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閱讀----檢視→字型→較小

※純屬自述同人故事如有與原著不符抑或是不合邏輯處敬請見諒 ( 毆飛 ~~
















 

英二家的客廳雖然聚集了六個人但是卻一點聲音都沒有

...沉沉的死寂...終於被激動的阿桃打破


「如果不二學長真的這麼做就太過分了」桃城生氣的說著

「是啊,越前雖然看起來很堅強但是誰都知道他是在忍耐」大石也嘆息的說


「但是不二真的會做這種事嗎...」阿隆輕聲的說著

「我也這麼認為,依照不二的個性一定是有什麼原因才會這麼做的」乾分析的道

「菊丸學長你真的確定?」海堂跟著開口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我的確是親眼看到親耳聽到的」

英二也很心痛...畢竟龍馬是怎麼抗議著自己的用心不值...是怎麼嚎啕大哭著讓自己的眼睛紅腫...他都看在眼裡

「這麼說也是啦!但是為什麼不二學長當時不解釋呢?」桃城問

「也許是沒辦法解釋呢?」阿隆回答

「我認為...那個女生...一定有問題」「你們想想...光是不二跟越前培養感情的那個時段就花了一個月的時間了也別說他們經歷這麼多生死離別的事情...怎麼可能說變心就變心」大石開口想的仔細

「他們總共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有今天的情分」乾也拿出統計


「我不管不二有什麼顧慮,反正他這樣做就等於是在傷害小不點、欺騙小不點!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他的」英二生氣的猛然起身

「英二...」大石也知道英二平常是最喜歡龍馬了,現在還身兼他的保母,把龍馬當成親弟弟一樣的在照顧...現在發生這種事他怎麼會輕易的就罷休

「菊丸學長說的也沒錯,不管是什麼委屈不二學長都應該坦白的,不是嗎?」海堂的疑問句讓每個人在心中都是給予肯定的回答

這樣的事情關係重大不是他一個人可以解決的,這樣的誤會不只傷了他和龍馬也傷了大家對他的期望。龍馬可是他們之中唯一最小的學弟呀



就這樣...大夥們終於知道龍馬會突然不見的原因,至於解決的方案...暫時先擱著吧!等龍馬的心情穩定一點再說......

 



-*-*-*-*-*-



身在英二家有一段時間的手塚拿起了話筒

「喂?不二嗎?」

『怎麼樣?已經找到龍馬了嗎』電話那頭傳來急切的焦急聲

「嗯!已經找到了,他現在在英二家」

『那我現在就過去接他回家』不二終於鬆了一口氣

「我看先不要好了」但是手塚的這一句話卻又把他推入地獄

『為什麼不?難道你不放心把他還給我?還是...他說不要?』好害怕手塚的回答會是後者

「不是的,他剛洗完澡吃過飯還大哭過...現在很累,已經睡著了」手塚解釋道

『這樣啊...』還好...兩者都不是...

「我看你明天再來接他吧!或者讓他在英二家多待幾天等他心情平復一點...」

『我明天會去接他的!!』不二突然大聲的打斷


「那就先這樣吧」「你人應該還在外面吧」從不二那頭傳來很多車子駛過水花的聲響

「現在還在下雨,你快早點回去休息」手塚知道...不二一直一直在外頭找龍馬連家都還沒回去過


『我知道了,那龍馬他...』

「英二跟我會幫你照顧好他的,別擔心」

『嗯,謝謝你們...還有對不起麻煩你們了』不二自責的說著...他知道...這一切都是他惹出來的麻煩......

「一點都不麻煩,我相信英二也一定這麼認為」「好了,我要掛斷了。晚安」

『晚安』


雙方幾乎是同時掛上電話......


 




"叩叩"手塚輕輕敲響客房的木門接著轉動門把開啟...


「越前還好嗎?」手塚輕聲問

「嗯...已經睡得很熟了,不過他剛剛幾乎沒什麼吃」「原本就已經這麼小了還不多吃點東西...」英二憐憫的撫著龍馬哭紅的臉頰

「好了英二...你去休息吧!你也辛苦一天了」手塚溫柔的撫著英二的紅髮

「嗯...」貓貓輕輕的離開床沿


悄悄的將門帶上


「我剛剛打電話給不二了」「他說明天會來接越前回去」

「他來幹麻!!我是不會讓小不點跟他回去的」英二生氣的否決

「英二,你不能這樣」「這是他們的問題我們插不上手的!!」

「為什麼插不上!這件事我管定了!!」

「英二!!」

「為什麼不讓我管!!你明明知道我也很喜歡小不點的!不二做出這種傷害他的事我怎麼可能還讓他回去」英二的淚水瞬間喧喧的流下

平時英二就常常告訴自己有多喜歡多喜歡龍馬,但是手塚也很清楚...英二口裡說的喜歡是一種憐憫...是一種憐惜...所以這句話也不會讓自己感到訝異或是升起醋勁

「我當然知道你喜歡越前,我也清楚你很疼惜他,但是這種事我們真的插不上啊!!」

「我想要保護小不點!我想要保護他啊!!」英二大哭著

「那我們...各讓一步吧...讓越前自己決定」「等到他需要你幫忙的時候我絕對不會阻止你的...好嗎?」手塚溺愛著撫著英二的臉蛋

「...嗯」英二妥協了,因為手塚的理智和溫柔

他知道手塚疼愛自己,他從不阻止自己的任性和哭泣但是他卻會想辦法化解自己的任性和哭泣






拖著疲憊的的身體,不二終於回到了家...回到那個沒有龍馬坐在沙發上等待的家......

全身溼透的不二什麼也沒想便往自己的房間走去...但是卻在打開房門的那一剎那給嚇傻了

瞪大的藍色眸子陣陣撼動...

 

一個轉身不二衝向了龍馬借住的房間,硬是將門打開...

房間裡的擺設沒有任何改變,猛然被不二打開的衣櫥裡已經被淨空...這原本就是不二姊的房間因為姊姊長期要出國所以早在一年前就把衣物全帶走了...雖然這麼聽起來應該是空的沒錯...但是...現在在這裡睡的可是龍馬啊!!

 

他的東西呢!?為什麼都沒了!?為什麼書桌裡的課本甚至是網球帶都不見了了!!整個房間只留下被丟棄在床上的不二娃娃還有夏日祭典贏的那隻大熊寶寶...

 

一個餘光,牆角邊一個被摔碎的相框引起了不二的注意......

 



......這是什麼意思...龍馬不要他了!?是這個意思嗎!?不二的心被緊緊的緊緊的懸在半空中...

 

不可能的!龍馬這麼愛他!他不會因為這一點事情就不要他的!!絕對不會的!!

 





不二的手中緊緊的握著剛剛相框中的照片,又再度跑回自己的房間,面對那一團亂......

 

房間就是遭過小偷闖空門後也沒有這樣凌亂...而且這個小偷什麼值錢的東西都沒拿,但是他卻帶走了龍馬的東西...

放在書櫃上十幾本的大相簿大剌剌的都攤落在地上...裡頭的相片一張張的被抽出來...一張張的被撕毀...只要是龍馬的位置都是......

連兩個人的合照也硬生生的從中間撕開...屋內連一張碎片都沒留下...

......現在的不二才明白自己到底有多傷他...看著另一個角落邊被丟碎的相框,上頭的玻璃碎片都還殘留著些許的鮮血...天知道...他到底做了多麼殘忍的事......

剛剛在龍馬的房間裡...那張被撕開、被揉的又皺又小的相片是龍馬最喜歡的一張呀...那是尋月結婚當天龍馬對自己做出的舉動剛好被裕太拍了下來的相片呀...雖然很難為情但是那張卻是小貓最愛最愛的照片呀!!

 

強烈的打擊讓不二的心毫無招架之力...

 

等等!!

床頭上的東西.........!?.........龍馬娃娃呢!?夏日祭典的那隻貓呢!? 沒有! 沒有! 翻遍了書桌、翻遍了衣櫃...沒有! 沒有! 這是他唯一留有龍馬象徵的東西呀!!

難道龍馬真的要把自己從他的世界裡抹滅!?就好像一切都是夢一樣!!在他的世界裡從沒有過一個學弟叫做越前龍馬...他的世界裡從沒有過一個情人叫做越前龍馬...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做!?...我的心痛死了啊!龍馬,我真的好痛.好痛啊!...難道你都感受不到嗎?...你都體會不到嗎?

不會回來了!他知道的!就算明天去接龍馬他也不會想跟自己回來的!不會了不會了!!永遠都不會了!!

 

不二的淚水早在看到相片的時後就已經積滿眼眶了,只是...他在忍耐...因為...龍馬......不喜歡他哭

下定了決心!現在就要解釋清楚!他現在就要把龍馬帶回來!!


但是足足只有三個跨步...就讓不二停了下來...

腳底一個很平面的東西阻擋了去路...不二彎下腰才想看清楚...眼淚便已經宣示潰堤...

 

『什麼叫做"那條項鍊"啊!這是你送我的生日禮物耶,再說...這也是我自己的...幸福...』

『一定得好好的護著才行...』


『你說過...這是你的幸福...對吧!?』

『恩...恩』

『那就好好保護它...也好好保護我...因為我們...都是你的幸福』


幸福...被龍馬稱做是幸福的鍊飾就這麼簡單的丟在地上......


 


-*-*-*-*-




雨中狂響的電鈴即使現在才晚上八點多還是很吵人


「是誰呀!?」英二心煩的將門打開

「英二!!」髮絲都還帶著雨珠雙頰則是因為快跑而紅潤不堪但臉色卻是為之蒼白

一看清來者,英二沒有任何回話只是一昧的想將門關上

「英二!求求你讓我進去!我要見龍馬!!我要見他!!」不二死頂著門拼命的吼道


「英二,是誰呀?」手塚聽見了吵雜聲跟著步出客廳「不二?」「我不是叫你明天再來接越前的嗎?」

「我現在就要見他!我等不到明天了!!」

「小不點不想見你啦!!」英二還是強力的要將門關上


「好了,英二」「鬆手吧!」手塚制止

聞言,英二鬆了手但是臉上卻是大大的不滿

「謝謝你,英二」不二踏入門才要更進一步時

「我是因為國光叫我放手我才放的」「但是這裡是我家,我不准你進來」英二一手攔下不二的去路

「英二...我拜託你讓我跟他說句話好嗎...」不二苦苦的哀求著,他真的想把話說清楚呀

「我不要!」

「不二周助,你應該記得我說過...一句話...

 

『不二周助...你就算是死了!我也不會把小不點還給你的!!』


 ...你沒忘吧」諷刺的口氣是為了保護自己所想保護的人

「英二...」

「你少叫的這麼好聽了!你欺負小不點欺負的還不夠嗎!!你知道不知道我找到他的時候他是什麼樣子的!他全身都溼透了啊!!這麼瘦弱的身體哪還禁的起這麼一場大雨!你應該是最了解他的!不是嗎!不是嗎!」

英二的眼淚豆大的落下,就算這件事跟自己八竿子也打不著  他就是生氣呀他就是怎麼樣也要為龍馬出氣呀


「我不了解!我不了解!

 你以為他這樣子突然不見,我很好受嗎!我找了多少地方!跑了多少住家!一個一個的問他們有沒有看見一個綠色頭髮的男孩子!

但是...但是...他們就像是串通好的,每一個都跟我說沒有!! 沒有! 沒有! 

你知道那個時候我的心有多少刀子在割嗎!!」不二已經冷靜不下來,面對這麼多的打擊自己早就承受不住了

「你們兩個鬧夠了沒!都給我冷靜下來!!」手塚大聲的赫止

一聲禁令,兩個人都是低著頭不語,但是表情說有多不甘心就有多不甘心


「英二...好了」「不要這樣指責不二他有他的苦處」手塚輕輕的摟住英二還因為哽咽在顫抖的肩


「不二...」「我說了你明天再來接他,他已經睡了」

「我今天不說清楚就算明天來也沒用的!」不二已經冷靜了許多,但是心裡的起伏還是不在控制之中


「小不點真的睡了啦!...」「他的身體很虛弱...禁不起你的大吵大鬧」英二將頭撇至一邊沒好氣的說著

他也知道不能把龍馬占為己有,所有的解決方案都必須由龍馬來進行...這是他跟手塚約定好的...

 

「沒關係...我跟他說吧...」小小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龍馬!!」

「小不點!?你怎麼起來了!?」英二擔心的步向前


「我沒事,你們別擔心了...」

「好了,英二。我們在裡面等吧」兩人站在玄關上

「但是...」

「菊丸學長,沒事的...」龍馬一臉虛弱的說著


語畢,龍馬踏上門外的小石階上將門帶上


一開始兩人都沒有說話只是仔細的冷靜彼此的心...

雨無情的打落,小貓的話語...是不是也要開始無情的脫口而出......

 


「龍馬!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突然不見讓我很擔心呀」

不二帶著指責和心疼的語氣說著也緊緊的抱住小貓


龍馬不語...等待了幾秒...貓兒輕輕的推開不二...

「不要這樣抱我...我會怕」龍馬冷語

「!?」不二先是一愣「怕?怕什麼?」

「怕我承受不起」


「我說了...你如果真的喜歡那個學姊也沒關係,反正都過去了...以後我們就維持學長學弟的關係就好了」

「龍馬你......」

「我累了...真的累了...我不想再為你忍耐...不想再為你堅強...也不想再為你哭泣...」


「那它呢!!?」不二將一直緊握在手裡的"幸福"舉高在龍馬面前...

「你說過它是你的幸福的...不是嗎!?你答應過會好好保護它的...不是嗎?你怎麼可以隨便丟掉它!?為什麼不遵守?為什麼要把你自己從我的世界抽離?」


「你也不遵守了...不是嗎...」龍馬露出一種淺淺的笑...讓原本就柔弱的臉蛋更添一分楚楚可憐...

 

『龍馬...我想愛你......不只一生一世......』


「但是我還愛你呀!你真的可以就這樣丟下你的幸福不要我嗎!!?」不二揪緊著眉頭問,龍馬的話真的好傷好傷他

「呵...也許不能吧」龍馬輕聲的哧笑「但是...我會放下的...」「到那個時候...我希望你也...」

「我不能啊!我不能啊!我跟那個女生根本就不是你看到的那個樣子!你要我怎麼不愛妳!我做不到啊!!」

不二激動的嘶吼著

「不要向我解釋這些...跟你分手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而是因為我們都不能再對彼此坦白...」


「龍馬!別這樣!別這樣啊!我不想失去你呀!我不能失去你呀!

 我...我可以向你坦白一切的!真的可以!拜託你不要丟下我!拜託你...」不二又再一次的緊擁著龍馬


心這樣的緊緊被揪著,但是朦朧的琥珀瞳已經看不見那些...

 

「...我不想再當你的龍馬了...從現在開始我要變回以前的越前...」


...逃避...逃離...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

 


龍馬再次推開不二...接著踮起了腳尖在不二的臉上輕啅一下...

小小的停頓...這個吻還是保有以前的那種溫暖但是那種溫暖卻讓不二感到寒冷...感到心碎...

「這是最後一次的"晚安吻"了」

「你應該還記得...你欠了我一件事吧」「那件事...就是...請你把我忘了...」龍馬輕輕的說著

呆愣住的不二一時說不出話,但還能清楚的聽見那最後一句毫無感情的話語


「晚安...不二學長......」龍馬將門打開走進屋內...

 

不二的淚也隨之流下


「小不點!!」英二才要叫住手塚卻又制止了他...順勢的搖搖頭示意著要讓龍馬一個人靜一靜

「我在門外等他」英二丟下一句話便追了上去


「不二...」手塚看著不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對不起...龍馬交給你們照顧了」不二強行的拭去臉上的淚珠

「我會把事情查清楚告訴越前的」


「謝謝你手塚...還有幫我也謝謝英二」

「我知道...不管我有沒有背叛龍馬,英二都一樣不會原諒我的態度...因為他最討厭不坦白的人了...對吧」不二微微的笑著...沒有愉悅的心情反而帶出心痛的苦澀...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了...他只想抱住龍馬好好的跟他解釋但是貓兒卻一點意願也沒有...他真的好心痛好心痛......

 




不二大步大步的離開英二的家...他哪都不想去...他哪也不肯去...沒有目的的大步向前......

 



「為什麼不聽!為什麼不聽!連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我!可惡!可惡!」

不二執著的拿著公園裡的樹木出氣,右手的拳頭上血水混合著雨水

「為什麼不肯聽...為什麼不肯聽...我真的不是要背叛你呀...我愛你呀...真的很愛你...為什麼你就是聽不進去...為什麼...」

先是狠狠的咒罵著,後是......無力的依靠著樹幹滑跪在地上......淚不停的低落混合著雨水.........

 

-*-*-*-*-*-


「小不點,你快放手啊!快放手!!」英二和龍馬在床上拉扯成一團

龍馬失聲的大哭著,強烈的嘶吼...讓那多到讓人不知該如何形容的淚水不斷的流出...

雙手...緊緊的壓制自己的喉頭...掐的很緊很緊...

 

那就是龍馬...

...頸上瘀青的來源......因為痛苦...因為壓抑...

他不想讓不二聽見自己的大哭而擔心...但是...心的疼痛卻讓他無論如何都得哭出來...

像這樣...用力的壓住喉嚨不只減低音量...也讓頸上的疼痛取代內心的裂痛.........

他的害怕...他的疼痛...永無止盡的...再延續...情人卻可悲的沒有發現......


 

天空...會放晴嗎.....

雨勢沒有停下的意願...傷心沒有竭盡的意志...

一切不知為何而來...心痛...彼此都有...心傷...沒有誰比誰重...最後的改變有可能嗎.........未知...

 


-.-.-.-.-.-.-

陽光耀眼的滲進窗內

今天...

是個意外的艷陽天完全看不出昨天下的那場大雨......

 

生活依舊...不二像往常般的出門上學...只是身體...很疲累......

 


窗戶沒關上...任由清爽的涼風闖進屋內

紗質的白色窗簾隨風飄揚...同樣的純白窗台上...擺放著新的精緻木質相框...

裡頭的相片雖然又皺幼小甚至還缺了一半,不過主人依然細心的用麥克筆在玻璃上畫了一個綠色頭髮的男孩...

 

明明還有六天的相處時間現在卻...一天也沒有了......

那些可愛的羞怯聲...那些活潑的關切聲...似乎還環繞在耳邊

照片裡的少年...那笑容看起來是這麼...這麼...可悲......


 


一天沒有任何歡樂的度過...聽著老師們的建議...聽著老師們的指示...總是微笑點頭的帶過

像是聽了又沒在聽的模樣...身體完完全全的不聽使喚...

他從不知道...原來失去最愛的人在身邊...會是這樣的感受...那痛楚很清晰...清晰到揮拭不去...那這又叫他...怎麼忘得了呢!?

 


夕陽已經斜斜的照耀,沒了他依舊要好好的活著...他沒有放棄...會有一天的...他會想辦法挽回的只是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

 

一抹熟息的身影在對街行走著手上還抱著一本大大的筆記...那個嬌小的身影明明才經過一夜是多麼的令他想念...是多麼的令他愛戀......

小小的臉頰似乎也察覺到一股熟而思念的眼神在注視著自己。當他輕輕的望向...雖然意外卻又忍著,臉上沒多大的表現

舉起小手微微的晃動這是打招呼...淺淺的笑沒有敷衍的意思...

這讓不二很高興因為他沒逃離自己,不過卻被一個深隧的藍眼憤怒的回視...

楓虹髮色的少年一見到自己 便硬拉住那支正在揮動的小手離開,龍馬收回了笑容只帶著很平常的面容回望著他





餐桌上似乎是成對比的兩枚身影面對面的靜靜用餐

「我說...小不點」英二突然開口

龍馬只是疑惑的望著他

「你不是說要跟不二分手嗎?為什麼才過了一天就好像忘了」英二對龍馬向不二揮手的事不能理解

" 我說了只跟他當學長學弟的關係,所以揮手是正常的 "龍馬這麼的回覆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不二一定會認為他有挽回的機會啊」

" 我不動搖他做什麼都是沒用的 "


「唉...算了算了!不說這些了」英二嘟著嘴

「?! 小不點,我明天帶你去一個好地方吧」開朗的笑容有一天沒有浮現了


貓兒又是一個可愛的疑惑


「醫生不是說了嗎~小不點要多放鬆心情才行啊」「要不然病是不會好的喔~」

" 這跟你說的那個地方有關係嗎 "

「當然有啊~那個地方很漂亮喔~是我大哥帶我去的」「小不點一定會喜歡那裡的!而且也一定能放鬆心情」

" 那個地方這麼好 "

「嗯啊~我也很喜歡那裡喔」英二笑的很開心,龍馬知道他沒有騙他

" 可是菊丸學長不是還要上課嗎 "

「這個啊~我請半天假就解決了啊」

龍馬用一種眼神看著英二

" 你是不想去上課吧 "

「才...才不是呢!!」被拆穿的英二當場口吃


龍馬輕輕的笑著,他覺得英二的笑很可愛很迷人

不過卻被一聲的痛楚給打斷這樣快樂的用餐時間...


「咳!咳!咳!...」龍馬突然揪著眉一直咳著,一隻手摀著嘴一隻手按著喉嚨...很痛很痛

「小不點!你沒事吧!!」英二緊張的跑向龍馬的身邊,輕拍著他的背

等到咳嗽已經停竭

龍馬還不管臉上已經佈滿著汗水還硬是要回頭給英二一個笑臉讓他放心

「天啊!!小不點!!你在流血啊!!」英二的心慌了!

龍馬的嘴角上有一道火紅的鮮血正在直流...手上也沾滿了溫熱的紅色液體

小貓看了看沾在手上的血液也有些驚訝但卻沒有多大的反應

「我...我...我去拿件外套!你先把嘴還有手洗一洗,我們馬上到醫院去!!」英二慌慌張張的交代著





今天的夜空很美...

見到龍馬的笑容不二的心輕鬆了許多讓他更堅決的確定...他非龍馬不可...

不二抱著祭典贏來的熊坐在龍馬最喜歡的純白窗台上...他望著那遙不可及的月亮...漸漸的冷靜...

 

只要龍馬還在身邊他就一定會找到方法複合...

只是...他卻不知道...在未來...龍馬沒有多餘的時間能夠等待...

 



-------------To be Continued-------------




背景音樂--MID音樂廳-True light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