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閱讀----檢視→字型→較小

※純屬自述同人故事如有與原著不符抑或是不合邏輯處敬請見諒 ( 毆飛 ~~
















 

體力不支讓身體完全使不上力,沉沉的撐起上身

伸手想要取下放在床頭櫃上添著八分滿的水杯,好不容易勾著了邊

身體卻因為沒辦法平衡而摔下了床,連帶玻璃杯也一起落在地上碎成一片

家裡一個人也沒有,大家都出去工作了,不是連夜就是趕不回來

自己也答應過家人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可是現在卻把自己搞成這副德行...

著急的步伐似乎是在耳邊響起般的震撼

「英二!!」

這個聲音聽起來是多麼的擔心多麼的不捨

「...!?」英二只是訝異的望著...

望著那想要攙扶起自己的...手塚

「你怎麼樣?還站的起來嗎?」一句句的關懷和擔心確實是愣住英二了

但是...英二...還是...

「放開我!我的事不用你管!」英二起身使起力氣甩開手塚的手

「英二,我...」

「是誰讓你進來的!出去!!」

「英二,難道你還在為前天的事生氣嗎?」手塚問

「生什麼氣!?我是無理取鬧不是嗎!?」諷刺的口語毫不留情的脫口而出

「英二,...」

「我叫你...出去!你...聽不懂嗎?...我不想見你呀!...」喘著氣的英二,臉部開始染上一紅

「你聽我說啊!我那個時候...」

「我不想聽!不想聽!你出去!出去」英二驅使著雙手摀住耳朵猛然的搖頭,已經搖搖晃晃的身體到底還能持續多久

「你不能不聽!我...!!?」

一個應聲宣告...菊丸英二被病魔打敗了...

「英二!英二!你沒事吧!」手塚著急的扶起英二的上身

「不要......碰我...」深遂的眸子晃盪著淚光,雙頰漲著如同髮色般的紅潤...喘喘的呼著氣

「說什麼傻話!我怎麼可能丟你一個人在這裡發燒」手塚將英二倚靠在床邊,接著脫下身上的褐色的西裝制服外套披覆在英二的身上

隨即背起了英二

「我馬上送你去醫院!」


就這樣跑著就這樣奔著,著急到讓手塚都完全忘了世界上有個東西叫做車子

急急忙忙的只想快點到達醫院

而背上的英二.首臥在手塚的頸上,可以感受他為自己的焦急和擔憂,但是自己又是怎麼想的呢?

真的喜歡他嗎?

不知道,這種感覺跟當初對小不點的感覺不同,大大的不同

但是他卻不想再深入的去看清自己,怕自己真的確定了對手塚的情感...

他不要一個只會讓自己感到孤單.不安.寂寞和害怕的情人.他只想備受呵護而已呀...

垂上眼簾,累了...睡了...

 









-醫院-

 


「醫生他還好嗎?」站在病床旁的手塚依舊是憂愁滿面

「沒事了,只是普通的感冒而已,不過還是要住院一天觀察」

「住院觀察?」

「因為怕病源還留在體內,所以要等身體回覆精神後才能確定沒問題」「還有呀~下次一發燒就要趕快就診了,這樣拖了一天對病情不會有幫助的」

「是,我知道了,謝謝你我會好好照顧他的」

手塚目送著醫生離開


「還好嗎?要不要喝水?」手塚俯首問著兩眼望著天花板發呆的小貓

聽完手塚的話,英二沒有回答翻過身讓臉面向純白的牆面

「你...」手塚真的想要挽回,但英二卻是一直拒絕...想他...真的沒喜歡過自己吧...

「算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你有事就打電話給不二或越前吧」手塚有氣無力的交代著,失望的輕輕將門帶上離去

英二翻回正身呆望著天花板一會兒...猛然的將白色被單蓋住整個頭部,將人蒙在被裡



夜晚來臨了,手塚好像是人間蒸發似的沒再進過英二的病房半步

往病房去的都是一些負責發送晚餐或是巡視的護士們,每一次門被開啟都讓英二充滿一種很奇怪的"失望"

他不清楚這種感覺...只認為自己真的太任性了...手塚不過是想要把事情談清楚罷了自己卻一直躲著他...這麼做...跟他傷了自己有什麼兩樣......

 

「嗚...好渴喔」貓兒柔柔眼睛

整點報時...深夜兩點四五分

倒了倒鐵製的銀色水壺,只有幾顆精透的水珠落下

還睡眼惺忪的貓兒打開壺蓋,將水壺倒轉

「啊...真的沒水了」瞇起眼睛,英二發出了嘆息,只好下床了......

披上手塚的制服外套 英二悄悄的打開門...

走廊上除了門前的一展夜燈之外什麼也沒有  可以說是一片漆黑了

燈光邊的座椅上朦朧的顯出有個人影,那人的身上泛著些許的白光...是因為夜燈的關係嗎?但是偏偏又是極怕鬼怪的英二見著...

貓兒緊緊的抱著懷中的銀色水壺...現在只想要跨步的趕緊離開

「咳!咳!...」突然走廊上傳來了些許的咳嗽聲

是那個人影

這時英二只在心裡想著..."它"是人吧!?所以才會咳嗽的,對吧!?

貓貓提起勇氣的走進...是...

「!?...」「...為什麼?...不是...回去了嗎?」英二蹲了下來仰頭望著那拱著身軀在座椅上打盹的...手塚

「咳!咳!咳!」手塚又突然咳了起來,感冒好像還沒康復吧

被嚇了一跳的英二趕緊起身靠牆"掩護"(?)深怕手塚看見他,不過好在手塚睡的很熟大概是被今天背著英二跑的這一段路給累壞了吧

「真是的...」英二望了望充滿疲憊的手塚...嘆了口氣後脫下身上的制服歸還給物主

踱步,英二走向還亮著一些燈光的走廊盡頭 目的當然還是裝水...

 


用些力氣睜開褐色的眸子...巡視...一切正常?...身上莫名的多了一件衣服...那是自己的高中制服...

 

"英二?為什麼?..."

手塚存著疑問起身再一次的環繞四週...

"門?開了?"

「英二!?」手塚著急著衝進了病房大聲喊道

房裡沒有回應,病床是空的,廁所也是空的...人就這樣消失了但是誰也沒有告訴他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手塚慌慌張張的衝出房間,看著走廊黑色的深處再看著另一邊



兩人四眼相對,兩人也都被這突如其來的眼神嚇到

「你跑去哪了?我都快被你嚇死了!」首先,手塚生氣 擔心的吼著打破寂靜...接著...一個深刻的擁抱將貓兒埋進懷裡

英二沒有反應,只是被在這一瞬間內發生的一吼一摟給嚇得瞪大雙瞳

「我...」英二發出小小的聲響

頓時,手塚才發現自己又做了令英二感到反感的事

「呃.對不起,我只是一時...」鬆開了緊擁的雙臂

「你沒事的話我先走了,好好休息吧」手塚沉沉的丟下一句話,轉身離去



「喂!你不留下來照顧我了嗎?」英二突然拉住手塚的手腕叫住

「?」手塚只是充滿疑問的望向那支充滿溫暖的手 在跟著望向那嘴角雙雙垂下露出像是在生氣的英二

「我還沒出院之前你有義務照顧我吧!?」英二問

「但是你...」

「我怎麼樣?」

「你討厭我不是嗎?你從來沒喜歡過我不是嗎?」手塚扳開英二的手

「誰說我討厭你了!誰說我...」怎麼會沒誰說過,那個人不就是自己嗎?...

 

「呵,不用勉強了

 我現在就走了,你有事再打電話給...」

「你不要一直想把我推給別人!我...我喜歡你!!」英二雙手握住手塚剛剛逃離的大手

「我說了...不用勉強,不要因為自責而同情我說出這種話」手塚望著英二,...英二是因為自己變得悶悶不樂所以才說出這種話的...喜歡...是不需要這個樣子的

再次...手塚揮開了英二的手,漸漸的做出要跨步離開的姿勢

「不是的...不是的...我沒有勉強...我沒有勉強啊...」淚跟著一滴滴的落下...貓兒的感情變得好脆弱...心變得好容易受傷...

英二喃喃的小聲說著

見到手塚這麼為他...好不容易才提起勇氣讓自己理清一切的感覺...可是現在卻...卻因為自己之前的不明瞭而將事情搞得這麼複雜...

看著手塚邁步的動作英二的淚滴越來越大,身體跟著無力的滑跪坐在地上

「不要走...不要走...」清澈的聲音一段段的落在地上...

「!?」手塚直到現在才聽見那楚楚可憐的淚水,收回跨出步伐的腳...但是沒有回頭

「為什麼不相信我...為什麼不相信我...我是......我是...真的喜歡你呀!!」英二哭喊著

「英二?」手塚回過身望這那已經成了淚人兒的英二

「嗚哇~~~~~~」貓兒像個孩子般的嚎啕大哭著

「別哭了」冷不妨,手塚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向前...悄悄的用彎曲的食指拭去英二臉上的淚珠

英二水汪汪的雙眼沒有停下淚水只是禁住自己的聲音靜靜的望著眼前愁眉苦臉的男子

「不二說過...讓心愛的人哭是很不應該的」手輕輕的撫在英二的臉上...很柔合...很溫暖...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英二緊緊的擁住手塚...淚又不禁的掉落

 我只是不想跟你分開...但是我真的沒想到會弄成這樣啊!」...小手緊緊的揪著手塚的白色襯衫

「分開?.........!?」










「平常相處的時間就已經夠少了呀!突然要我接受...怎麼可能嘛!

 明明就是你自己先說喜歡我的啊,現在又...現在又突然說什麼要交換學生的


 我知道我很任性...很無理曲鬧...但是我就是沒辦法接受啊!!」英二歇斯底里的埋在手塚的懷中大哭



『英二...你聽我說,

 下個月學生會要派我和不二到英國交換學生...』




這番話...才讓手塚想起了前幾天和英二談過的事


「我真該死,居然一直沒注意到你是在為這件事生氣」真想狠狠的揍自己一頓,但是現在除了咒罵自己還能做什麼呢

「不要丟下我一個人...不要...不要」可憐的聲響哀求著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呀,真正要道歉的是我,都是我不好讓你受了這麼多的委屈,還說你無理曲鬧,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呀...」

手塚帶著千個道歉萬個道歉,語裡句句充滿著自責和懊悔

一直認為英二這麼開朗,一定能和龍馬一樣能忍耐住寂寞所以...一點也不曾去考慮情人的感受

但是......錯了...他徹底的錯了...英二就是英二...會鬧彆扭會耍任性會不懂事理....但那不就是他所喜歡的菊丸英二嗎?他憑什麼要他像不二喜歡的越前龍馬呢?

他沒有權力.英二也沒有義務需要像龍馬一樣學會體諒...

「嗚哇~~~~~~~~」英二接著繼續放聲的大哭在手塚的懷裡什麼也不說了


天空晴了 誤會清了

經過波折 喜歡會更持久嗎 會轉變成愛情嗎

情人們體諒著彼此讓情感更能顯露 更能得到珍惜

 



-------------To be Continued-------------




背景音樂--MID音樂廳-夏月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