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閱讀----檢視→字型→較小

※純屬自述同人故事如有與原著不符抑或是不合邏輯處敬請見諒 ( 毆飛 ~~
















 

今天的太陽比昨天還要耀眼很多很多


小貓悠悠哉哉的躺在翠綠的草地上,任由微風輕輕的撫過自己的兩頰

腦袋瓜裡迴響著的...是一片片的空白......

陽光忙碌的打在每一片微薄的嫩葉上

小小的細縫讓太陽更加閃耀但卻又不刺眼...反而變得很溫和很溫和

影子跟著清風的晃動...

 

這裡...

果然真如同英二所說...

是個放鬆心情的好地方...

一個名為"樹林邊"的好地方...

 

不僅僅如名的生長著很多很多的樹木還有澄清的小湖清澈見底,爬滿著小丘的花朵也是靜靜的綻放淡淡的清香...

 

霎時,龍馬突然覺得能回來日本真好...

這裡有這麼多喜歡自己的學長還有這麼美的地方,他有多麼多麼的想留下...但是不行...

他知道...他沒有多少時間能來結束這裡的事情...

 

* * * * * *


「美國!?」英二一驚!雙手用力的拍在桌子上,大聲的重複龍馬的話

早在剛剛要告訴英二這件事時龍馬就已經雙手堵住耳朵了

" 菊丸學長,我說你也冷靜一點 "龍馬一臉無奈的看著對面的英二

「這...這你叫我怎麼冷靜呀!你突然冒出一句你要回美國!我怎麼可能還會乖乖的坐在那裡!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個性」英二著急的來回踱步

" 那也不用這麼大聲啊 "

「我...我這是自然反應嘛!」英二雙手插著腰貧嘴「...」

「你該不會是因為要躲避不二吧 = = 」

" 算是原因之一吧 "龍馬毫無遮掩的坦白

「嗚~你不要不二就算了!連我們這些學長也不要了嗎」水汪汪的大眼很明顯...是裝出來的

" 菊丸學長,你這招對我無效 ( 汗 "龍馬似乎無奈的回應

「...」"打擊"

" 我說了,那只是原因之一"" 我很久沒見到我爸媽,所以了想回去看看 "

「那你還會回來吧!?」裝可憐攻勢又來了

" 我想,不會了吧 "" 還有我說了那招沒用 "

「不會回來!?」一個激動,猛然的痛楚往上延伸「好痛!!」突然的使勁,讓英二的腳踢到了餐桌

英二單腳的來回在龍馬面前跳動


讓小貓不禁想著......手塚學長...怎麼受得了啊(汗


不過他又覺得羨慕...這樣無憂無慮的...真好

無奈的笑容在貓兒的臉上綻放

不過英二的眼角還是積著淚滴在猛然跳動


還是覺得手塚學長很辛苦...(汗


「那小不點什麼時候要回去?」英二單腳站著雙手還撫在腳指上

" 我打算明天就回去 "

「明天!!?」應聲,英二直接失去平衡跌倒了


貓兒這才終於的起身向前


「嗚...好痛」英二可愛的撫著後腦


看這狀況應該沒事吧?

龍馬淺淺的一笑...靜靜的將連頰貼上英二的胸口輕輕的抱住他


他很清楚英二對自己的百般照顧絕對不會少過當時的情人...現在要離開了他卻也只能以這種方式來向他道謝...

剛開始雖然也有些吃驚,不過...漸漸的英二也能了解龍馬的想法,微微的露著一絲絲笑容


「不用謝了啦...」「我是因為喜歡小不點才照顧你的啊」貓咪可愛的笑著


龍馬將臉移開,也給貓咪一個很開朗很開朗的笑容...

 

×╳ 翌日 ╳×


雖然是大白天但窗外卻是一片陰沉或許是因為太陽又躲起來了吧


今天是龍馬決定回國的日子...

一方面是要和家人們好好的團聚...另一方面則是...為了不讓不二有挽回他的機會

即使會心痛也得忍耐...要不然他的病...永遠都好不了


機場上依舊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很多,有的是回國有的是出國......

 

「國光真是的!居然遲到了」難得的貓貓看著錶等待那千交代萬交代的情人

因為今天有會議要開,所以昨晚貓貓還特別打了三通電話提醒他不能遲到...結果...還是遲到了

倒是身後都請了半天假的學長們抱著貓兒哭成一團除了乾和不二

乾依舊是忙著紀錄一堆有的沒的,至於不二呢...沒人告訴他今天他們的學弟要回美國

這一點英二當然還是帶著不甘心提醒過龍馬,只是小貓意外的說


『要是找他來的話我肯定會心軟的,所以還是不要了到時候你們再告訴他吧 』



大夥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被緊抱的龍馬也只能感到無奈,因為這是難免的所以也沒多作反抗


龍馬的飛機雖然是下午一點三十分起飛,不過現在也才十一點二十分而已

所以...他還有很多時間和學長們聊聊天什麼的



「那越前...等你把病養好了一定要打電話給我們...喔...!如果你很想我們傳簡訊也行再不然寫信也可以唷」桃子依依不捨的說道

「噓~~現在誰還寫信呀!用用你的腦袋」啊...又開始吵架了

「你們別吵了」大石和阿隆好像永遠都是和事老似的,架開他們

" 不管是傳簡訊或是寫信我一定會連絡你們的 "龍馬淺淺的笑著

這一句話又把大家給惹哭了

「你們還沒哭夠啊(汗」英二無奈的說著,但是昨兒個哭的最厲害的就是自己了

「英二學長,你說這句話最沒說服力了」桃子調侃著

聞言,大家也輕鬆的笑開


不過時間也差不多了,大夥都該回學校去了

「到那裡一定要好好的養病喔」最後一聲,學長們位希望龍馬能承諾的事

點點頭,小貓笑著。承諾,他肯定會把病養好的


告別了一行人,英二還是留在小貓身邊陪著他等著手塚


「明明說好的,都已經十二點四十五分了」英二嘟著嘴嚷嚷

" 手塚學長很忙,多給他一點時間 "

「小不點,你這樣不行啦!這是說好的事耶,他今天要是沒來的話我就...」

「就怎麼樣啊」身後響起了聲音

「國光!」英二驚呼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龍馬也起了身行了禮


「你遲到了!」「我才不要跟遲倒的人說話」英二裝作生氣的撇身,已經可以說是完全的背對了

「因為公事很多呀!我也想早一點過來的」手塚安撫著

「遲倒就遲倒,還這麼多藉...唔!!/ / / /」手塚狡猾的用一個吻打住英二的彆扭

「你幹麻啦/ / / / / / 」英二漲紅了臉頰趕緊推開手塚

「讓你消氣而已」手塚溫柔的笑著

龍馬在一旁看著,彷彿是看到以前的自己和不二...

其實貓兒一點也不在意回想起有不二的以前...反而還希望在以後的未來裡不二的笑容、不二的捉弄都可以佔滿他的腦海...

輕輕的微笑帶出龍馬原本就有的可愛


「對了!有件事很重要我得先告訴你」

疑惑的琥珀仔細的盯著說話的手塚

「什麼?」英二則是跟著疑惑

「事實,我要說的是事實」

「那件事我查到了」

那件事?...兩隻貓一臉疑問的互看著



三個人坐在已經有點安靜的機場裡討論著...那件事

「那個女孩叫做陸野千里子,現年和不二同歲」

「陸野?好像在哪裡聽過似的」貓貓仔細的回想著這個名字

" 是陸野集團的陸野嗎 "龍提出

「嗯就是那個陸野」

「嗄!不會吧!?黑道的女兒跟我們讀同一所學校呀」英二吃了一驚

「是啊!剛開始我也很驚訝」

「所以可想而知...她是位有錢有勢的千金小姐。接著,在不久前她看上了不二,當然也向不二要求和她交往但是不二死也不肯答應。但是不二,也好聲好氣的以自己有未婚妻這件事拒絕了!只不過那個女孩沒有放棄反而還自認為既然是未婚妻那必定不是一不二的心意,所以就以那名未婚妻的死威脅不二...如果不與她交往一個星期她必定會就殺了那名未婚妻,我們發現的那一天正好是最後一天,因為期限還沒到所以不二當場也不能進行解釋」手塚說著

「那國光你的意思是說...不二是出於無奈的,他只是想保住他的未婚妻?」英二確認著自己的思考

「嗯,而且不二口中的未婚妻...就是你,越前」

「咦?不會吧!?」

對於英二的疑問龍馬沒有很大的反應只是依舊展現那淺淺的一笑


" 手塚學長你特地去調查這件事是因為不想讓我回美國嗎 "

「也可以這麼說,所以我希望你好好考慮要不要回去」

龍馬的笑圖轉成溫和,但眼神卻又很認真很認真

" 但是我一開始就沒認為周助是背叛我的,

 我一直都很相信周助對我的感情,那時周助的表情就已經很清楚的告訴我他是出於無奈 "

「那既然如此你又何必...」

" 我只是把這件事當成藉口遠離他而已,我相信周助也知道我信任他所以他一直在找那個原因好和我複合 "龍馬輕輕的打斷

「為什麼要這麼做?」手塚卻反而激動了起來,也許是因為立場和不二類似吧

" 我有一種預感,這個預感讓我不敢期待未來。在留下去周助會死的 "龍馬遠遠的眺望窗外正在飄雨的機場跑道

說出這麼重的話語...手塚知道他的用意

他寧可說出這些傷自己心的話、寧可說出這些傷不二心的話...也不要接受可能會永遠失去情人人的愛戀...

「你還是不考慮看看嗎?」手塚知道龍馬也是無奈

這次龍馬沒有回話只是靜靜的遠望那些打在地上的雨水



沒有等到龍馬的回應,手塚已經先行告退



「小不點...不管你怎麼決定我都支持你」最後一句的打氣話從貓貓的口裡說出



-。-。-。-。-。-。-。-



雨勢有點加大了...不二撐著傘四處張望著找尋手塚

因為手塚是翹了兩堂課,不管剩下的會議跑出來的,所以不二也只能奉命將手塚找回去...

但是他卻一直分心...不僅僅是雨下的讓他不安...還有那些琳瑯滿目的裝飾品,一個個漂亮的放在櫥窗中...每一個每一個不二都好想要買下來送給龍馬...

 

「喂喂,手塚嗎?你到底跑去哪了?我到處在找你耶」不二看著櫥窗漫不經心的拿著手機問道

「笨蛋...我就在你旁邊啊」手塚回答

愣了一秒,不二掛上手機

「你去哪了?突然一聲不響的跑掉不像是你的作風啊」不二道

「我跟英二有約,剛剛去找他了」手塚撇過眼神回答

「開會這麼重要你還跟英二去約會啊?」

「不是約會,是更重要的事情」

「什麼重要的事?」

「反正就是有事,現在忙完了!走吧」手塚繞過不二


突然一個心緊不知道是第六感還是什麼的在告訴不二...如果不問出來,將來肯定會見不到龍馬

「等等!」不二拉著手塚的手腕

「告訴我是什麼事!!」不二的藍眸戰戰兢兢的盯著手塚,雙瞳警告著手塚...不准說謊

「...沒...」

「不要告訴我沒事!!到底怎麼了...」話都還沒說出就被不二猜個正著

「是不是有關龍馬的!?龍馬叫你不要告訴我的,是不是這樣!?快說啊!!」熊兒的雙手緊緊的扣著手塚的肩頭

「越前他...走了」手塚滿是歉意將臉撇過一邊

「走了!?什麼意思?」眉頭深鎖...不二著急著

「他...回美國了」


聞言,瞳子睜得更大...那坎坷不安的心緊緊被綁

一個轉身不二慌慌張張的往機場的方向跑去

「不二!越前是一點三十分的飛機,已經來不及了!」手塚大聲的喊道


但不二早已聽不進去


只是不停的跑著拼命的跑著,他不要龍馬離開!他一直認為龍馬會等他找到那個原因,但是他錯了...龍馬不肯等...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不肯等?他真的作了什麼讓他傷心嗎?

自己很清楚很清楚,龍馬對自己的信任...所以絕對不是因為背叛的那件事...那還有什麼?...是什麼理由非得讓龍馬不告而別.....

 




不懂、不了、不清楚也不明白...他不也是深深的愛著自己嗎?為什麼說離開就離開...而且還不願意通知自己...

這段情路非得這麼難走、難耐嗎?

 

不二腦裡還不斷的迴響著那些櫃檯小姐說的話

『因為今天天氣不穩定所以下午的飛機已經停飛了』

『最後的一班飛機是...一點三十分,早在三十分鐘前就起飛了』


他來晚了...就連老天都不肯給他一個機會...下這場雨不是為了阻止愛人的離去...而是為了懲罰不二的欺騙......

 




回到家的不二沒有馬上換洗身體只是逕自的坐在沙發上發呆...

直到一聲電話聲拉回了他的意志

"鈴鈴~"

不二有氣無力的走到電話旁接起電話

只聽見遠端傳來的聲音裡充滿著憂慮和擔心


『喂!?是周助嗎?』那聲音似乎快大哭起來了

「伯母?」是龍馬的母親?

『龍馬應該好好的待在你那邊吧!!』那口氣雖然是懷疑但是肯定卻又比疑問多更多

「怎...怎麼了嗎?為什麼這麼問?」不二突然心慌了起來,難道龍馬沒有告訴伯父伯母們要回去嗎?

『倫子,把電話給我!!』在一旁的南次郎已經沉不住氣搶走了倫子手上的電話

『喂!我們家小子應該在你家吧!!你不是說會照顧他的嗎!!』南次郎怒吼的聲音像是要殺了不二似的

「伯父伯母你們先別緊張啊!可以先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嗎?」不二冷靜的問,但是卻沒發現拿著話筒的手正不停的顫抖...心虛

『老公!把電話給我!你會嚇到周助的!!』這次換倫子搶了電話


『周助,你沒看新聞嗎?』

「新聞?」不二疑問的望著客廳裡的電視...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我們不太安心而已...』

「等等...」不二打斷了倫子的話,隨手拿起了遙控器

"嗞"的一聲,不二打開了電視...轉向了平常只會播報新聞的頻道...

 

『由於今日天氣風雨較強,所以各大機場都已經收到停飛通知』這件事他已經知道了,但是心裡卻除了不安還是不安

『但是卻還是晚了一步減少悲劇的發生...

 由日本通往美國的一架班機因為氣流的不穩定而促使機身產生不能負荷的現象...不幸墜落

 這架班機是於下午一點三十分所起飛...』

湛藍的雙眼膛到最大,那瞳裡的震撼不知道該怎麼去接受這麼突如其來消息

『喂?周助?你還有在聽嗎?你別嚇我啊!!周助!?』倫子的聲音不斷的從話筒傳來,那聲音充滿著害怕與恐懼...這股感覺...

 

讓不二手裡的話筒自然的滑落...

清脆的敲在地上...彷彿是全世界只有這個聲響


電話的那頭還不斷的傳來倫子的著急聲,但不二的雙眼只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盯著電視機...

 

『目前已知的落海人數包括機長、副機長、八名空服員以及四十名乘客,總共是五十人

 目前已經有三十名確定身分,其姓名及資料為...』電視上出現了確定的死亡名單,而播報小姐也跟著一個一個的念了出來...包括姓名、特徵以及基本資料


「騙人的...才不可能發生這種事...」光是看到字幕上出現的名字不二的心中就已經充滿著錯愕

『...現年十四歲 就讀...』接下來會念出什麼樣的名字...不二已經不敢在聽下去

「閉嘴!」不二怒吼著隨手抓起一盆仙人掌就往電視砸去


而電視就像不二所說的...閉嘴了

電視的螢幕就這樣硬生生的直接被砸碎

不二也不管掉落在地上的電話還沒斷線就衝出了家門

 



-------------To be Continued-------------




背景音樂--MID音樂廳-True light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