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閱讀----檢視→字型→較小

※純屬自述同人故事如有與原著不符抑或是不合邏輯處敬請見諒 ( 毆飛 ~~
















 

天空開始灰暗,雨絲段段飄落,空氣中散發著一種可以見得的危機


「最後一個測試了...希望...你們能通過才好......」灰白的銀色水晶中漸漸的出現兩個模糊的身影,那臉上的笑容煞是甜蜜......

男孩將雙手擺至在水晶的兩邊,嘴裡沒有念下咒語,而是閉上充滿思慮的琥珀...

水晶發出淡淡的白色光芒,接著淺淺的黑也覆上...

 

緩緩的張開雙眼, 臉上的神情篤定著...一切都會如此順利..."因為是你們...一定可以..."

 


「哥~快住手呀!!」一個可愛的嗓音夾雜著驚慌...

「小樂?你怎麼...」會到這裡?"

話都還沒說完,樂就直抱住自己的雙臂哭喊著...那眼神盡是請求

「我求求你不要再這樣了!那兩個測驗已經過了呀!!」樂的眼角積滿淚水就像透徹的珍珠一般


「來不及了...」男孩回身看著那已經換為白光的水晶

一股勁的,樂衝到了桌邊看著那水晶的模樣


「解除它!!」樂反常的哭吼

「小 ...」


「殿!我現在命令你解除它」那凶惡的眼神還含著淚...

「解除不了的小樂...」


「你...」「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他們根本就沒惹到你呀!!」樂哭著,滑坐在地上

「我知道,但是...」殿走向前,跟著蹲下「不嚴苛...就沒有測驗的意義了」殿輕撫著樂已經溼透的髮絲

「你做的太過分了...」哽咽的哭聲,聽得殿好難受呀

「我...我不想他們變得跟我們一樣......」那淺淺的無奈寄託在牽起的嘴角上,展露


「咦?」樂聞言抬起了頭

他疑惑的看向那和自己雷同的臉蛋,除了一頭高高紮成馬尾的墨髮其他幾乎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但是雖然是外表盡似相同的雙胞胎...他還是不能明瞭哥哥所做的一切


「小樂記得吧?你是為了救我才喪命的...而我」

「而哥哥為了救我卻用了禁術...」樂緩緩的低下頭

「是啊...因為我們都太喜歡對方了, 不是嗎?」淡柔的笑容顯出殿的無奈「雖然我還能保有靈體但是...你卻因為這樣失去了原本該有的健康」

「但是...如果哥哥沒有救我那我連活的機會都沒有了啊!!」樂皺起眉頭,他不希望看見殿愁眉苦臉的模樣

「話是這麼說...但是那時候如果我把你推開你就不用為我而犧牲了」

「哥~」


「當我看見這兩個人之後...就很希望他們能好好的在一起」殿打斷了樂想說的

「但是...他們太過保護對方了,假如其中的一個人真的走了...那另外一個呢?是不是也跟著一起走?」

「這個...」

是啊~如果哪一個走了,那另一個...不是跟著一起走就是發瘋再不然就是讓自己墮落......

「雖然我的做法太過直接,不過如果不能讓他們有"自己得為對方活下去"的認知...那到時候肯定也會像我們一樣做出這樣的傻事...」


「他們...」

「其實,我知道這樣並不是正確的方法...但是天人永隔真的太過於難受了」

「哥...就算是這樣我們還是在一起呀」

「你還要繼承家位呀!我不能這樣把你帶走吧!?」

「父親沒有說反對呀!!就算你是我哥哥那又怎麼樣呢?翼界對感情事看的是這麼重,他們不能拆散我們的啊!!」樂哭著

「我知道,但是你繼承家位之後你的聲譽該怎麼辦?」

「我才不管那些只要哥哥在我身邊就夠了!!真的就夠了啊...」


「對不起...小樂」殿輕撫下掛滿樂臉上的淚珠...

 



也許,這就是這對兄弟的測驗吧...那另外的兩個人呢?

 

溫暖的氣候微撫著冷風和細雨,...背負在他們身上的重擔未得到解放,無意的測驗仍然存在.......

接下來...不放棄...不畏懼...就能過關......

 

* * * * *

 


"噹噹~"掛在門上的風鈴好像在說"歡迎光臨"般的響著


「是不二呀~真是難得呢」幸村笑的很開朗

「好久不見了」不二也輕輕的回笑

「今天,又要為你們家的小"女"朋友買什麼了呀?」


「這個...」不二從口袋中掏出一張白色的紙條

「恩?」幸村接過


「可以嗎?這個東西?」不二問了莫名的問題

「這個呀~當然可以呀!」「你自己設計的嗎?」幸村枕著下顎問道

「恩,雖然很普通但是...他其實也不太喜歡華麗的東西...這應該可以吧?」不二對於"設計"似乎還是會怕不妥

「我覺得是很好的設計呢!他會喜歡的」幸村笑著


「不過...」


「不過?什麼?」


幸村的表情一轉似乎顯得有些沉重又擔心

「他的身體還好吧?看起來好像有點虛弱」擰擰眉,雖然不是同校的學弟但是還是非常讓人擔心呀

「虛弱?」

「是啊~上次看見他,臉色還有點蒼白呢!!」「你得好好注意,可別老讓他獨自出門」

「就算不說身體好了,他那個可愛的長相不被拐走也很難吧?」話說的像是在調侃但是幸村的表情可是相當的認真啊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那個東西,平安夜前的一個禮拜我會來拿」不二笑著

「恩,我會幫你準備好的。路上小心」幸村偏著頭送客


"噹噹~"門上的風鈴又再度響起,這次...好像在說"謝謝光臨"

 


「都是平安夜前一個星期呀?這兩位...還真是特別有默契呢」幸村將頭撐在櫃檯之上淺淺的笑著


...


最近這幾天,雲層已經把太陽完完全全的吞噬了!

朦朧的細雨只是不停不停的飄落,下得不二都心煩了


今天,沒有重要的會議。打工的地方也放假了

不二坐在沙發上想著昨兒個幸村說的話...

 

『是啊~上次看見他,臉色還有點蒼白呢!!你得好好注意,可別老讓他獨自出門』


「獨自出門...我也知道啊!但是我也不能老是限制他的活動啊」不二煩惱著

龍馬一放學就說了要去英二家學廚藝,怎麼說他也是為了自己,怎麼好意思說不准呢?

 

窗外的雨,陣陣的傳來不吉祥的預兆。不二的心開始坎坷不安...

 

...怎麼回事?這種感覺...令人害怕到發寒


「我還是去接龍馬回來好了...」不安的不二自言自語的拿起話筒


...


『喂?龍馬嗎?』

「恩,周助你找我有事呀?」龍馬一手拿著傘一手拿著帶裝滿袋子的食材,只空的出肩頭夾住電話

『你現在在哪裡?』不二擔心的聲音非常明顯

「我?我在商店街買東西呀~」

『商店街?那我去接你吧!!』

「咦?不用了啦!我離家剩一段路而已, 很快就到了」龍馬說著

『沒關係!我這就去接你,待在那裡別動喔~』

「我說了不...」


"喀!"電話可沒等完龍馬的阻止就掛斷了



「真是的!這樣會淋濕的啦!!」龍馬仰頭看著天空。


雨不停的下,但意外的...他沒有感覺到不二所受的不安

站在商店街的屋簷下,小貓乖乖的等待著


...


時間差不多了,天色暗了 雨勢漸大了...市場幾乎都已經拉下鐵門提早休息


「好慢...」原本站著的小貓已經累得蹲了下來,明明就這麼一段路...不二也走太久了吧!?

「算了!不等了啦」貓兒猛然起身,決定自行回家


...


慢步,龍馬不是很專心的走著...四處張望


「小龍馬~」站在對面的不二慌張的揮著手


「啊!周助」「你也太慢了吧」龍馬嘟著嘴大聲回覆,邊走向前


「龍...龍馬,我過去就好了!你別亂動」不二皺著眉慌張的打住


「你在說什麼啊?什麼叫做我別亂動啊!」龍馬有些小生氣的大步跨向前


這時...不二才驚覺

有一道淡黃的光芒穿過層層的朦朧雨霧...一台大型的貨車正向龍馬駛去


「龍馬!!危險~快閃開!!」

依舊,那似曾相似的動作...當龍馬還愣在原地......

語畢,不二直直的向貓兒撲去


傘掉了,東西也跟著散了一地


這次幸好,閃過了貨車的衝撞

抱住了龍馬,卻沒發現在一旁的是河堤的斜坡草地


滾了不知數十圈才停在草地上...

 

而不二也早已無力的鬆開雙手,將頭部枕在龍馬的大腿上...

 


「嗚...好痛...」撫住了後腦, 龍馬免強的撐起身體坐著...「周助?你沒事吧?」

甫才緩緩回過神來便看見躺在自己身上的不二已經昏睡過去...

 

「喂喂!!周助!你沒事吧!?」貓兒見狀開始擔心了起來「別...別嚇我呀!!周助!快醒醒呀」龍馬慌張的搖晃著不二的身體


這樣的景象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熊兒依舊毫無反應......

 

「快醒醒!快醒醒!我拜託你!我拜託你呀...快醒醒!我真的不能再承受一次了!求求你快醒醒呀!」龍馬簌簌的淚水掛在臉頰之上,那聲聲的哀求撕痛了所有的事物

「醒...」才在搖晃之際...

貓兒看著那已經佈滿血水的雙手......崩潰了...心碎了...

 

不二他不是在開小貓的玩笑...而是...認真的......

 



雨勢下大,沖去了停留在龍馬雙手上的火紅,掩蓋了那恨痛的仰天嘶吼...

 

承受,已經失去了能耐...

那麼,這一次就一起靜靜的睡去吧......


 


-------------To be Continued-------------




背景音樂--MID音樂廳-True light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