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閱讀----檢視→字型→較小

※純屬自述同人故事如有與原著不符抑或是不合邏輯處敬請見諒 ( 毆飛 ~~
















 

微風徐徐,天空是如此的蔚藍 陽光耀眼的讓人睜不開眼

今天,英二找了大家一起出來打球放鬆心情,好讓不二也活動活動躺在床上許久的身子


「今天天氣真好~」貓咪可愛的笑著望向天空

「好是好~不過...英二學長你找我們打球結果自己一直坐在樹陰下啊」阿桃汗流浹背的問道

「我要等國光來嘛」英二嘟著嘴說

「手塚下午才會來不是嗎?你要是不動一動手塚會彈你的額頭喔」大石笑著說

「咦?才不會...呢」其實回答的很心虛。

英二跟手塚交往後,手塚就常常教他一些打球的技法,雖說英二是自己最該保護的人但是如果不好好練球的話,手塚總會習慣性的用手指輕彈英二的額頭

「好像會喔」連阿隆都這麼說了,再不動一動一定會被彈額頭的


吵吵鬧鬧的一邊卻和另一邊的寂靜成了對比...

 

不二仰望著天空...好藍好藍...他想著龍馬最愛的藍...因為那樣的顏色就像他的眼睛一樣明亮誘人......

其實自己也想快快的只記住龍馬的快樂忘掉那些痛苦...但是那怎麼行呢?他怎麼忘得了那樣深刻的記憶...

昨天前他每晚都還能感覺到龍馬的氣息和溫度...直到昨夜看了那本筆記...也許是因為自己失了眠所以沒能夢見他吧...

 

「英二哥哥~」一個可愛的聲音突然想響起

「啊!是小樂 ( 一ㄠˋ) 啊!!」另一個開朗的嗓音也跟著傳出


「對不起~今天慢了一點,因為姊姊有事」一個可愛的男孩帶著一頂純白的帽子,遮陽的帽沿擋住了他的臉頰

「嗯?她怎麼沒跟你過來」阿桃問道

「姊姊還在談事情,我是偷跑過來的...然後這個」男孩舉起了手上的袋子「給你們喝的」男孩燦爛的笑著

「真是的人來陪就好了,何必又破費呢」大石笑著客氣的問

「沒關係啦!」「咦?」男孩突然望向一直坐在一邊涼椅上的綜髮男子「那個人是誰呀?我好像沒見過他」男孩可愛的歪著頭問


...

「給你」男孩遞了一杯飲料給不二「聽英二哥哥說你之前身體不舒服,所以...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吧!請多多指教」男孩的臉蛋依舊躲在帽沿下, 但仍然可以感覺到他笑得開朗

「嗯?」不二望著那支小手延伸至男孩的臉頰...

 

...

「阿桃你再說下去又要被電到麻痺了...」英二開玩笑的話語都還沒有一個完結,就被一個東西掉落的應聲給打斷


摔在地上的杯蓋已經和杯身分開,橘色的飲料也跟著冰塊一起流出...

 

「龍馬?為什麼你在這裡?為什麼?你不是死了嗎?既然活著為什麼不告訴我」不二神情凝重,雙手緊緊的扣著男孩的手臂用力扯動

男孩頂上的白色帽子經過搖晃而落到了地面


男孩一頭墨綠的髮絲襯著嬌小的臉蛋及一雙漂亮的琥珀瞳子 原本可愛的笑容卻換上滿滿的疑惑和害怕


「我不是...你認錯人了!」男孩硬是掙扎著

「我怎麼可能會認錯!你快說清楚啊!!」不二的眉越揪越緊,手也越扣越深

「你...你弄痛我了!快放手啊」男孩的眼角似乎也快蹦出了淚水


「不二學長快住手啊」桃城喊著一邊制止著不二

「不二快放手!!」

一群人著急的阻止著


「你們都知道!為什麼還不告訴我!?」不二更是生氣的吼叫 手勁也因此而用力

「不二你快放手!你真的認錯人了!他不是小不點!快放手啊」英二強硬的拉開不二的雙手

「他不是?怎麼會不是...」

「你看清楚!連小不點的模樣你都沒辦法分辨了嗎!!」英二將男孩護在一邊,大吼的截斷不二的疑問

聞言,不二更是疑惑的再觀察一次...

墨綠色的髮絲些許的接近深藍...可愛的臉蛋上 輪廓雖然可以說是完全相同但是...那散發出來的氣質卻差了許多...深隧的雙眸襯著單純和天真...一點也沒帶上龍馬的驕傲......

「他...不是龍馬...」認清事實的不二愣愣的退了一步


「小樂...你還好嗎?痛不痛?」英二細心的慰問著

「嗯...沒事...只是有一點痛」樂的眼神疑惑的飄向不二,小手撫在被強勁捏過的手臂上

英二輕輕的掀開有點長的短袖袖口...一塊紅紅的印記已經顯得清楚

「糟糕...」「真的只有痛而已嗎?」大石也擔心的問道

「嗯,你們別擔心」「沒事的」樂拉下袖口


「對...對不起,我...」

「沒關係啦!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大家都會認錯人的!」「只是你的反應大了點」樂可愛的笑著


.*.*.*.


「我聽英二哥哥他們說了」「我長的很像你的情人...是嗎?」樂的眼神望向遠方,手上拿著飲料

「嗯...很像,不過只要仔細的看...那些像又變得不像了」

「你很想他吧!你的情人...」

「想,當然想」「但是也沒什麼用了」不二抬起頭仰望著藍天

「如果...他還在的話,你見到他你會想對他說什麼?」

「嗯?」不二疑惑的看著眼前的男孩,雖然是如此的可愛但從嘴裡說出的話卻和他格格不入...大概是那些話太過具有成熟和深度吧

「你會怎麼做?」

「我會...緊緊的抱住他不讓他離開」

聞言,樂卻是輕輕的一笑「假話,真是吹牛不打草稿」

「嗯?」又是一個疑惑

「我雖然不了解你...但是從你剛剛看見我的衝動就知道...」

「你會猛然的質問他,你會生氣的對他歇斯底里,你還會對他大吼"為什麼不告訴我你還活著!?看我這麼痛苦你很高興嗎?"」 「然後...是徹徹底底傷了他的心」琥珀的瞳子像是看穿他的心思一般

「你...」

「如果他只有這麼見你一次的機會...肯定會被你嚇跑的」樂的笑得無奈

「我才不會...」


「小樂!你要不要一起打?」英二的大聲邀請打斷了不二的否定

「好啊!我要打!」樂可愛的起了身


.*.*.*.

「奇怪了...不二明明比我早離開的啊...怎麼會還沒到家呢?」英二疑惑的拿著話筒聽著另一端一直傳來沒人接聽的聲響

.*.*.*.


夜空帶著些許點綴的耀星,不二站在橋上任由晚風豪不吝嗇的輕撫著蜜色的髮絲

湛藍的雙謀帶著一種獨特的神情...一種無法用筆墨所描述的神情


樂的輪廓不斷的閃過不二的腦海,他明白那個男孩絕對不會是龍馬,就憑著龍馬獨特的驕傲...

但...腦裡的景象卻不曾間斷...是因為他太想念龍馬了嗎?所以才沒辦法忘記那張和龍馬長得幾乎是一模一樣的臉蛋...而且...今天看他打球的招勢...有一半都是龍馬的...不可能會有這麼巧合的事吧...

不過不二卻還是有些疑問深深的存在著...

那個樂居然是雪現在收留照顧的孩子。聽雪說他的身體不是很好不能在太陽底下待太久,可是看他那樣可愛的個性讓人不太敢相信...

 


「龍馬...你到底在哪...」「我明明一直感覺到你的存在...為什麼你不出來見我...你不是還愛我嗎...龍馬...」

眸子裡透著清澈的水澤,不二仰望著佈滿光點的夜空...

河裡清澈見底閃著道道誘人的波光映在不二依舊美麗的俊臉上


氣息變得不同,是哪裡變了...不二的眼神突然迷惘

「龍馬?是你嗎?」口裡突然這麼輕輕的道出

但四周明明是一片寂靜,除了一些稀疏的蟲鳴什麼也沒有...

「你來見我了是嗎?我就知道...你不會就這樣丟下我的」熊兒輕輕的笑著...沒有感情卻出於無奈,帶著 一絲絲被解放的微笑

輕盈的動作,不二背身坐在橋的扶手外...

「龍馬...我馬上就來見你了...」語畢,不二一個鬆手。身體就這樣自然的化成一個景緻落入河裡...河水不深也不淺但是想淹死自己也不是件難事

隨即的落水聲,看得一旁躲在巷子裡的身影不寒而慄...一時情急,嬌小的身影一個動作如此輕巧靈活,躍身翻過橋的扶手跟著落入河中



小小的身軀硬是將不二的身子托回岸邊

「咳!咳!咳!」喝了不少的河水逼著自己帶點劇烈的咳出


「啊~啊~」嬌嫩的聲音如此焦急不安和害怕的喚著...不管自己的身體狀況已經有多糟糕,他還是拼命拼命的想要喚醒眼前的男子

「啊~啊~」那聲音變得有些低啞

淚珠沒有克制的不停落下...努力卻又笨拙的做著心肺復甦,不過卻慌張到忘了...心肺復甦只適合對停止呼吸的人使用,他不僅僅忘了檢查呼吸還完全坐在不二身上對他實施

不過...卻頗有效果似的

「咳!咳!咳!」不二終於難過的咳出河水

湛藍的雙眼掀開一絲絲的視線...他看著眼前因為擔心自己而哭的你死我活的淚人兒,倍感心疼...

「你那種救法會把我害死的...

 

 ...龍馬」輕輕的微笑,不二躺在濕淋淋的草地上伸出虛弱無力的手


這時龍馬才回過神...自己居然直接出現在不二的面前

瞪大的雙眸停止眼淚的落下...下一個動作便是要起身離開,他不能待在這裡


「你又想去哪?」不二使力的拉住龍馬的手腕,將他扯近懷中

龍馬還沒反應過來,只是愣愣的將臉貼在不二的胸膛上

「我好不容易才讓你肯出現在我面前,怎麼能這麼簡單又讓你跑掉呢」不二摟著龍馬的身體...那一種冷到不如死人的體溫真快把他嚇壞了


「難道你一點也不想我嗎?還是你真的還在怨我恨我...」

龍馬驀然的搖著頭...怎麼可能不想?怎麼可能怨恨?他可是這一生中自己唯一愛過的人啊

「那是為什麼?是因為那個莫名其妙的第六感?所以就...」

龍馬抬起頭看著不二,他不許不二這樣懷疑他的第六感,要是從此這樣的危機意識消失的話...那他該怎麼接受突如其來的打擊

「你應該要相信自己的不是嗎?那種意識雖然重要...但是我比不上嗎?」不二坐起身 眉輕輕的鎖著

龍馬搖頭..."什麼都比不上你的重要啊"

「既然這樣...跟我回去吧?」不二捧著那已經哭得紅腫的臉頰

不二的目光...那種深信不疑,他知道不二對他的用心但是他真的不行...搖搖頭,龍馬將臉撇向一邊

「龍馬...算我求你吧!跟我回去,我還有很多諾言還沒實現呀」不二急了起來,他真很怕再承受一次失去龍馬的痛苦

看著不二的眼神,龍馬只能不斷狠心的搖頭...天知道他有多麼想答應...但是就是不行啊!現在答應了,換到下一次就是他得失去不二了

「難道你真的要我死了才甘願,是不是?跟英二生活在一起比較好,是不是?說我重要都是騙人的,是不是?」不二歇斯底里的吼著!他已經盡量在壓低自己的情緒了!為什麼龍馬還非得逼他說出這樣的話!!

龍馬聞言,只是猛然的搖頭!他絕對沒有這些意思,真的沒有!但是現在對他來說...發出一個聲音就是一種禁忌...他多想大聲的解釋啊

「跟我回去...拜託你...求求你...我真的沒你不行啊...」

不二的情緒又突然跌落了谷底,他自己也很清楚...龍馬是不會這麼想的...但他就是想說這些話氣自己...恨自己...因為龍馬從不怪罪自己...

 

自己也很清楚的知道不二沒他不行...明明才過了短短的兩個星期他的俊臉就變得如此消瘦...他又怎麼不心痛呢?

龍馬望著不二的雙眼...那湛藍的眸子帶著多麼重的渴求,他從來沒懷疑過不二對他的心但是卻因為這種莫名其妙的情勢逼迫分離...他也是萬萬的不想啊...

 

 

「啊~~~嗚哇~~~」龍馬緊抱著不二嚎啕大哭...他已經忍不下去了,就算這是最後一次和不二見面...他也不想要寧靜的道別了!

他想要最後一次嚐盡不二的溫柔、不二的體貼、不二的微笑...

「龍馬?」不二卻是愣在一邊任由龍馬抱著哭泣

「你答應了?」不二輕輕的問道

龍馬猛是點頭大哭,那嗓音好像被撕裂一般的痛苦和低啞...不二輕輕的笑了笑,他高興卻又不捨的撫著龍馬的頭...好久好久沒有像著樣抱著他了......

「別哭了...」「我們回家吧」不二輕吻著龍馬的淚珠

龍馬硬是讓自己止住淚水...露出淺淺的微笑

「走吧」不二起身正打算牽起龍馬的小手...龍馬也跟著伸出小手...但是卻被一陣疼痛打住


「咳!咳!咳!咳!咳!咳...」龍馬突然劇烈的咳著

「龍馬?你怎麼了?沒事吧?」不二著急的攙扶著小貓

但是龍馬只是強烈的咳著...也強烈的推拒著不二好像在對不二說著..."你別過來"

「龍馬?你怎麼了?為什麼一直推開我?」不二見這樣的狀況只有更擔心而已

「咳!咳!咳!咳!...」龍馬還是不停的咳著,但是他卻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推開不二,只能任由不二強硬的將自己抱在懷裡

龍馬一手摀著嘴另一手壓制著喉頭,緊皺的眉頭顯得那種疼痛就令他快要死掉似的。額頭上也拼命的冒出冷汗

但不二只能手足無措的擔心...他從背後抱著龍馬希望能多少減輕他的痛苦,不過...這個希望卻沒實現多少,龍馬的眼角已經不斷的擠出更多的淚珠


「龍馬!!你沒事吧!!你在咳血呀!!」

這時不二才看見不斷從龍馬嘴裡咳出的血液,那些鮮血已經佔滿了龍馬的手掌心

「別咳了!別咳了!我求求你別咳了!你會死的!你會死的」不二嚇壞的嘶吼著,但即使他這麼強烈的制止龍馬還是不停的咳出火紅的鮮血

「我叫你別咳了!別咳了!聽到了沒有!你聽到了沒有啊」心急的不二已經忘了這不是出自於龍馬的意願。

這句話已經從擔心變成了命令...但是聞言的龍馬卻拼了命的想聽不二的話讓它停止...將手上的力道越施越強...

 

「小不點!!」一個更是焦急的嗓音從一旁的河提上傳來

紅髮的少年莽莽撞撞的衝下河堤才到達小貓的身邊便用力的將不二推倒在地


「英...英二?」不二愣在地上望向比他還要著急的英二

「小不點!快放手!快放手!不要在掐住自己了!快放手啊!」英二取代了不二的位置硬是扳開龍馬抑制在喉嚨上的貓爪

龍馬的口欲開欲合好像要說話一樣

「不准說話!我不許你說話!」英二更是大聲的嚇止

「咳!咳!咳!咳!...」劇烈的咳嗽伴著鮮血越來越多,喉嚨也越來越疼痛

「呼吸!我教過你的!大口的呼吸!快點!」英二雖然焦急的催促但話裡還是帶著溫柔和擔心

龍馬沒有抗拒,用力的呼吸著!就好像八百年沒吸到空氣一般,強烈的吸氣吐氣不斷循環

雖說是停止了咳嗽但是取而代之的卻是大口大口的喘氣,貓兒額頭上的冷汗越冒越多就好像隨時都會噘過去一般的惹人心寒

「我馬上送你到醫院!千萬別停止喘氣!要不然會傷到喉嚨的」英二仔細的叮嚀,那強烈的保護...誓死都不曾改變

龍馬微微的點了頭,聽話的繼續喘著氣...雖然還是很大口的呼吸但總比剛才還平緩許多

英二橫抱起龍馬「你還愣在那裡幹麻!快點攔計程車啊」那眼神透著強烈的不可原諒!他恨不得讓眼前這個男人快點消失


.*.*.*.


「小不點,你還好嗎?再等一下,天白醫生馬上就來了」英二溫柔的輕握著小貓的貓爪,那還在噓噓喘氣的龍馬帶著一絲痛苦的望著床邊的英二輕輕點頭

但一直愣在一邊的不二是完全不知情的看著龍馬和英二


一會兒,天白從別的病房趕了過來仔細的幫龍馬做了詳細的檢查

巫醫的技能原本就與正常的醫師不同,不僅僅能看出病因還能清楚的斷出發病的起源


「越前先生,原本喝水不是什麼大事,但你卻在事後馬上大哭大吼的好不容易快癒合的傷口又被你惹得裂開來,你這叫我該怎麼醫治」

天白的語氣毫不留情,因為這已經再三交代過了...

龍馬抱歉的低著頭,他知道是自己不聽話...英二明明告訴他要好好待在家裡,他會負責去找不二...可是自己就是忍不住偷跑了出去

光是一個"啊"的音就會讓傷口減慢癒合的速度更何況是這樣的嘶吼

「讓水經過喉嚨沒關係,有問題的是...現在傷口好不容易就要癒合卻又突然這麼用力的讓它裂開。現在修養的時間不僅要加上一段,還得控制喝水的份量,傷口裂開的程度相當嚴重...你這樣是白費了這兩個星期的治療」對於龍馬這樣不愛惜自己身體的態度讓天白十分生氣

「對不起,是我沒看好他...」英二也跟著低下頭

「菊丸先生這不是你的錯,這件事越前先生應該要自己負起責任的」天白笑著,英二對龍馬的照顧已經超越常人,似乎也到達了寵溺的程度了

「但是如果我看好他...」

「沒關係,不過...可別再讓傷口流血了,不然的話...已經被傷到的聲帶可能就再也沒辦法發出聲音了」天白撫著龍馬的頭,溫柔的提醒他

龍馬點點頭以示回答


「好了,現在好好休息。這幾天還得待在醫院進行觀察,知道嗎?」

「還有菊丸先生...現在這幾天越前先生都還不能進食或喝水,如果他口渴你就用棉花棒沾水弄濕在他的唇上這樣就行了」天白從椅子上起身

「知道了!」

天白轉身離去,但是停在那對一直充滿疑惑的雙眼丟下一個搖頭...

 

「那小不點我先去裝水,你有什麼事的話...就先寫在本子上吧」英二熟悉的拉開抽屜拿出一本藍色的筆記和一支麥克筆

龍馬緩緩的點頭,英二也隨之離去...但是...

「等等英二!」不二卻叫住了他,英二也停下了腳步

「你不打算向我說明嗎?」不二緊揪著眉

「我沒那個責任也沒那個義務,再說...你沒必要了解」英二丟下一個冷眼便離開了


「什麼叫做沒必要了解啊!」不二怒吼著

「龍馬你呢?你也這麼認為嗎?」不二的眉更是鎖得死緊

「為什麼不告訴我你還活著!?看我這麼痛苦你很高興嗎?」「好啊,你現在達到目的了!你還想要什麼?還想要我做什麼?接受眾人的辱罵嗎?」不二緊緊的質問,那些問題真是傷透了龍馬

龍馬只能挨著身體的疼痛伸長手拉著不二的衣角死命搖頭

他從來也沒這樣想過,他會詐死只是因為愛他呀...他不想讓他受到傷害呀!難道這麼簡單的事連天才都搞不懂嗎?

 

但是事實證明,被稱做天才的不二現在哪有那些空餘的力氣去思考。不懂依舊是不懂

不二毫不領情的拍開小貓揪住自己的手...那股疼痛不在手背而是在心上呀!這麼一拍就好像打散了他們的感情,貓兒的心已經支離破碎...說要復原,可笑。什麼也不了解的不二跟人家談什麼復原

「別碰我!我不想聽!你走」惡狠很的話更是毫無遮掩的脫口而出


漂亮的琥珀瞳子空洞的掉出淚珠,小手顫抖的提起筆在筆記上寫下一段給不二的留言

淚流著..他傷心,他知道他的確傷了不二但是...他一直以為不二了解他,會看到他為他做的一切...但是他錯了...不二什麼也不了解.不二什麼也看不見

貓兒虛弱的撐起身體。就如不二所願...離開吧...

那淚滴不如往常般清澈的落在地上...帶著濃稠的聲音不斷,感覺量好像越來越多...直到...龍馬壓制著喉部應聲倒下的那一刻


才剛裝滿水的玻璃杯瞬間從少年的手上滑落,那響亮的破碎聲震壞了兩個少年的心

「小不點!!」貓兒嚇死了!他根本不了解發生什麼事了!只不過離開不到十分鐘的裝水過程...就能發生讓他如此心痛的畫面

貓貓是擔心到眼淚都急著掉出來,熊兒卻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待愣著膛大雙眼...

「小不點!小不點!你怎麼了?回答我啊!回答我啊!」英二急忙的攙起龍馬,拼命的搖晃那已經昏死的身軀

望著地上一攤攤的鮮血從離病床一步大的距離開始延伸至此...龍馬又流血了......這此連劇烈的咳嗽都沒有,那是...因為摩擦,手的壓抑讓龍馬的喉嚨和聲帶摩擦......

「你對小不點做了什麼?你對他做了什麼?你要怎麼害他你才甘願啊」英二哭吼著,他真的受夠了眼前這個男子的作為

「我...」不二不知道該拿什麼話作為解釋,因為就連自己也不清楚他對龍馬做了什麼


「龍馬,我馬上帶你去找天白醫生!你振作一點!一定一定要撐下去!」英二喃喃的對龍馬說著

小心又快速的將龍馬的手攬上自己的肩,橫抱起貓兒



.*.*.*.

白皙的醫院所擁有的寧靜特質讓人喘不過氣

天白雖然讓龍馬的身體恢復了一點

但是聲帶接受的損傷太過嚴重造成不能發聲的機率已經到達百分之八十,要是再不接受治療.....到時候可以發聲的機率可能連百分之零點一都不到

「龍馬,沒事了...沒事了...」英二握著龍馬的小手喃喃的念著

其實貓貓很害怕,病房裡沒人能陪他。看見小貓受了這麼多傷,貓兒好想大哭一番



虛弱又蒼白的臉頰沒有一絲絲的紅潤,他已經不像他認識的龍馬了...

 


英二想盡辦法區隔了那個天大的傷害...不二周助,不管龍馬受了什麼治療他都不許龍馬和他見面。他對小貓的治療一點幫助也沒有,一個只會對自己說的話.做的事後悔的人...

龍馬...不需要他的探望

 



-------------To be Continued-------------




背景音樂--MID音樂廳-Make a wish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