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閱讀----檢視→字型→較小

※純屬自述同人故事如有與原著不符抑或是不合邏輯處敬請見諒 ( 毆飛 ~~
















 

不可能的...這不是真的...龍馬不會就這樣丟下他的...不會的...不會的...

心裡是這樣想,但是事實卻總是慘忍的擺在眼前...要他不信服都很難啊...

 

拖著有氣無力的身體,不二遙遙晃晃的走在滿是撐傘的人群中...那藍眸呆滯空洞...他不知道該將眼神放在哪裡...

 


走到那最熟悉的公園...

他已經不知道龍馬是怎麼想的了,但是自己的情感自己很清楚...他對龍馬的愛意不但從來沒變淺反而還增加了不少...

可是自己卻是一昧的只在意那些不斷上升的愛意而忽略了龍馬的心思......

尤其是龍馬的父母打電話來的那一刻......現在...龍馬死了...他該拿什麼臉去見他們呢...他該拿什麼話對他們明說呢......

 

不二無力的坐在龍馬最喜歡的鞦韆上...

 

想起以前...每次只要跟他出來約會,龍馬都一定會要求先來這個公園然後坐在鞦韆上,可愛的盪著鞦韆對著他微笑...那笑容很開朗、很開心

但是他究竟有多久沒讓龍馬那樣笑過了...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對龍馬沒有負到一絲絲的責任...他真的好恨好恨自己...

那些許了再多、再重的承諾都已經荒廢消失......

 


「龍馬......為什麼...為什麼...要丟下我...這樣真的對你比較好嗎?你那天還對我微笑的,不是嗎?不是嗎!?這麼對我真的能滿足你嗎!?

 回答我啊!」「越前龍馬!!」不二嘶吼著、哭吼著。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樣面對剩下的生活...


 

「你不知道直接大喊著別人的全名很沒禮貌嗎...不二周助」那細如蚊聲的音詞搭著高傲的嗓音站在低頭的不二身邊


那聲音熟息的讓不二不能相信

不二緩緩的抬起頭,俊美的臉蛋帶出充滿疑惑的雙瞳...更顯得漂亮...


「龍...龍馬?你不是...」不二訝異的看著龍馬,一時還沒有任何反應

「幹麻啊!你很希望我死是不是!?那我現在去死好了」

見龍馬轉身就要離去,不二慌張的起身讓鞦韆的鐵鍊發出強大的摩擦聲響


「不要說這種話!我不准你說這種話!」不二一個動作,便是由後方緊緊的抱住龍馬


「笨蛋,我才不要為了你去死」龍馬說著

「你知不知道當我看到新聞的時候心都快碎了,現在你還對我說這種話」越說,不二越是將手臂鎖緊

「我當然知道,但是不給你一點教訓你才學不乖呢!」龍馬回過身可愛的笑著

「龍馬...」不二聞言,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情感

「好了啦!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麼啊!」龍馬嘟著嘴像個孩子般的教訓著不二

但那樣的感覺...跟龍馬不像...他好像...只是跟龍馬一個樣子而已......

 

「...你真的...是我的龍馬嗎?」不二疑問,那雙可愛的琥珀瞳頓時也顯得溫和

「是...我是你想要的龍馬」那和諧的笑容很像自己平時的笑,溫和優雅卻不作做


「我們回家吧,好嗎?」不二問著

「嗯...嗯,回家吧」龍馬微微的笑著


這天夜裡不二將龍馬緊緊的鎖在懷裡,只因為...他不想再有任何失去龍馬的機會...對他來說...龍馬就是他的一切...不可取代的一切



...



- 菊丸家 -

清脆的電話鈴聲響起,英二只是好奇"這麼晚了還會有誰打電話誰來",什麼也沒想就接起話筒

「喂?」可愛的聲音還帶有一點哽咽,明顯的那天真的雙眼已經哭紅過


『不好意思,這麼晚還打來打擾』那一頭的聲音很溫和但是卻掩蓋了不少的焦急

『請問是菊丸家嗎?』

「是,請問你找哪位?」

『我是越前龍馬的母親,聽你的聲音應該就是龍馬的學長了吧?』倫子的聲音依然很沉住氣息

「嗯,我是。」英二深深吸了一口氣,好止住哽咽的口音


『其實...是這樣的...我剛剛打電話給不二了,剛開始也跟他說了不少但是他卻突然一聲不響我也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了,之後再打給他他就沒再接過了』

『之前聽龍馬說你很照顧他,所以想問問你 他們之間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這個...」才剛想要開口,英二的淚水又開始顆顆的滾落

『怎...怎麼了?是不是龍馬真的發生什麼事了!?』倫子又開始著急起來

「不,...沒什麼」英二又深深的吸了口氣

「他們兩個很好沒什麼事」英二說了個謊...是善意的謊言嗎?「只是之間有一點小吵架,伯母不用擔心...越前現在在我家」又是一個謊言

『這樣啊~其實也沒什麼啦!

 只是我看到了新聞嚇了一跳而已,我是想如果同名同姓就算了居然還同一個年齡和學校不由得就擔心起來了』倫子終於鬆了一口氣

「這種巧合常常有的,請伯母不要放在心上...」

『我想也是,那可以讓龍馬跟我說句話嗎?』

「這...這個...越前已經睡了。而且他的心情最近不太好,等他好一點我再讓他打給您,好嗎?」英二客氣的問著

『是嗎,那好吧!讓他好好休息吧!我也不急,你讓他都穩定了再打電話回家報個平安吧』倫子這麼說著,跟喜歡的人吵架必定是會心情不穩的

「謝謝您,那如果沒事的話我先掛線了」

『嗯這麼晚還麻煩你真不好意思...』『晚安』

「晚安」



...直到話筒的那一端傳來了無訊號的聲響英二才無力的倚靠著牆讓身體滑落至地上...

手上還拿著電話...英二將頭低下合上雙眼...雙手伸直枕在屈起的雙膝上

他真的好討厭說話不坦白...他真的好討厭一直像這樣說謊...

這不是符合他該做的事...他應該老實的告訴伯母不二負了她寶貝的兒子、不二欺騙了她唯一的兒子、不二...徹徹底底的傷了她的兒子...

 


.*..*..*..*..*.

翌日,又是反常的好天氣...如果上山郊遊野餐一定是非常合適的

不過還是得好好上課才行

不二先送了龍馬上學,自己再往高中部走去


「不二...你早」眼前走來的是大石

「大石,你早」「真難得在學校裡遇見你呢!」不二笑的燦爛,大概是今天一早起來就望見懷裡的龍馬已經睜著可愛的眼睛看他吧


「你...還好吧?」大石突然這麼問

「我很好啊,怎麼了嗎?」不二問著,大石突然這麼疑神疑鬼的很不正常

「沒...沒什麼,看你精神這麼好我就放心了」

「對了!你過兩天不是要出國嗎?我們集體校隊想說幫你送行一下,因為我們那天都有事不方便去送機」

「這樣啊~好啊」

「那今天晚上到阿隆家集合」

「嗯,我知道了」不二頓了一頓


「大石,謝謝你們」不二燦笑著向要離去大石說了一聲


-.-.-.-.-.-.-


夜,月娘的嘴角微彎上揚 明亮的星光點綴著一片紫藍

今晚的夜空是從來也沒有的美靜

但蜜髮的男子卻完全沒有那樣的心情去欣賞這一片憂靜




『你夠了沒有!你不知道大家都很傷心嗎!?為什麼還執意的要提起他的名字』

那激動的吼聲,明顯的表示這個人生性是如此的衝動...縱使他還是比自己小的國三生

『是你害的!是你害的!

 越前明明才死一天,你居然還可以馬上在這裡老神在在的辦什麼送別會!!』桃子耐不住性子,已經雙手扯在不二的衣襟上

不二完全不懂桃子說的話

昨天他明明還跟龍馬一起回家的甚至還抱在一起入夢,怎麼可能今天又變成死的了呢?

但是他那一臉疑惑呆愣的模樣更是把桃子給惹毛了!

『要不是你...要不是你對他作出那種事,越前也不會說要搭飛機回美國』

『也不會...也不會...』那難得的淚珠似乎一次也沒掉落過...但是今天卻落下了

『他是我們校隊裡唯一的學弟呀!難道你連這個情分都不看在眼裡嗎!!?』

那憤怒已經化成了心痛...雙手也慢慢無力的放開...


大家是多麼期望著不二能好好的給龍馬幸福,當他們的交往宣布給大家,雖然個個震驚但是卻沒一個是不贊同的...

因為...大家都相信著...以不二的個性就算是死 他也會好好的疼愛著龍馬

但是如今...不二卻眾失所望...那種心痛不容言語單純的形容...

『你為什麼要這麼說...我昨天還跟龍馬在一起的,我親眼看見他來接我回家的...』不二慌張的解釋

『越前已經死了!不二周助,你醒醒吧!』桃城強烈的話語硬是要將不二從他的幻想裡拉出

『胡說!胡說!...那些新聞根本就是亂播報的...他們沒有證據...龍馬昨天還跟我說過話的...』焦急、心慌但卻又堅定...比起那些新聞他更相信自己的雙眼

『不二...是真的...他們已經找到符合越前的身高和年齡的屍體...而全機也只有越前的身分符合那個身體』大石戰戰兢兢的說著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難道你們是要告訴我,我昨天看見的龍馬是他的魂魄嗎?那太沒根據了...』不二激動的否決

『那不是魂魄,是你的幻想...是你想像的越前...是只活在你的世界裡的越前』乾冷靜的說道,表面沒有生動的情緒起伏

『據我們所知...越前是不可能對你說話的...所以你看見的是你用你的思念創出來的影像而已』連大石也這麼說著

『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龍馬不可能跟我說話』他現在並不在意那些無議的想像問題,只想聽到這個問題的回答

『在越前離開的那天他已經不能說話了,英二說是因為壓力太大的關係。他連跟我們說話都得要手寫在本子上』桃城低著頭道


聞言,不二才想起...當天他在街上看到的龍馬手上的確是抱著一本大大的筆記本


天知道......他究竟還有多少事被埋在谷裡...這麼大的事竟然沒人肯告訴他...

那強勢的...斥責、憤怒、心痛、不捨、傷心...所有多讓人心碎的形容詞都用盡了也形容不了這樣的悲痛...

 



歷歷在目的景象,讓不二不肯再想...

龍馬的一聲不響讓他害怕,他發現越多事是他不知道的...他就越害怕...越自責...

原本說有多信任就有多信任,但是現在不同了...那相信被自己的害怕一點一低的在銷毀

不二已經不相信龍馬不會因為那個女孩子的事而負氣了...那個可怕的死因反而讓他認為龍馬的死...全都是因為自己做了對不起他的事

英二教訓的是...桃城指責的對...為什麼非得要拖到現在他才會明白這些錯事......有多麼傷害自己的情人...有多麼刺痛自己的唯一...

 

『是...我是你想要的龍馬』


是幻影、是想像。這句話就澄清了一切,不是嗎?


 


龍馬離去時已經不期望不二將自己的影子鎖在心理,所以理所當然的撕去了相片...要抽離他對不二的一切、不二對他的一切...但這一切卻是這麼的不公平,他要求不二忘卻,但自己卻仍然自私的將不二的身影及笑容鎖住。即使今後也無能再思念,至少死前的腦海裡還清楚的記得情人的面容......

 

『...如果你忘了我的話...我也會努力忘了你的!...你也是!如果...我忘了你...你也要...你也要...忘了我...這樣大家都不會痛苦了...』


當初是這樣說好的啊!

他不要、他不肯...如果要將龍馬從他的記憶裡抽走就等於是要了他的命呀!!他不會就這樣屈服的...他要讓龍馬的影子、龍馬的笑容、龍馬的一切全部都佔滿在他的腦海。





就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似的一般往常

天氣依舊清晰明朗 藍空也是依舊望眼萬里,今天是最後一天...不二和手塚到英國的出發日...這一去就要三個星期才能回來了

貓貓好捨不得,他擔心手塚會吃不好、他擔心手塚會睡不好、他擔心手塚會不能習慣英國那邊的生活...即使他知道手塚比他還會照顧自己,他就是不想讓這種擔心空下一時

他要他想他,要非常非常的想。就算是工作也要想他,無時無刻都要想他才行。

而手塚也沒猶豫馬上就回答「我會想你,會很想很想你。但是請別為我擔心」手塚撫著貓兒的臉頰

「...嗯!我不會擔心。」頓了一頓「...一點點吧!可以嗎?就擔心你一點點」英二可愛的用手指比著那一"點點"的數量

但是想也知道...那何指是"一點點"而已

「那就只有一點點,不可以再多了」手塚溺愛的搓弄貓兒的紅髮

「嗯!一點點」貓兒露出可愛的笑容,雙手自然而然的環上手塚的腰部

心裡掀起的漩渦裡載著滿滿的甜蜜,即使還帶著這麼一點點的擔心

「不過...奇怪了,不二怎麼還沒來。只剩三十分鐘就要上機了」手塚的手雖然還停在英二的頭上,但眼瞳卻是四處張望

「誰知道」英二的口裡帶著嚴重的不理采

「英二,全部都怪不二太不公平了」

「但是都是他害小不點...」

「好了...再說下去你又要難過了」手塚也不是很願意在英二面前提起不二和龍馬的事

「那你打個電話給他嘛!」英二環著手塚的腰,臉撇向一旁嘟壤的說著

「沒用的,昨天他連會議都沒來開 老師也打電話聯絡了但是手機打不通...而且連家裡也是一直電話中」

「會不會是電話沒掛好啊?」英二問著

「也有可能,但是我怕他會出什麼事」手塚的眉微微皺起

「那要去他家看看嗎?」英二可愛的問著

「也好,去看看吧」





在英二的提議下,兩人離開機場

手塚也打了電話給老師希望能將"出國"延後五個星期,其實老師們原本只是怕他們不能夠適應英國的生活所以才決定將時間提早。

但現在不二都失蹤了,不想延後也不行了...

 


*不二家*

來到不二的家門口,不管手塚先是按了門鈴還是大吼的敲著門,屋內一律都以鴉雀無聲來回應

「奇怪了,他不在嗎?」英二從手塚的背後探出頭來

「我也不知道」手塚動了動門把才發現...門沒上鎖「不二會這麼粗心嗎?」帶著疑問,手塚依然悄悄的將門推開

但是眼前的景象盡是讓人錯愕...

不二倒在往玄關走去的走廊上,臉朝向地面一頭蜜髮分散的蓋住臉頰


「不二!」

「不二!」

兩人同樣的反應,喊著名字跟著跑到不二身邊

手塚攙住不二的肩,晃動著他的身體不停的喚著他

「不二!醒醒!醒醒!」

一臉蒼白的俊秀依舊美麗 身體冰冷的早已不像話 額透冒著一顆顆透徹的珠子,胸口急促的呼吸好像在下一秒就要喘不過氣

「國光,他在發燒呀!別再晃他了」英二赫止,雖然體溫已經下降很多但是光是冒冷汗這一點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

「把他抱到房間吧!!」英二說著,即使他生氣不二的所作所為但他畢竟還是自己的朋友

手塚將不二背上肩頭,直到一個凊脆的敲擊聲才引起了英二的注意

一個黑色的小盒子從不二的手中落到地面


英二疑惑的拾起...軟片盒?不二拿著這種東西要做什麼?

但是不二現在還在發燒,所以英二就沒有時間多想太多,直接將拾起地上的軟片盒塞進口袋


不過才打開不二的房門,英二就知道著個軟片盒為什麼會握在不二的手裡


原本以樸素為裝飾的房間,全換了一個模樣...

書桌前散了一地的書本好像著急的在找些什麼過,連之前的相本也沒收起來...

四周的牆上貼滿著相片,連衣櫥上和木門的背面也都是。刷白的天花板上是稀稀疏疏的幾張,大概是因為貼不到吧!不只是牆面,連床上和地板都撒滿了一張一張的相片。

顯然不二是覺得不夠多吧!才想再拿著底片去沖洗,不過前兩天都下著雨,再看這些照片的數量大概也跑了三家相片館以上了

貼的款式只有兩種...但同樣都是尋月婚禮當天的照片......

 

但是現在卻不是思考這耶事的時候

英二撥開床面上的相片,騰出空間好讓不二可以躺下

不失俊美的臉頰沒有氣息,那湛藍的雙瞳沒有因為移動而露出光澤

「國光,幫我去拿盆水還有毛巾來」英二直盯視著不二的臉頰

手塚聞言,離開了房間去準備英二要用的東西


「大 笨 蛋」英二捏著不二的臉頰罵道「不要以為這樣我就會原諒你」英二嘟著嘴像孩子鬧彆扭般的可愛

 



-------------To be Continued-------------

 


背景音樂--MID音樂廳-True light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