褐髮的男子晃著腳步靜靜的在雨中思考著

『雖然我知道你對越前也是...但是我還是想告訴你,我喜歡你』

那個時候英二表現得是這麼的訝異

『真的可以嗎?』

那個時候英二才考慮了三天就給了回覆

『挑一個你最喜歡的東西吧!』

那個時候英二很認真的挑了一個可愛的玩偶

『叫我的名字吧!好嗎?』

那個時候英二吞吞吐吐的說出了他的名字


錯了! 哪裡錯了?語言?感覺?心思?

現在的自己...

...思緒已經不夠整齊,還能狗冷靜思考嗎?

 

所有的一切...已經不再是"氣話"這麼簡單






也許天空的淚水就是為了憐惜情侶們的憂傷才落下的吧

所以...每每週遭有感情受到傷害時總是.........讓雨落下使街道寂靜......

 














夜,是這麼的長

才分手的第一天兩人就已經搞得狼狽不堪了

昨夜的雨還惹得分離的兩人患了重感冒,同時都請假在家休息



-翌日的開會時間


「手塚,你好點了沒有」不二問道

「嗯,

 我昨天沒來參加學生會...」

「沒關係,昨天剛好有老師請事假所以沒開會」不二笑笑的打斷


「怎麼了?」

「昨天...我整整想了一天...已經想清楚了!...」手塚俯首說著

「怎麼行呢?生病了就該好好的休息呀」

「?」

「不過...

 既然想清楚了,就快去實行吧」不二漾著鼓勵的笑容

手塚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望了望不二...

「謝謝...」快步的離去,希望還能夠挽回


-   -

 

「對不起,請問英二在嗎?」手塚有禮的問

「你是說菊丸同學嗎?他今天請假喔」

「請假?什麼假?」

「好像是病假的樣子」

「什麼...好像?」手塚帶著疑問

「因為他昨天請了一天的病假,今天卻沒來上課呀」同學詳細的敘述

老師今天也都還沒接到英二的任何消息,所以被判定可能是連續請了兩天的病假

「這樣啊,謝謝你...」手塚失望的離開英二教室的門口

難道因為分手所以避不見面嗎?連讓他挽回的機會也不肯給嗎?

「不對,英二不會逃避的!」手塚下定了決心,也許算是自我安慰吧

即使挽回不了...他也要清楚的告訴他......

 



-------------To be Continued-------------



背景音樂--MID音樂廳-夏月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