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閱讀----檢視→字型→較小

※純屬自述同人故事如有與原著不符抑或是不合邏輯處敬請見諒 ( 毆飛 ~~
















 

如果可以,我期望那個受重傷的人是我...

 





「該怎麼辦...明天如果再不去學校的話就真的得辦休學了」熊兒傷腦筋的在走廊上自言自語

「但是...小龍馬明天又要接受全盤性的檢查...不待在醫院也不行」不二輪流看著手上的兩張單子

並不是猶豫要選擇哪邊...只怕真的執行了他想要的...到時龍馬恢復記憶肯定要大開殺戒了...

站在病房的門前不二傷腦筋的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龍馬...」

才剛踏進病房,那一切的光景又嚇壞了他...

 

硬被掀開的被褥還殘留著熟悉的餘溫

空無一人的病房還殘留著孤寂的氣氛


* * *


『妳知道嗎,那個305號病房的小鬼』

『知道啊,.我當然知道』『聽說他把病房裡的東西都砸壞了呢』

『是呀!真是個超級任性的小孩,就是家裡錢多好了,也不用給那個照顧他的不二先生難堪啊』

『就是說嘛!!害不二先生還到處跟人家道歉』


幾個護士就這樣在走廊上的一個角落聚成小圈討論著口裡男孩的不是


『看人家不二先生長得這麼俊美肯定是有女朋友了,怎麼還會自願留在醫院照顧這個孩子呢?更何況那個孩子還忘了他,把他當成陌生人』

『而且聽說不二先生要是再不去學校上課的話就要被退學了呢!』


『總之...那孩子真的是太過無裡取鬧了』


一句一句,難廳的話語環繞在男孩的腦裡

他並不在意她們把他說得多難聽,而是在意著他對"不二先生"帶來的麻煩...

 

蹲在走廊邊的龍馬,屈膝思考...

他感到不同的孤寂,好像是這麼害怕這麼擔心...那是一種用筆墨所無法描述的情緒...

「對不起...請問一下,你有沒有看見一個頭髮是墨綠色的男孩子?」一個好聽的嗓音帶著它不該有的擔心

「抱歉,我好像沒看見」一個拿著紀錄表的護士這麼回答

「他差不多只有這麼高而已,請妳再想一想」男子比著矮他差不多有16公分的位置問道

「我...我真的沒看見呀」護士慌了一下,結巴的回答

「這樣啊...對不起耽誤妳的時間了」心頭一冷,男子低下了頭


「那個人...」貓兒在腦裡回想著一些面孔

...是救了他的"不二先生"

 

猛然的起了身

貓兒不能讓他找到自己...會給他添麻煩的

起身就要離開,但卻因為屈膝過久而讓雙腳麻痺沒辦法施力行走...搖搖欲墜的身體......

 


被一雙溫暖的大手給保護著......

抬起頭,只瞧見那雙充滿憐惜的藍眸正盯著自己

愣了一愣,才意識到...該是離開了


「你...你放開我」掙脫著的雙手使不出力氣

「龍馬!龍馬!你冷靜一點!!」不二慌亂的平撫龍馬的情緒

「我不需要冷靜!你放開我!!放開我」貓兒又是一陣不穩定的吼鬧

「我現在放開你,你會跌在地上的!!」不二的一陣怒吼才讓龍馬停下了動作...

 

「我...」泛著一些些淚光,貓兒好像要掉下淚來


「龍...龍馬,怎麼了?是哪裡不舒服?還是哪裡痛?」看著龍馬的淚水,心不自覺得的胡亂問了一堆

「我先帶你回房再馬上去找醫生...」慌慌張張的不二,打算要扶著龍馬回房

「不用了...我沒事......」看著不二焦急的模樣,龍馬只是感到一陣自責

「那你是怎麼了?怎麼會...」


「我說了沒事就是沒事!」猛然的說出口,才發現他不只打斷了不二的話還拒絕了他的好意「我...」



「你...!!」

瞬間,龍馬的身體像浮在半空中一般的輕盈

「我們先回房間吧,什麼事待會兒再說」不二更是強烈的打斷...忽然的將龍馬橫抱


貓兒被強行的抱回房間,但不二終於是鬆了一口氣了...貓兒沒有不舒服也沒有受傷



「我...是不是一個沒人要的孩子...」龍馬低著頭喃喃的問著

雖然聲音小但不二也能清楚的聽見

「別胡說,小龍馬才不是沒人要的孩子」不二帶點生氣的回答,便輕輕的將龍馬安置回床上

「那為什麼我出了這麼大的事,我的父母不來看我!!」


看著龍馬的雙眼,不二清楚的知道...貓兒的孤單


「他們不是不來看你,而是不知道要來看你...」不二拉拉單薄的棉被替龍馬蓋上...也許,要再多加一些能保暖身體的厚被

「不知道要來看我?什麼意思?」

「我怕他們擔心所以沒告訴他們...」


「你認識我的父母?卻沒告訴我?我醒來的時候你還讓我寫他們的名字,裝做不認識我?你到底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


「龍馬...」不二輕輕的摸著龍馬的頭,就好像安撫小孩一般的截斷龍馬要說的話

「你的情緒很不穩定,我還不能對你解說太多事情。但是...我絕對不會做出傷害你的事,所以...我希望你能相信我」湛藍的眸子,幾度深情的望著小貓使龍馬冷靜

「現在我只能先告訴你一些重要的事情...」


「第一,你的名字...」拿起了一旁櫃子上的紙筆,不二輕輕的留下幾道痕跡

「越 前 龍 馬」龍馬接過不二遞的紙條...上頭的字像女孩子一般的秀氣又像男孩子一般的有力

「這是你的名字,好好要記住」


「第二,你的父母現在人在美國不是說回來就回來的,我也不會因為你失去記憶就打電話勞駕他們」

「第三,明天醫生會給你做全盤性的身體檢查,我要你乖乖的聽話」

「第四...我明天不能陪你了,我得回學校處理事情」


「但是我不想一個人...」


「我不會丟下你的,放心吧」不二輕笑著「我會早點回來的」那樣的笑容牽起了龍馬從沒見過的溫柔

「就這四點,明白嗎?」


「我知道了,我會等你回來...」


「我就知道小龍馬最聽話了」輕輕的稱讚,聽起來像是哄小孩一般的甜言蜜語卻讓龍馬更覺得安心


「那你的呢?」龍馬低著頭輕語問著

「恩?」

「你的名字呢?我還不知道...」

「我的名字...」拿過龍馬手上的紙條,再次的劃過痕跡

「不 二 周 助?」疑問式的念出排在自己名字之下的日文字

「恩,這就是我的名字了」讓人心暖的笑不停不停的在龍馬面前綻放,不二...感到慶幸,自己並沒有逃避龍馬失憶的發生

指頭輕輕的撫過那親切的四個字,好像在哪聽過一樣的陌生...

「那我是要叫你不二還是叫你周助呀?」回頭,貓兒露著以往的可愛

「呵呵,這個都可以呀,我不介意你叫我什麼」

「那我叫你周助吧!!」貓兒一綻,那許久未見的的角度好不容易被牽起

「咦?為什麼?」

「因為你叫我龍馬呀,既然不是叫我的姓那就是跟我很好的人囉!所以叫你周助應該不為過吧?」

「呵呵,龍馬的腦筋還是一樣好呀!」一種寵溺的笑,讓不二獲得真正的高興...即使是失去記憶的龍馬還是願意直呼自己的名字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明天還要檢查身體呢」


熊兒笑笑的叮嚀,讓龍馬第一次沒有不安的熟睡......

 

事情有了好轉

龍馬對不二了有新的認識...他已經不再是別人口裡的"不二先生"也不是自己口裡的"陌生人"...而是為了照顧自己才留在這裡的"不二周助"

貓兒有一種明確的直覺,...眼前的棕髮男子...一定會不顧一切的保護著他


* * *


天氣的晴朗出乎意料之外,日子又過了一天

測驗,似乎已經不太讓人在意、抱怨

只要狀況沒有再繼續惡化就已經是老天給的恩賜了...

不二將龍馬交代給醫生後就往學校去了


這一天,兩個人都各忙各的

不過卻有一種異常的默契,當彼此閒暇時總會不自覺的對著窗外看...是發呆還是在思念,誰也看不出來...

 




夜,緩緩的來臨。空,染上以往的黑藍

也許還不算是深夜,畢竟現在也才十一點多而已。但是通常在這個時候,乖孩子們早就熟睡了......

 


倉促的步伐夾雜著眾多的慌亂,眉頭緊緊的揪著擔心得無法鬆開

「糟糕,居然搞得這麼晚。明明答應小龍馬要早一點回來的」氣憤的自責,熊兒又食言了


到了病房門口,慌亂的思緒讓不二完全忘了要敲門的這件事

一進門就大喊...

「龍馬,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只是眼前...

龍馬不但沒待在床上熟睡反而還打著赤腳站在門前,將頭壓低

「龍馬?」

看著不語的小貓,不二以為貓兒又鬧脾氣了

「對不起,龍馬,我知道我回來晚了但是我是因為...」不二的話都還沒說完便被一個擁抱給止住...

 


「怎...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熊兒疑惑,他可是第一次看見有人這樣鬧脾氣的


但是隨即一陣陣的啜泣馬上讓不二打消這樣的想法


「我以為你不回來了」小手緊緊不放的抓住不二的大衣,龍馬的身體不停的懺抖著

「龍...」


「我...以為你丟下我不回來了」

啜泣聲逐漸的加大,即使是將臉頰全埋進了不二的胸口...

...還是能感覺到龍馬的貓瞳已經哭得紅腫

「我好怕...我好怕...真的好怕啊...」那種害怕難以形容,只能說真的好害怕好害怕啊...

「如果連你也不要我了...我真的就沒地方去了」


輕輕的闔眼笑了笑

「小龍馬...」

「別哭了,我不是回來了嗎?而且我不是答應過你絕對不會丟下你的嗎?」


熊兒雙手溫柔的捧著貓兒紅潤的臉頰,露出有點無奈的笑容

曾幾何時在小貓的心裡,他這個陌生人已經變得如此重要了呢?

 


「但是...

...你也答應我會早點回來的」龍馬的表情突然顯得有點生氣

「原來你真的在生氣呀...」不二有點無奈的苦笑漸漸加深


「我當然生氣,我檢查完身體之後從四點就一直再等你了耶!!」努努嘴,貓兒任性的型態又完整重現

「而且連菊丸學長他們都來看過我了」

「英二?他們?」

「就是阿桃學長他們啊!」

「你認得他們的名字?」

「你在說什麼啊?我怎麼可能認得啊?」「當然是他們自己介紹給我聽的啊」擺出叉腰的可愛模樣,貓兒的情緒可真是陰晴不定啊

「你沒發燒吧你?」龍馬伸出小手量量不二的額溫


抓住小貓的手腕,不二笑笑的回答「當然沒有」

「那...你應該跟他們聊了很多話吧?」

帶上了門,不二示意著要龍馬先回床上

「恩!他們說了很多他們的事情,也說了以前的事」雖然表情很開朗,但總覺得有些落寞的笑慢慢浮現

「怎麼了?看你好像不太高興」不二有些疑惑


「沒什麼啦...只是他們說的......」

「你都沒印象是嗎?」不二淺淺的試問

「恩...」


「這是正常的嘛!小龍馬現在是失憶呀」不二笑笑的輕撫著貓兒的頭安慰他

「可是...」

「對了,身體檢查怎麼樣了?」這算是巧妙的牽開話題嗎?怎麼好像有點免強似的

「這個啊~醫生說明天報告才會出來」

「這樣啊~要等到明天...」


「恩?」


「對了,明天開始我得回學校上課了!你要乖乖的待在醫院知道嗎?」

「咦?明天要上課了?」

「恩,加上我還要去打工...可能會比較晚才回來...?龍馬?」

「你是不是討厭我了?所以才用這種方法逃避我...」龍馬低著頭好像又要哭了一樣

「怎...怎麼可能討厭你嘛!你別胡思亂想的」


「你要是再亂想我可真的要生氣了」不二皺皺眉,像是生氣的望著龍馬

「但是...」

「我九點就會回來了!除非真的不得已我也會打通電話通知你,好嗎?」不二詢問著,他知道龍馬一定會同意的

「我知道了,我不亂想了」「不過,你一定要快點回來喔」

「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我會很快就回來的」不二笑著回答

期待著,貓兒能讓他更覺得他自己是如此的重要...

盼望著,貓兒能早日恢復與他所共有的記憶...

 

也許難,但是...相信...他們會熬過來的

畢竟事情正一直一直在好轉吶...............

 


..*..*..*..


「根據檢查的報告,越前先生的身體正在恢復中,看來只要好好休息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

「真的沒問題了?」不二並不是不相信醫生的技術,而是害怕有什麼萬一

「是的,確定沒問題了」

「不過還要再住院二到三個禮拜,前一個禮拜我會開藥讓他服用雖然苦不過可以幫助他的體質調養」

「第二、三個禮拜只要在家靜養就行了」醫生笑笑的不二叮嚀道

「恩,我知道了!謝謝你」不二高興的和醫生道了謝,就要回房

「對了,還有一件事...」

「恩?」




『是有關越前先生失憶的事...』

『檢查的報告裡並沒有提到這件事...

我想應該是當時受到了精神上的刺激才造成的,或者...是頭部碰撞的時候出了問題,不過這一點我們會盡快查出來的,請你放心吧...』



「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突然覺得這麼不安」撫著自己的胸口,腦裡還思考著前幾天醫生說的事

熊兒喃喃自語的陷在一股不詳的氣壓之中...

 

「周助?你怎麼了?幹什麼發呆呀?」貓兒疑惑的問道

「啊!沒什麼!!」回過神來,熊兒才發現自己已經站在龍馬的面前

「怎麼會沒什麼?我看你都不知道神遊到哪去了」貓兒可愛的嘟嘴嚷到

「真的沒什麼啦!」「對了!剛剛我經過櫃檯...」

「恩?」


「我聽護士小姐說...你這個星期都沒好好吃飯」皺皺眉,不二似乎不喜歡龍馬這個模樣

「我...我才沒有不好好吃飯...」偏過頭為低著,心虛的口氣一出,早一步預知貓兒輸了

「那為什麼不直視我的眼睛回答我?」不二深深的雙眼直視著龍馬,他知道龍馬說謊的習慣...

「我才沒有不直視你說話,我只是...只是這個星期胃口不好嘛!!」說歸說,龍馬依舊是看這床邊的地面回答

「說實話龍馬」咄咄逼人的不二可是要比乾的冷笑可怕幾百倍了「為什麼不吃飯?」


「我...我...」結結巴巴的語氣,龍馬已經沒有任何藉口可言了「還不是那個藥難吃我才不想吃飯的嘛!!」龍馬惱怒的神情加上莫名其妙的怪論,看起來煞是可愛


「你是...想不吃飯就可以不吃藥嗎?」淺淺的笑容,不二真的好想抱住龍馬誇獎他的可愛

「不是這樣嗎?這是菊丸學長說的呀」

「呵呵,理論上是這樣沒錯但是...不吃藥可是會延長住院時間的喔」

「咦?真...真的嗎?」極度想回家的龍馬聽見這句話,開始覺得後悔

「是真的啊~」不二的笑容溫柔又無奈

「那...那我還要住院多久啊?不能回家嗎?醫生不是說我已經好了,只要觀察就好的嗎?」著急的龍馬,像小孩一般的天真

「恩...還要再留兩個星期吧」捉弄式的微笑,不二得好好懲罰這個不夠聽話的小鬼

「還要這麼久啊...」垂頭喪氣的龍馬好像失去動力一樣的無力


「不過...只要你這兩天乖乖的吃藥,我就考慮幫你跟醫生說情」

「咦?可以嗎?」

「恩!可以呀!不過你得乖乖吃藥喔」

「我...我知道了!我會乖乖吃藥!這樣就可以早一點回家了吧」笑得開朗,龍馬的面容已經不像之前的憂愁了

不二燦爛的回笑,像溫暖的微風一樣


這幾天的相處,讓龍馬百分之兩百的信任著不二

雖然他什麼都不記得了,但多少也在英二一行人的敘述下想起一些往事...

漸漸想起與學長們共有的記憶...一起進行比賽、一起接受訓練、一起獲得勝利、一起玩樂...

 

只是...這些記憶總有一個空缺,那個模糊又熟悉的影子讓他不能了解...

在腦海裡總是不自覺的尋找著不二的身影,不過每每落空...

畢竟不二從不告訴他自己的事情,好像在害怕一樣的閃避


他想知道...有關不二與自己的記憶

他是比任何一個學長都還保護自己的人呀!怎麼可能會找不著有他的影像呢?

 

 


也許是老天知道...這樣的測驗還不夠深入

對於這兩個人的未來還要有更殘酷的折磨才能測出他們真正的內心,即使明眼人都已經看得出來...

 

不二的承諾,龍馬的遺忘

想反的兩個方向,要在什麼時候才能會合?

如果兩個人都能不自覺的回首相望,是不是就不用兜一個這麼大的圈子了呢!?


 


-------------To be Continued-------------




背景音樂--MID音樂廳-True light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