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閱讀----檢視→字型→較小

※純屬自述同人故事如有與原著不符抑或是不合邏輯處敬請見諒 ( 毆飛 ~~
















 

天氣一如往常的晴朗,只是外頭的暖風漸漸轉涼...季節也慢慢邁向秋天

過了兩個星期的今天...英二依舊拒絕讓自己探望龍馬,所以...他又兩個星期沒見到龍馬了

他知道他對龍馬做了過分的事自己也沒資格要求見他,但是他不想放棄。所以...每天每天熊兒都還是會到醫院去,一直待到英二把自己驅逐才肯回家


今天一早不二也到醫院來探望龍馬,不過天白卻意外的叫住不二...

*醫師辦公室*

「不二先生,請你沒事別老往醫院跑好嗎?你再這樣我會幫越前先生轉另一間醫院做治療」天白的表情不屑一顧

「為什麼?我只是想看看他而已,難道連你這個做醫生的也要趕我?」不二聞言情緒難免失控的大吼

「醫生本來就有保護病人的權利。再說,一開始我就反對你和越前先生的戀情,別以為你被稱做天才就能不用付出保護自己情人的責任」天白冷艷的雙眼讓人發寒

「我沒有這樣想過!我...」

「在翼世界要是有你這樣的人早就被處死了,不會用心去體會的人只在乎自己,看了就令人作噁」天白從脫口就沒好話,莫名其妙的脾氣讓人不能夠明瞭

「我...」

「如果你只是來質問他,那就請你回去。別待在這裡弄髒醫院的空氣」天白起了身將一本筆記重重的丟在桌上,那表情依舊是沉重的散著怒氣...眼神還是死沉,接著天白用力的將門關上離去

雖然天白的個性很好平時也不太發脾氣,不過其實他是個就事論事的巫醫...對於不二的態度在翼世界裡根本就是死罪

對於負心的人,天白依舊都是這樣的態度,從沒變過


不二疑惑的拿起筆記,這本本子很熟悉...好像是英二那天拿給龍馬的本子

一想到這熊兒猛然的將本子翻開...直到看見那天龍馬寫下的最後一頁......

"周助

我知道我這麼做你會生氣,但是我以為你了解我

不過事實證明我錯了,我只是一相情願吧

你不想聽我也不會再說了,我會離開你的,所以你放心

但是我還是想告訴你,我很愛你一直一直都是

曾經 唯一的摯愛"

 

只是幾句短短的留言便已足夠將不二的心撕裂...這時他才回想起樂說的那句話


『如果他只有這麼見你一次的機會...肯定會被你嚇跑的』


該死!該死!為什麼到現在才想起來!為什麼會忘了那個時候的保證!為什麼自己總是要做些後悔的事!明明自己就是這麼的愛他啊!為什麼老是不能沉住氣的好好溝通呢!?

天殺的!他真好想把自己揍死啊!!怎麼會做出這種愚蠢的事!而且還笨到叫龍馬離開...他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不二的抵著那些痛楚,他要把龍馬找回來!這次...他保證不會再龍馬受到委屈了!如果再這麼做...他就不得好死!!

在內心許下毒誓,這一次不會再放掉了!!他也不允許還有下一次...

 




「龍馬!!」

病房的拉門伴隨著焦急的喊聲"唰"的被打開

但是房裡什麼也沒有,病床上也沒有龍馬的影子...

「怎麼回事?龍馬...怎麼...」 「對不起請問一下這間病房的...」

一位剛好經過病房的護士被不二攔住

「這裡的病人一個星期前就出院了啊!現在還是空房間呢」護士回答著

「這...這樣啊,謝謝妳」雖然不二努力的控制著情緒,但還是不免的露出一絲絲著急的神情

護士恭敬的點頭離去


會去哪呢?難道真的是天白將他轉院了?他得要去問清楚才行





「天白!」好無規矩可言,不二大剌剌的將天白辦公室的門拉開


「難道你不知道進門應該先敲門嗎」天白依舊是沒好氣的瞪著

但是坐在天白辦公桌上的人才叫不二膛大雙眼

「雪...雪?」

「小助,你這樣太沒規矩了」雪的表情一如往常帶著淺淺的笑容

「妳怎麼會在這?」

「這不是你來找白的原因吧」雪笑著反問

「啊!」「天白,龍馬呢?你是不是把龍馬轉到別間醫院了」不二頓時皺著眉著急的問道

「我沒必要告訴你,而且現在是私人時間,請你出去」天白回過身繼續面對雪

「但是我...」

「請你出去!否則我就抽斷你的腳筋」話說的很像是在瞎扯,但實際上天白是巫術、武術及於一身的人說到做到也是他的個性之一,所以不無可能

「就算你抽斷我的腳筋我還是要問!」不二強硬的回嘴

「你...」天白一個皺眉轉身

「好了」「白,你就告訴他吧!他有心挽回不是很好嗎?」雪笑著制止也說得有理

「...」天白聽著雪的理論「他告訴我他要提早出院到另一個地方靜養,聽越前先生說那個地方叫做"樹林邊"」

「"樹林邊"?有這個地方嗎?」不二疑惑著,他從沒聽過這麼奇特的地名

「我該說的都說了,你有心的話就自己去找」

「我會的!謝謝你還有雪,我先走了」不二終於有規矩的行了個禮

「等等」「小助,你要是再讓這種事發生一次...就算白要把你分屍我也不會阻止的」這次,臉上的笑容換上了嚴肅,這是很慎重的警告

「我知道」丟下了一句話,不二轉身離去


-*-*-*-*-*-


不二到處問了很多很多人,但是卻沒人知道這個地方在哪...

光是聽名字,一般人只會想到很多樹很多樹的旁邊吧?不管走了多遠的路 問了多少的人...找不到就是找不到、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雖然天氣不熱,但是走了一天畢竟還是會滿身大汗的...太陽已經快下山了,斜陽拉長了每個人落在地上的影子...

 

嘆了一口氣,不二顯得有些疲累了...但是他一定要在今天找到龍馬,事情托不得的

「對不起,請問一下您知道哪裡有個地方叫做"樹林邊"嗎?」不二有禮貌的問著

「"樹林邊"啊~離這裡有一段距離呢」一位老婆婆和藹的笑著

「您知道這個地方?可以告訴我在哪嗎?」不二高興到眼淚都要掉出來了,這麼辛苦的尋找總算沒有白費

「可以先請問你要到那裡去做些什麼嗎?」老婆婆的神情絲乎有些凝重

「我要到那裡找人」

「找人?」

「恩,我要去找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

「這樣啊...」老婆婆好像鬆了一口氣

「怎麼了嗎?」不二可是滿肚子的疑惑

「因為那個地方很美,有如仙境一般。很多記者都想要去做採訪,但是又礙於生態被破壞所以放行的動作管得很嚴謹。所以如果沒人帶領的話...管理員是不會讓你進去的」

「但...但是我還是得去呀」不二擰著眉,他不會讓人打斷他這一次的決心

「你先別緊張,你只要先告訴管理原你要找的人是誰他應該就會讓你進去了」老婆婆笑著

「真的?那我現在就去找他,謝謝您」不二一向有禮的道謝

「加油喔」老婆婆輕聲的為不二打氣,雖然是初次見面但她好像和這位男子很投緣似的



不二依照婆婆的指示,坐著紙上交代的公車.走著紙上交代的路線...一心只想快快的見到龍馬

只要到這裡就可以見到你了吧!龍馬

這次...我一定會好好的告訴你.坦白的告訴你......我也一直一直很愛你



不知過了多久,不二終於才到達目的地...

但是眼前卻不像他所想的...這個入口是一棟很道地的日式建築長長.長長的房子各連接到兩邊的山丘

應該說美嗎?好像也不,這棟建築古老的可以...好像只要輕輕的一個撞擊就會倒下...而且沒有門,就像車站的月台那樣吧

不二擰著眉走進了這棟建築...

果然和月台差不多...一個類似售票口的地方坐了一個很漂亮的少年,大概和天白差不多年紀吧

「請問有事嗎?」那少年睜開雙眼...很特別的一種墨綠,髮色就像海水一樣的光亮

「對...對不起,我是來找人的。請問我可以進去嗎?」不二有點愣到,因為那少年...實不相瞞很像個女孩

「你是要找哪一位呢?還有你的名字是...」少年有禮的問著

「我叫做不二周助,是來找一位叫做越前龍馬的男孩子」

「找越前先生的...不二周助...」少年翻弄著木櫃裡的資料「不二!?你是不二小姐的堂弟?」少年然眼睛一亮

「不二小姐?你認識雪?」

「當然認識呀~不二小姐在翼界可是數一數二的巫女呢」少年一副很崇拜的模樣說著

「那我可以進去了嗎」說實話不二現在比較急著想見龍馬

「不行,這個上名單上沒有你的名字。我不能讓你進去」少年翻弄著手上的單子

「為什麼?不是只要報備就好了嗎」不二心一緊又開始緊張了起來

「沒有得到越前先生的同意你是不能進去的,你請回吧」少年怪有魄力的說著

「但是我...」不二的話都還沒說完就被一個熟悉的可愛聲音打斷


「梗唯,來幫我一下啦!」是個男孩?嬌小的身體手上卻捧著兩個大箱子遮住了他的視線

「啊!臣子!你怎麼又亂來了!我不是說這些東西讓我來搬的嗎!!」被喚作梗唯的少年急急忙忙的跑出管理室

「你那些東西擱了三天了!很礙路耶!所以我就先搬了啊」那男孩的嗓音也沒好氣的回答

「是.是.是.我就是拗不過你,東西給我吧!」梗唯接過男孩手上的箱子,這才讓可愛的男孩露出臉蛋

「樂?你怎麼會在這裡?」不二錯愕的問道

「啊!是不二哥哥啊!!」樂笑的開朗


-*-*-*-*-*-

經過樂的特許,梗唯才讓不二通過...

 



讓不二吃驚...

通過了像是月台的入口,裡頭就像是與外界不同的一個世界...真的有如仙境一般美不勝收

除了地上由紅磚撲成的道路還有幾間小小的木屋及路燈之外...沒有幾樣東西是由人工所製,大多都是採用自然所行成的

這大概就是這裡很能讓人放鬆的原因吧...東西個個不是華麗卻又不會簡單到呆板...是一種獨特的?樸

樂沒讓不二馬上去找龍馬,他將不二帶到一棵樹下,兩個人就這樣席地而坐...算是閒聊嗎?不過...表情相當嚴肅

陽光已經漸漸消失...路邊的路燈一個個亮起,讓夜晚更透露著溫暖


「這裡是我家啊,所以我當然會出現在這」樂可愛的說著

「你家?這裡?」不二一臉不敢相信

「是啊!這裡呢~我規劃了很久呢...當然有一半是梗唯幫的忙啦」

「梗唯?剛剛的那個少年嗎?」

「恩,他是個好人...撇掉他當我的保鑣不說的話啦!!」樂好像有點懊惱似的

「那...」

「你來這裡做什麼?」換樂反問

「我來找龍馬的,你應該知道他吧」不二問道

「我知道,住在這裡的人我都知道。他是你的情人,對吧」雖然口氣微微上揚,但是很確定...因為龍馬真的和他長得很像

「那我可以見他嗎?」不二問

「不可以,我不讓你見他」樂似乎連考慮都沒考慮的說著

「為什麼?為什麼不行?你不都讓我進來了嗎?」不二焦急的問

「這樣太簡單了!」面無表情的樂似乎有點生氣

「什麼意思?」這句話當然聽得不二莫名其妙


「我雖然不熟試龍馬哥哥...但是...」樂吐了一口氣繼續的說道「也許是長相相同吧...我和他的磁場特別相近,常常能感受到他的無奈和孤單...」

「這麼讓你見他,未免太過簡單了!」「你的付出還不到龍馬哥哥傷心的百分之一」樂露著溫柔、露著感傷,翼界裡對於感情事非常的講究

「我...」

「一個星期前,龍馬哥哥就來到這裡了。他對梗唯說...到這裡來他才能專心治療他的傷...不管是生理或是心理」

「他常常一個人坐在湖邊的鞦韆上,靜靜的盯著湖面看...他說...湖水的藍色很漂亮,就像某個人的眼睛一樣讓他依戀」

看著樂的臉,如此溫柔的眼神...讓人心疼。不二不想打斷他,他有太多事不知道了。一堆人瞞他東瞞他西的,趁現在他想徹底的弄清楚

「白哥哥說...龍馬哥哥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從 一開始他就擔心...你們的戀情不正常,會不被認同。直到說出來,被大家認同、被家長認同之後,他才放心」

「之後...又開始擔心你的功課、你的未來,怕他會成為你的累贅。直到你答應為他接下學生會長的工作,他才放心一些」

「接著...擔心測驗,那些測驗對你不利,他怕會傷害到你讓你從他的身邊離去。他不斷的擔心、不斷的害怕,即使真的受了傷 他也不敢告訴你,因為怕你跟他一樣擔心」

「他想哭但是你卻又說不喜歡見到他哭,他只好忍著」

「每晚在哭的時候怕被你聽見,就用雙手緊緊的掐住喉嚨壓低聲音...他用力的嘶吼著。久了...難免就讓聲帶摩擦出了毛病」

「全是天白說的?」不二疑惑的問著,。如果是,那為什麼不讓他知道

「恩,你也別難過。白哥哥個性雖然很好,平時也不發什麼脾氣...但是一談到人界的情感事他總是一副作噁的模樣說話,直到他認識龍馬哥哥之後才知道人界也有用情如此深的人」樂輕輕的笑著

解說了這麼一堆,樂希望不二能好好的感受龍馬的心情

「我...其實什麼都不知道」不二緩緩的低下頭

「為了忙學校還有打工...我把龍馬托付給英二,但是...連英二都幫著龍馬對我瞞事...我想問個清楚他們也不說。我總是最後一個才知道龍馬的狀況...」對於自己這麼不了解龍馬,不二也很自責

「如果...你能體會龍馬哥哥的用心...就去找他吧!這個時間他應該還沒回房才對,這裡很大...我不告訴你他在哪,你自己去找......」樂頓了一頓




「...用這裡」指著不二的胸口說道





-------------To be Continued-------------




背景音樂--MID音樂廳-Make a wish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