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閱讀----檢視→字型→較小

※純屬自述同人故事如有與原著不符抑或是不合邏輯處敬請見諒 ( 毆飛 ~~
















 

工作到了一段路,不二也邁向回家的路上

撐著透明的傘窺視天空...不祥亦或是太過平靜?不二感到略微的不對勁...

 

"噗嚕嚕~?"放在口袋裡的手機響了


「喂?」


「幸村?」


「啊...不好意思,我最近忙了一點。我現在馬上過去」


「嗯嗯,那先這樣了!」


好像自言自語的對話,不二反身走向另一條路...


 

 

...熟不知,不祥的事正在進行......

 


......


嘩啦嘩啦的雨聲,更顯得雨勢的滂沱...就好像是瀑布一般


「我回來了!」就算是打了傘,身體仍然溼透的不二終於回到了家


拍拭完身上的雨珠,不二換下鞋子也像平常一樣的整齊擺放一邊...

但是這時才發現...平常的那個可愛嗓音...不在了?


「龍馬?」看著屋內...靜悄悄的。不二這才開始察覺不對勁

「龍馬,我回來了~」在嘗試,不二加大了音量


但是屋內卻依舊沒有任何回應

慌了,不二開始緊張。丟下了手上的書包,熊兒在房裡亂竄...


但是...沒有就是沒有,連個影子也沒見著


「跑去哪了!?我不是交代過的嗎?」不二皺著眉,思考


"嘟嚕嚕~"這次,換是室內的電話響起了


「喂?龍馬,你跑去...」著急的不二根本想都沒想就脫口


「是...是醫生啊...」醫院打來的?


..


「不二先生,我們想先通知你...」


『什麼事?』


「越前先生的身體狀況...可能不再被允許回覆記憶了...」醫生翻弄著手上的表單


『不...不被允許?』不二的聲音顯得緊張


「您先別激動,我會慢慢告訴你的...」

「根據新的報告...越前先生的身上還殘留一些巫力,而那些巫力聚集比較嚴重的地方...剛 好是腦部」


『腦部?這是什麼意思?你們之前不是檢查過沒問題了嗎!!!』不二怒吼


龍馬不見人影他就已經夠傷腦筋了,居然現在還對他說這些


「這點...我們真的很抱歉」


『抱歉有什麼用啊!要是龍馬有個什麼...』


「不會的!!不會有事的!只要不是過大的刺激就不會影響到」醫生連忙的堵住不二的話

「不過...我們還是建議...」





"喀!喀!"門口的門打開了...


「我回來了...」是龍馬,小貓的聲音傳進了不二的耳裡...


「啊...」「醫生,我等等再打給你。先這樣了」


『但...但是...』

醫生的話都還沒說完,不二便已經急著將電話掛上




「龍馬,你跑去哪了!!我不是交代過你要乖乖待在家...裡的...嗎?」

掛上電話的不二慌慌張張的說著,直到接近了玄關...才看見眼前差點沒把他氣死的畫面


「天啊!龍馬!!你是怎麼了!?傘呢?外面下這麼大的雨出門沒記得帶傘嗎?」

眼前濕淋淋的龍馬讓不二嚇得倒吸一口氣


「...傘...掉了...」龍馬低著頭,聲音顫抖的說著

「掉了?既然掉了為什麼不再買一把呢!?你這樣會感冒的」不二著急的走向前

「對...對不起...」龍馬的身體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更讓不二擔心了

「好了!先別說這些了!!快上來把身體弄乾吧!!」看著龍馬的身體如此虛弱,熊兒何嘗只是擔心而已?

「嗯...」

坐上了玄關,龍馬慢慢的換下已經溼透的鞋子


「來吧!!」不二伸出手,打算攙著龍馬進房


但是才剛起身的龍馬還來不及抓住不二的大手便失去力氣的往前倒去...


「龍...龍馬!!」嚇了一跳的不二根本還來不及反應,只能愣愣的將自己的身體當作躺椅跌坐在地



「痛...」不二喊了一聲「龍馬?你還好嗎?」愛操心的不二看著懷裡的龍馬問道

「沒...沒事」虛弱的龍馬喘著氣

「怎...怎麼了?」看著龍馬不對勁的模樣,不二突然感到內心激烈的動盪...


「周...周助...」龍馬沒有回答,只是更虛弱的喊著情人的名字


全身早已沒了力氣的趴在不二身上...卻不知道哪來的堅持....讓龍馬的小手緊緊緊緊的抓住不二的上衣

「我今天...去那裡了...昨天繞過的路...」依舊喘著氣的龍馬帶著些微些微的害怕


「龍馬!我不是說過不準的嗎!!你為什麼還....」聞言,不二的眉更是皺成一團


「那裡...的記憶好嚇人...好嚇人...」說到這裡...龍馬的手更是揪緊了

「龍馬...」


「但是你沒告訴我...河堤...更嚇人...」「嘔!」一陣噁心和血味襲上,龍馬要說的話還沒說完呀

「咳!咳!咳!咳!」強烈的咳嗽讓一直積在貓兒嘴裡的血液全都流了出來


「龍...龍馬!你別嚇我啊!!到底是怎麼...」


龍馬的小手再一次緊緊的抓住不二...

「但是我很高興...」「咳!咳!咳!」血花四濺,噴灑了滿地...包刮不二的白色襯衫.......

「別說了!別說了!!」著急的不二根本還來不及理清自己的情緒,任意的讓兩行淚水流逝

「...記憶好像...已經找回一...半了......」語畢,失去全部的力氣...龍馬終於疲累的倒在不二身上......


「龍馬!龍馬!!你醒一醒呀!別這樣!別這樣!」不二激動的搖晃著龍馬...但是...貓兒沒有任何反應

「醫院!!」「你撐著點!我馬上送你到醫院去」慌張的不二將龍馬的手攬在自己的頸上,試圖抱起


只是...


「不用去醫院了...」一個冰冷的聲音這麼說著


聞言,不二激動的抬起頭

「白...?」不二膛大著眼睛看著眼前表情依舊嚴肅的巫醫


「把他給我」命令,天白冷艷的表情讓人不敢違抗...不二愣愣的將龍馬交給天白


接過小貓的天白小心翼翼的橫抱起龍馬

「準備乾淨的熱水和毛巾」語畢, 在沒有人的帶領之下天白直直的往龍馬房間走去

「知...知道了!!」




「痛嗎?」天白突然自言自語的問道


「身體都已經這樣了,為什麼還要免強自己?為了那樣的人真的值得做到這種地步嗎?」天白的眉微微的一皺


「如果這麼肯定,就通過測驗給我看」仍舊,天白不停不停的說著


巫醫輕輕的將龍馬平放置床上

「把他弄乾淨之後再叫我進來」又是一個命令,天白步出了龍馬的房間


不二不清楚天白剛剛的話是對誰而說,但是他有種直覺...龍馬不會有事的......


 

熊兒幫小貓換上乾淨的衣服後,讓天白進行了簡單的治療...

雖然只是將龍馬體內的氣息緩和,但還是讓不二擔心不少

畢竟龍馬的身體已經不能再利用巫力治療了


「龍馬他...」在天白跨出房門時,不二擔憂的向前想詢問現況

「越前先生發病的原因我會查清楚,你現在只要陪他就好」天白依舊冷言冷語的命令


「但是...」

「還有,弄一些清淡的食物給他,別刺激他的喉部」

「我...我知道了!」戰戰兢兢的不二應了個聲



直到聽完交代、送走巫醫,不二才慢慢的走進廚房...

 


「答應我...你不會有事的......」




* * *


漆黑,這裡是一如往常的夢境...但是...

像這樣一片黑鴨鴨的景象...有多久沒見著了?

人兒茫然然的杵立在黑暗之中,莫名的一陣微風輕輕的吹拂著...沒有任何感覺...和語句可以形容...

 

"這裡是哪裡...夢嗎?"

看著腳下...那如鏡子一般透徹的水面映著自己的模樣,一道道亮藍色的波光漸漸散開

聽著耳邊吹送的風聲貓兒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寒冷或是涼爽


「龍馬!龍馬!求求你快醒過來呀!醒過來呀」

很熟悉很熟悉的嗓音帶著本該就不屬於他的哀傷與悲棲


"周助...?"

迷茫之中貓兒瞇著雙眼探查著眼前的光源...

波光漸漸漸漸的延伸到自己的腳邊,微愣的龍馬終於更確定眼前人的身分...


那個人...離他有一段距離

他跪坐在地上哭得好傷心好傷心,淚珠不斷的劃開水面

而...落淚的原因不是別的...正是被緊抱在懷裡的人兒

完全沒有氣色的臉蛋蒼白的好無生氣,沒有任何元氣的攤死在不二的身上...

 

"那個人...!!"

膛大著雙眼,貓兒似乎也不能相信眼前所見的


「你不能這樣丟下我啊...你不能啊...」


"我...我沒死啊!周助...我在這裡!就在這裡呀!!"

想要向前、想要出聲卻好像被人抑制似的!動也不能動、說也不能說...


 

 

哭夠的不二突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和情緒

「不會分開的...我們不會分開的」


嘴角微揚,不二的笑容讓人為知心碎...

 

"周...周助?"


「我馬上就會來陪你了...」

說著,不二便輕輕的抱起躺在身上的貓兒

「你會等我的...對吧?」

邁步,不二慢慢的向前走著



眼前的景象更讓龍馬疑惑...為何......

自己明明是站在水面上...而不二卻能走進水裡慢慢消失...

 

"別這樣...別這樣...我拜託你!別這樣啊!!"

貓兒張口卻怎麼也出不了聲,只能眼睜睜的看整個水面掩蓋不二


"拜託...讓我能喊出聲啊!讓我叫住他啊!"

龍馬的淚珠早已匯集成河...無謂的哀求...他不知道現在還能對誰求救

"我不希望你死...我也不要你死呀!"

無力的跪在水面之上,貓兒的啜泣也只是增加更多


「周助!!」




最後...竭盡所能的嘶吼......

 


*...


「龍馬!!?」

在門外就聽見貓兒哭喊的聲音,不二想也不想的就衝進房間

但是...龍馬沒醒只是不停的哭鬧掙扎...


「龍馬?龍馬?你怎麼了?」

不二試圖喊醒龍馬,免得他與惡夢相處太久



一直到不二抓住小貓的雙腕才將他喚醒...


「周...周助?」滿身是汗的龍馬還為反應過來的看著不二

「還好嗎?是不是做惡夢了?」不二皺著眉輕輕的問道


「我...」龍馬的眼眶不知為何的瞬間充滿淚水

「嗚哇~~~~~」那樣唏哩嘩啦的哭聲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不捨

「龍...龍馬!?」熊兒瞪大著雙眼錯愕著龍馬的動作


好少好少, 龍馬幾乎是不會突然這樣抱著他大哭呀!!

 

龍馬放縱的哭著,不二雖然不清楚原因但還是輕輕拍著他的背安撫他






「周助...答應我...」緩和下來的龍馬帶著哽咽靜靜的看著不二


「假如我真的死了...,要好好的活下去...可以嗎?」龍馬知道他說出這種話,不二鐵定是會生氣的...

 


「不准說這種...」

「我是說"假如",...可以吧?答應我」琥珀色的貓瞳夾雜著滿滿的哀求


惡夢,太過真實。他知道...如果哪一天真的發生了...他一定會跟夢裡一樣...輕生......

 


「那...龍馬呢?」「"假如"我死了...」不二反問

「假如周助死了,我一定一定會連周助的份也一起活下去,而且會活得比現在更好!!」

龍馬慌張的說著!!他不希望在這樣的答案裡夾雜著任何的猶豫

「龍馬...」不二輕輕的扯開笑容,摟住他今生唯一的摯愛...

 

「你真的好讓我感動...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真的都好讓我感動」


他慶幸著...一切的開始即使還不知道結局如何,但人生有這樣一次愛戀也該足夠了...


 

「周助...」貓兒沉溺在不二的懷中,那樣濃郁的蘋果香絲毫沒有改變...


 

也許一開始就已經注定了...

這兩個人的羈絆會永遠永遠牽連在一起,不被允許分離...

 


*.*.*.*.



隔日

窗外朦朧,絲毫沒有昨夜下雨的跡象

交代了龍馬要好好照顧身體後,不二便趕著出門上課

也許這樣做並沒有盡到戀人的責任

但是已經有一半記憶的龍馬怎麼可以允許自己和之前一樣任性的要求不二請假呢!?


即使,胸口有種悶悶不詳的預兆....

 


......


街道上,已經滿滿都是耶誕節的氣氛

再幾天...只要再幾天後...事情一定就能圓滿的過去吧?


看著每一戶每一家的裝飾

不二想起了去年和龍馬第一次獨自過的生日和聖誕.........好懷念呀

也許今年也會跟明年一樣的美好......


 

* * *


睜開雙眼,龍馬已經睡了一整天

就連窗外的天色都已經變得昏黃


睡累了,連眼睛都跟著痛...

捺了捺額頭,龍馬好不容易才得以坐起身,呆滯了一會兒,貓兒終於決定起床


清洗了臉,也吃了已經冷掉很久了"早餐"

 

一個人待在家裡真的是無聊至極,貓兒在屋內閒晃終究還是晃到了不二的房間

白色的窗台,龍馬選擇坐在上面望向窗外發呆...


「剩下的記憶怎麼半呢?應該還有個地方是我沒去的呀...」撐著下顎,貓兒絞盡腦汁的思考


「嗯?」看著窗外呆愣許久的龍馬,見著了一個身影



「周助回來了!!」好像寵物迎接主人的心情,貓兒跳下窗台

想再不二進門前打開門給他驚喜...

 





只是...就差這麼一步......

 

「不二」

一個冷沉的聲音在門外喊愣伸手準備轉下門把的兩人


「醫生?」門外已傳來了不二回應的嗓音

"醫生?醫生怎麼會來呢?"貓兒疑惑



「越前先生的身體,很糟」

依舊沒有任何臉部表情的天白這樣的說


「糟?什麼意思?」不二不了解

「我檢查過原因了,但是那是什麼並不重要」「我只是來告訴你,最好不要讓他再受到刺激」

「什麼只是?他是你的病人,難道你不打算救他嗎!?」

激動的不二完全忘了眼前的人隨時都能要了他的命...

熊兒憤恨的揪著天白的衣領


「那不是病是你們的測驗,我是醫生不是能掌握生死的上蒼」「你們的問題自己解決」



天白不是不在意而是因為那是規定

破壞規定的人並不會有所懲戒...該受罰的會是待在規定圈子裡的不二和龍馬...


「那我該怎麼做!!說啊!!該怎麼做!才能保住龍馬!!」不二沒有鬆手只是更激動的嘶吼

湛藍的珠子閃爍著深遂的憤怒

「我說過,自己解決。那是你們的測驗不是我的」平淡的口氣...難得天白沒有任何還手的動作

是同情亦或是希望不二冷靜思考...


「你們能不能通過測驗是看你們自己,並不是聽取別人的意見」




「我...我知道」不二低下頭「對不起,我剛剛太激動了」

「我先走了」天白沒有回應,只是逕自的轉身離去



該怎麼做才好...已經沒辦法了......

唯一不讓龍馬再有刺激的方法...就是.........


不二倚著頭,他不想這麼做...他會違背誓言的


門內的龍馬也早已無力的倚著門滑落坐在地


安靜,沉重...


 

門外 好久沒有動靜,有動靜的反而是屋內...

 

"嘟嚕嚕~"電話響了

響著...直到龍馬接起了電話,無力的回應


「喂...」


『龍馬?你現在可以到小橋那邊一下嗎?我有話想跟你說...』

遠端的人...聲音也好沉重...


「嗯,我現在就過去」

龍馬掛上了電話,不知不覺的...水珠劃過臉頰滴落在手背上...

他知道...不二要對他說的


雖然清楚不二是因為沒辦法了才這麼做...但是他就是無法控制那樣的情緒呀.........任想,誰都不行吧?

 


*.*.*


河面的水說急不急,但卻讓人感到寒冷至極

不二望著河面等待著情人的到來...

 

「周...周助」貓兒喚了個聲


「龍馬...」不二回過身,看著眼前依舊是如此嬌小的人兒...


「我們...分手吧,好嗎?」即使多麼多麼的不情願,他也不能再將這句話收回


龍馬知道的...他很清楚...「你在說什麼啊!?」免強的撐起笑,貓兒的臉頰好僵硬

「我們又沒交往過,你說什麼分手啊?」


不二看著龍馬出乎意外的笑著,大大的吃驚

但是...

就算是心痛也不能輕易的表現出來...


「說...說的也是,我們沒交往過」不二將身體撐在橋的扶手上

「那...我們」


「我今天晚上會到菊丸學長家借住的,不用擔心」貓兒打斷了不二,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那樣的笑好虛偽,好無奈...

「嗯...」低著頭,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才好

只知道自己的心被龍馬惹得好疼、好痛


「對了!」貓兒將雙手繞向頸後「這個...丟掉吧!!」

"幸福"被主人懸在半空搖晃不定

龍馬期望著...戀人可以快點投降,這樣的戲碼讓他快無法壓抑情緒


不二瞪大著眼睛,他不知道龍馬這麼做的用意為何

但是他的心大概早就被撕成碎片了吧!?


「我想...我大概再也見不到"幸福"這種東西了吧!?」苦苦的笑,龍馬執意的將"幸福"遞給不二

而不二也接下...

他看著...


這是龍馬在賭氣嗎?他不確定,但是他希望...在丟掉的那一煞那,他會叫他停手...

「丟吧...」



握緊,手一揮...


 




結局令人無法設想,誰也沒有放棄停止演出這場讓人心痛致死的戲碼


「好...好好照顧自己」這是不二說的最後一句話

「我會的...不二學長...」低著頭的龍馬,連不二的背影都已經不敢直視...

 



也許旁人看了都會忍不住的咒罵,像這樣比誰都還在意對方的戀人怎麼會像這樣被拆散?

上蒼實在是一點也不懂得"人之常情"了!


現在...別說是測驗了......就連能不能再見上對方一面,也是一大問題了吧!!

 


貓兒...在熊兒跨出離開的那一步後...落下了透徹的淚珠

他以為他不會這麼做的,難道他們的情感就這麼脆弱?只因為天白的幾句話就能打散?

毫不挽回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就沒有想過要兩個人一起度過難關嗎?為什麼總是要像這樣的折磨他?


淚是流了滿面,但是他的堅持絕對不會就這樣被掩滅...

舉起了手臂抹去臉上的淚水...他會找到的...

 





那個永遠都不能被丟棄的..."幸福"

 



-------------To be Continued-------------




背景音樂--MID音樂廳-月之舞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