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閱讀----檢視→字型→較小

※純屬自述同人故事如有與原著不符抑或是不合邏輯處敬請見諒 ( 毆飛 ~~
















 

那熟悉的藥味讓人不耐煩

而自己也早就搞不清楚曾經被送到這個地方幾次了


好不容易,充滿光澤的湛藍緩緩見世......但這也表示...那能夠讓人痛徹心屝的痛苦正在慢慢滋長......

 

「唔...好痛......」撕裂的頭疼陣陣襲上,不二發出低吟的哀呼


「不二?你醒了?」等在一旁的手塚趕緊靠上前慰問著


「手...手塚?」免免強強的撐起身體,熊兒還耐著頭上已經被白色繃帶包紮起來的疼痛

「你還好嗎?」攙扶住不二,手塚害怕有個什麼閃失


「恩...我沒事...」


「怎麼會沒事啊!!你都已經昏迷兩天了!」手塚帶點生氣的口吻喊道


「兩天?」

「我...發生什麼事了?」先是捺一捺額頭,不二才問道


「發生什麼事了?你什麼都不記得了嗎?你和越前為了閃躲貨車的追撞滾下了河堤呀!!」手塚顯得有些驚訝,曾幾何時熊兒的記性變得如此差勁?

 


「龍馬?貨車?河...」

「龍馬呢?他怎麼樣了?」突然的醒悟,不二這才開始慌張

雙手緊緊抓住手塚的手臂,不二著急的逼問著


「你...你冷靜一點!他現在暫時沒事!!」

「暫時沒事?暫時是什麼意思?他人在哪裡?是不是你知道什麼卻不肯告訴我!?」不二擰起的眉似乎不得留下一絲空隙


「我...他...他在走廊盡頭的房間...」


「龍馬他也住院了?他受傷了?」  「帶我去!我要去看他!!」不二硬是逞強的要下床

「你還不能下床...」


「馬上帶我去聽到沒!!我現在就要見他!!」不二反常的怒吼打斷了手塚的話語




那一個時段他做了什麼都記不太清楚了,只知道自己撲向龍馬將龍馬推倒,然後...兩個人翻滾了好幾圈...

就僅僅如此,那接下來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來到了走廊的盡頭,不二只見到英二將頭壓低的坐在被漆成綠色的塑膠椅上

見不著他的表情...

 


「英二?你在這裡...是為了陪龍馬嗎?怎麼不進去?」不二疑問,在門外可以給龍馬打氣加油嗎?

 


那已經憔悴許多的表情,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的自責和壓力...貓貓已經失去原有的活力與開朗


「英二?你怎麼了?為什麼表情這麼虛弱?手塚沒好好照顧你嗎?」不二擔心的道,便望向手塚


只見到手塚...因為不忍心看著英二的模樣而偏頭,那黃褐的眼珠子似乎也難得的充滿淚光


「到底怎麼了?你們...」當不二還存在疑惑中...英二打斷了



「不能進去.....會吵到小不點的...他還在休息...」英二靜靜的說著,而那些話的口氣卻讓不二感到極度的不安

「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們...」語出不詳,不二毫無自覺的回過身...這才明白了英二的意思.......

 


這間病房...和一般一樣,純白,但是...獨特的...

留下一個大大的玻璃窗好供人探望,窗邊還掛著等探望時間一過就會拉起的綠色窗簾

窗台上放著能與室內對談的電話...離窗約五步路的位置擺著每一間病房都有的白床...

 

而床上躺著的...正是一個極度瘦小的身軀......

 


「龍...龍馬?」認清了這間病房裡的病人,不二雙手貼在玻璃上喃喃的疑問


「這...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龍馬會在裡面?為什麼?」「你們告訴我啊!!」猛的一回身,不二想要弄清現況


「那天...你們兩個昏倒在河堤上,據目擊者所言你們是為了閃躲貨車的追撞...路人把你們兩個送到醫院,想辦法通知到我們...」

手塚沉住氣的慢慢解釋


「不是...不是...我要知道的不是這個...他怎麼樣了?現在...」

湛藍,仔細的盯著情人的身影...那原本就已經夠瘦小的身體沒有任何生氣,胸口微微的起伏好像一大喊他就會嚇得忘記呼吸


「就像你看到的...你們兩個的狀況,雖然躲掉了貨車的追擊,但是卻因為滾下了河堤而受了傷」

「我想...當時越前一定很努力的在保護你吧!除了額頭比較重的碰撞,你身上都只留下比較輕微的擦傷...而越前他忽略了自己...」手塚換了換氣接著說

「醫生說...路人把你們送過來的時候,你滿身是血...原本以為是你身上有什麼大傷口...但是,在檢查了之後才發現,那個傷口是在越前的身上...」


回過頭...他知道是自己沒有盡到保護情人的責任...

望著那個極小的身軀,虛弱的呼吸......

 

「那...那些東西為什麼要擺在龍馬身上?為什麼要給龍馬插上氣管?他還能呼吸不是嗎?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

不二激動的吼著,幾次的經驗他知道...那種不屬於身上的儀器硬是要插上是一種很痛苦的承受


「他的後腦受到嚴重的撞擊,可能是直接和石頭碰撞...所以他到現在...都還沒清醒...」

「那什麼時候會醒?...什麼時候?」不二幾乎虛脫的問道...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樣的場景


手塚沒有出聲,因為連醫生都沒有辦法下定論了,他怎麼可以隨便給予保證?

 

 

「不會醒了...小不點不會醒了...」久久不願說話的英二淺淺的說道


「!?」「什麼意思!?什麼意思!?你為什麼說他不會醒了?說清楚呀!!」不二生氣的怒吼,直直的揪住英二的衣領


好不容易才有抬頭的機會...但英二的臉上早已佈滿了淚珠,一顆顆的滾落

紅腫的雙眼不知道哭了多久,沙啞的嗓音不知道吼了多久...緋潤的臉頰不知道忍耐了多久的哽咽......

 

「醫生...醫生說...小不點的昏迷指數只有三...你也知道的...一般人低於四就不會醒了...不會醒了...」

淚水涓涓的落下,英二也不能承受那份痛苦了


「只有三...怎麼會...他還在呼吸不是嗎?不會只有三的!!」不二鬆開了手,愣愣的倒退幾步


「他的呼吸太慢了所以醫生才給他插上管子的...」英二的淚直流不止...

「不會的!」不二回身雙手再度貼上大大的玻璃窗「不會的!不會的!他會醒的!他會醒的!」不二大吼著

「醫生呢?天白呢?叫他們把東西拿下來!龍馬不需要那些東西!他不需要!那些東西...那些東西根本就不屬於龍馬啊!!」


熊兒崩潰似的哭吼著,他從沒這樣痛過...但是這才明白,當時自己住院的時候龍馬都是用什麼樣的心情看著自己

不二的雙手不停不停的敲著那看似不太堅硬的安全玻璃,雖然只有0.5公分但是那樣的寬度又薄又厚...

 


「不二你冷靜一點呀!!」手塚連忙架住不二,阻止著他的激動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明明說過要保護你的,但是我卻連這一點保證也做不到」

歇斯底里的哭吼讓人感到如此疼痛,那脆弱的心不斷的被緊揪不斷的被撕扯...就是說比死還痛苦也不為過啊......

 

「不二快住手!快住手!不要再敲了!」抓著不二不停揮舞的雙手,手塚是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力氣如此弱小


「讓我進去看他!讓我進去看他!我要陪在他身邊呀!!就算...就算昏迷指數只剩三,他一定也能聽見我的聲音!!拜託你讓我進去看他!!拜託你...」

承受不住的身軀,順著狠心隔離的玻璃而滑跪在地上

他恨自己是這麼無能,他恨自己是這麼不能遵守誓言,他恨自己是這麼無法保護今生唯一的摯愛...

...他...什麼也做不了...什麼也保護不了......

 



究竟,是為了什麼...這麼殘酷的考驗總是落在這兩個人的身上...不明白、不明寮...

 

這樣的狀況到底還要持續多久才能夠滿足上天的玩弄...

就放他們好好的守護對方難道是貪心嗎?就讓他們好好的深愛對方難道是奢侈嗎?

 

沒有人能夠回答是或不是, 而這一切都已經無法停止......

 

 

* * *


這些天懇求了好久、請求了好久,不二都一直沒辦法得到醫生們的同意進到房內

畢竟,龍馬的主治醫生,天白,回翼國處理事情去了,現在這裡...沒人可以作主


直到幾天後好不容易才聯絡上了天白,獲得進房的權利

但也只限於不二而已......

 


每天總是照慣例的看著那不斷跳動的心電圖,好讓自己減輕一些擔心

雖然也差不了多少...

 

憔悴的臉蛋早就忘了該怎麼真心的牽起微笑...就算有那也只是會讓人心碎的面容......

熊兒的心埋藏在血泊之中,任誰看了都覺得好不忍心, 但龍馬沒有聽見大家的祈禱仍然沉沉的睡著...

哭腫的藍瞳還沒失去原有的光澤,也許是因為有淚水不斷的滋潤吧...

 


「吶,龍馬, 你在聽嗎?我說了很多話了,你有在聽嗎?」不二平靜的口氣讓人感到意外

「雖然說是要留在醫院陪你但是學校那邊好像沒辦法接受我一直缺席的樣子...你都已經昏睡四個星期又三天了」


「吶...小龍馬覺得我應該要休學嗎?如果不願意的話就快點醒過來告訴我吧...」

哀淒的眼神在這些天來從沒消失過一秒



但是不二知道,他會醒的。畢竟龍馬最擔心的就是自己的課業了...他有強烈的預感, 就快了......

 



 

時間一天天的過,不二還是整天缺席

但是這幾天龍馬的狀況並不是沒有任何起色,熊兒努力的對龍馬說話總是有些效果

昏迷指數好不容易升到九了, 也剛好達到一半...

連醫生們也不禁讚嘆著龍馬的生存意志


他們幫龍馬轉到了普通病房也拆下了一直待在龍馬身上的儀器

這下子,大夥們也不用再隔著0.5公分後的玻璃為小貓加油了



「小龍馬呀...我好累呀...可以讓我小睡一下嗎?」「不過...如果你醒了可要記得叫我喔」

趴在床褥上的熊兒輕握著插有點滴管的小手...不二輕輕的說著,露著惹人憐憫的笑容


不一會兒,熊兒將頭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看著龍馬依舊沒有表情的臉蛋緩緩入睡



『我會...一直在這裡直到你醒來為止......』



-*-*-*-



又過了一天,天色微微的亮起

天空開始染出漸層,白雲的色澤也從灰暗轉變成了灰白好像棉花糖一樣的蓬鬆

房裡的電燈開了一整個晚上,但也不算浪費...畢竟外頭還是一片灰灰的深藍色


緩緩睜開的雙眼,依舊帶著的光澤看似充滿疑惑的閃爍...

順勢,右手一攬,遮住了直往自己雙眼窺視的燈光...擰擰眉,感受著從夢中就不曾間斷的溫暖


坐起身,疑問式的順著那股熱流看向來源...

眼前的少年有一頭密棕色的柔髮,臉上漾著孩子般的睡臉,但又夾雜著幾度成熟的不安...他給人的溫暖好像是如此相近的溫度


小手輕輕的撫著握住自己左手的大手...纖細又修長的手指看起來和質感一樣的好

...不過這樣的動作好像吵醒了夢中人



不二抬頭,怔怔的徵開雙眼看著眼前的人兒...

 

「你...你醒了呀?」愣了一愣,而後換上了一抹清純的笑容

「龍...龍馬?你...你醒了?」不二驚訝到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語


「醒?醒的人是你吧?」疑惑的表情,貓兒不太了解現況的問著

「太好了!這樣一來就沒事了!!」不二沒有放開手反而還緊緊的擁住小貓

「你等我一下喔,我去找醫生來幫你檢查」不二在這幾天綻放出最真心的笑容,但是卻失去優雅換上了孩子般的天真

「我會找先讓英二還有手塚進來陪你的!乖乖待在這裡」不二大手撫上小貓的頭,可愛的笑著叮嚀著


將手放開,轉身就跑出病房...

沒有被觀察到,還愣在床上的小貓,心突然反常的緊揪......就在失去溫暖的那一刻


交代了英二

熊兒興奮的在走廊上攔截一位醫生告訴他龍馬的狀況




「醒了?」

「恩,他醒了!而且還對我說話了」不二說著

「這樣啊,那我們快點過去看看吧!」


醫生和不二就這樣邁著腳步往病房的方向走著


「對了,白醫師剛剛打來了電話說是要你加油」醫生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

「加油?什麼意思?」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他還說他近幾天會忙不過來所以可能暫時回不來了」醫生敘述著

「那他...」不二的話都還沒說完便傳來一聲大喊


「不二!!」跑得極喘的英二慌慌張張的喊著


「英二?怎麼了?」不二扶住英二的雙臂「我不是讓你去陪著龍馬嗎?」

「小...小不點他...他...」英二喘得沒辦法一口氣說完那些梗在喉頭的話「他的樣子不太對勁...好像有點怪怪的」


聞言,不二心一震,什麼話也沒問就逕自跑回了病房







剛才都還面對著的兩個人,聽見了有人闖進病房

這才將臉都面向眼前這位上氣不接下氣的少年...

 

房內昏暗著,燈關了,外頭朦朧的亮光從窗戶照進房間

背光的兩個人看似是這麼疑惑......

 

「龍....龍馬你...」不二喘著氣的緩緩道著


「啊!你回來了啊!」「我有件事想麻煩你幫忙」龍馬露著單純的笑容

「幫忙?」


「恩,這裡不是醫院嗎?我想請你幫我通知我的家人請他們來接我」

「我剛剛請他們兩個幫忙,他們聽完都愣在原地還問我...」


「龍馬...你在說什麼?什麼叫做幫你通知家人?」

不二戰戰兢兢的問,他心裡浮現了一個預感...一個離譜到一種極限的預感


「為什麼都要問這種問題呀?就算你們好心的把我送到醫院也不用硬不讓我回家吧!!」

龍馬皺著小眉顯得有些不耐煩


此言,愣得當場的每一個人...

 

「不二...」看著現況,手塚也沒辦法釐清一切

「好...」不二低著頭看不見他的表情

「你寫下你家的電話、你父母的名字還有...你自己的名字......我就幫你聯絡家人」

不二下了指示,他只想確定眼前的這隻貓到底是怎麼回事


「寫就寫嘛」龍馬努努嘴,拿起桌上擺著的字條,提筆...

 

那支筆就這樣的停在半空中...小手不知道該如何起筆



為什麼...家裡的電話會寫不出來?

 


想了又想...貓兒放棄了此項,接著,想寫出自己父母的名字...還是一樣

筆尖點在紙上卻不知道該讓墨水留下什麼樣的痕跡


最後...就連自己的名字也......

 

貓兒咬緊嘴唇,突然有一陣莫名的生氣惹得他全身發顫

他怎麼會這個樣子?連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珍珠一顆顆的滴落在捏在手裡的白色紙條上


「為什麼?為什麼?我什麼都寫不出來!?」龍馬突然氣憤的哭吼

「為什麼會這個樣子?為什麼會這個樣子?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第一次,龍馬感到自己是如此的無能、無助。任性的哭鬧,一直到有股令人懷念的溫暖將他擁住才肯停止...

 

「沒事的...沒事的...不要害怕.....」熊兒將貓兒擁在懷中讓他別再哭泣,雖然還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但是他知道龍馬已經不記得所有的人事了......

 



「我到底怎麼了...告訴我...拜託你...」已經變得冷靜的龍馬哀求著,他需要知道一切

「不會有事的,我會待在你身邊一步也不離開」

他知道龍馬累了,才剛清醒就又浪費了這麼多的精力身體肯定會吃不消的


看著眼前不相識的"陌生人",龍馬突然感到一陣陣的放心和溫暖...

即使是陌生人也沒關係,他希望自己能一直擁有這樣的寵溺



直到貓兒緩緩的睡去, 不二才將他輕輕的擺至回床上



「...為什麼小不點會忘了我們?」

「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暫時先這樣就好了」不二撥開蓋在小貓臉上的髮絲

「如果硬要他想起什麼...一定生不如死」

不二異常冷靜的說著


「不二...你還好吧?」手塚眼點擔心的問道

「我沒事,你們先回去吧!這裡留給我照顧就好了...」不二沒有正視他們,只是獨自的撫著龍馬的頭


「知道了我們先回去」手塚回答,畢竟他們留下來也幫不上什麼忙

「走吧!英二...」手塚牽起英二的左手

「恩...」其實英二也知道...不二現在很希望能一個人好好的靜一靜,但是貓貓就是難以讓那一層依依不捨的眼神消逝



* *



夜深了,心情也沉澱夠了,該是解決現況的時候了...

不二站在櫃檯邊撥了二、三十遍相同的電話號碼,好不容易接通了...卻沒討論出什麼好辦法


天白雖然是翼界數一數二的巫醫,但是...小貓的身體在之前就已經損傷了一半現在再加諸巫力的話大概連另一半也沒了...

 

但事實上...不二認為...天白一定早就知道了所以那個時候才要他加油

不過他很清楚...翼界的占卜術不管是以什麼為媒介,最多也只能預測出下一個禮拜內會發生的事。所以...他也沒辦法責怪...

 

掛上了電話,不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現在...除了讓龍馬適應生活環境...什麼也做不了了



"嘟嚕嚕"

 

「喂,這裡是櫃檯」櫃檯的護士小姐因為手上的忙碌打開了電話的擴音功能


『喂,麻煩一下,這裡是305號房。這間病房的病人有點情緒不穩,可以請他的主治醫生過來一趟嗎?』

電話的一頭聽起來特別慌亂,也不時傳來物品被摔碎的聲音


「好...好的!我馬上通知醫生」


"305?這間病房是...

 



* 3 0 5 病房 *


「出去!出去!都滾出去!」貓兒竭盡所有力氣的嘶吼,彷彿整間醫院都能傳遍

「越前先生,請您冷靜一點呀!您的身體還不能亂動呀!!」一群護士們慌張的架住龍馬,但是力氣似乎還是不太夠


「既然要走,就全部都離開我的視線!不要待在這裡礙眼!!全都給我滾開」龍馬不停的揮舞被抓住的手腕

「越前先生,快住手呀!!」

「我叫妳們放手!妳們聽不懂啊」"唰"的一聲龍馬將桌上的瓷器全摔落在地上


「龍馬!?」前腳才剛踏進病房,迎接他的便是滿地的瓷器碎片




「龍馬,你這是在做什麼!」看到這樣的光景熊兒當然是緊張的邁向前阻止小貓

「我做什麼都不用你管!放開我!放開我」龍馬更是激動的揮著雙手


「不二先生,您來的正好!快幫我們阻止他吧!病房裡的東西都不夠他摔了...」一位護士慌慌張張的向前苦求


「龍馬,你快點住手!這樣會給人家添麻煩的!」不二緊緊的抓住龍馬的雙腕阻止他的揮動

「添麻煩?那也包括你嗎?」龍馬停下了揮動猛然回頭,但那表情卻讓不二更為震驚


雙瞳意外的紅腫,清澈的淚水輕撫過龍馬哭得慎紅的臉蛋


「龍馬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我發生什麼事不需要跟你報備!也不需要讓你知道!!

你這個騙子,離我遠一點!滾開我的視線!我不要看見你!你這個大騙子!!」

貓兒的哭吼突然之間越來越厲害,還不實的提出莫名的抗議


「龍馬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你懂不懂都無所謂!反正我只會給人添麻煩而已!!所以你也不需要救我,死掉救死掉我一點也不怕」

說著哭著,龍馬激動的要抽出還插在血管裡的點滴管


「快住手!不要...」

話都還沒說完大量的鮮血便噴灑在不二的白色襯杉上



「龍馬!龍馬!你沒事吧!?」不二擔心的眉頭深鎖



「你說過...你會待在我身邊一步也不離開的...但是...你沒有......」龍馬倒在不二的懷中,淚混合著血滴染在不二身上

「龍馬,你...」是因為這句話?所以才這樣無原無故的發脾氣?

看著龍馬就要闔上充滿淚光的雙眸,不二才回過神來


「妳們還愣在那裡幹麻!!快點幫忙止血呀!!」不二緊張的吼到




看著不二擔憂的表情,龍馬似乎很滿足的露出微笑沉沉睡去......

 


-------------To be Continued-------------




背景音樂--MID音樂廳-True light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