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閱讀----檢視→字型→較小

※純屬自述同人故事如有與原著不符抑或是不合邏輯處敬請見諒 ( 毆飛 ~~
















 

「我記得...是在這邊的啊...」貓兒的嘴唇顫著,在河裡找著那與生命並排的"幸福"...

 

冬天本來就很寒冷,更別說是在太陽下山之後了...

打著赤腳、捲起袖口,龍馬在河裡已經找了很久很久...儘管冷列的風不斷的刺骨也片刻沒有休息...

 

「為什麼會沒有呢...明明是往這邊丟的啊」龍馬的淚珠忍不住的又掉下來



「不可以...我沒時間哭了!一定要快點找才行呀!!」


貓兒站直了身軀才伸手想要拭去淚水而已...便已經無力的往後倒下...

不過還好...

 


「在這種天氣找了一個下午,不體力透支才奇怪」

少年看著懷裡已經昏睡卻仍舊不停打顫的貓兒...輕輕的念著




「奇怪了,我今天怎麼會走著條路啊!?」小小的牢騷聲,從少年的嘴裡吐出


卻意外的,一些些的餘角看見河邊倒著的男孩...

 

「那個是...」「天...天啊!!小不點!你怎麼會躺在這種地方!!」

慌慌張張的英二急忙的把今天採買的食材丟在一旁,往河邊跑去




橋上的影子模模糊糊,長長的墨髮隨風飄逸,精透的琥珀幾乎要看透一切...

 



「沒想到,最後成績單上出現紅字的人會是...不二周助...」



* * * * *


屋內洋溢著與平常不同的暖和,很熟悉但不是最為平常的氣味...

小貓沒有睜開雙眼只是不停的在嘴上喊冷


「還冷嗎?」為貓兒擔心的同科動物為他拉緊了更厚重的暖被

看著龍馬持續發抖的模樣,英二更是揪緊了眉頭

「小不點...你還好吧!?」英二雙手忙著搓弄剛剛被凍得發紫的小手


「嗯...還...還好」勉勉強強的笑著,龍馬還是不停的發顫

「都凍成這樣了!為什麼還不回家?」「呼~呼~呼~」英二向龍馬的手吹著暖暖的熱氣


「我...我沒有家可以回了....」龍馬的眼神變了...變得孤單...變得哀傷...

「沒有家?怎麼會沒有家?不二呢!?他不知道你這麼晚還沒回家嗎?」聞言,英二表現得生氣

「周...周助他不要我了,所以...」

「什麼叫做不要你了!?那個傢伙,之前這樣現在還是這樣!!我去臭罵他一頓!」

英二生氣得拍床就要起身


「不要!!」一吼,龍馬捉住英二


「不要?」「怎麼可以說不要呢?你就算是失去了記憶都還這麼愛他,怎麼可以他說不要你你就接受呢?」

龍馬的反常看得英二也不能不疑惑

「他不要我也是為了我好...」龍馬低下了臉

「為了你好?」

「醫生說我的身體狀況很糟不能再受刺激...」

「所以...他怕你會因為被記憶刺激,然後死掉?」

「...」龍馬沒有回話...因為這也只是他的猜測...

 

看著龍馬無言的模樣,英二更是氣憤...

「很好,他有本事這麼做,到時候就別求我把你還給他!!」

「菊丸學長...」

「好了,你就先住在裡好好休息吧」英二笑著

「嗯...」


「謝謝你...菊丸學長,老是麻煩你收留我」龍馬低著頭表示歉意和感激


「不用客氣」

英二笑得溫柔,輕輕的挫弄了龍馬的潤髮


希望在幾天之後,小貓的心情能夠好轉

畢竟...英二已經看多了龍馬的堅強與忍受......

 



當一個人覺得害怕覺得孤單的時候...第一個自然的反應是什麼呢?

自責、心疼、孤寂...該說這一切都是報應吧!?

 

瑟縮在床角的人兒不是因為寒冷而是因為違背了良心和誓言...

即使知道這樣做是不對的、即使知道這樣做他會後悔,...但他...終究還是做了......

那麼既然做了...現在又一直在嘴裡喃喃的念著"對不起、對不起"又有何用呢?

老是讓自己後悔的人已經沒有"原諒"可言了......

 


「龍馬...對不起...對不起...」

清透的淚滴實實在在的被纖維吸進被褥...而那些毫無意義的句語只能不斷不斷的回繞在屋內...

 


...* * *...


下雪了...前幾天還下著大雨的呢!!

這樣的天氣好不尋常但又好讓人陶醉

外頭的雪雖然不是很多,不過那樣的速度......

 

...看來再過個兩天就會有個很美的銀色聖誕了



「小不點你真的要去嗎?」英二抬頭看著眼前的小貓

「嗯,我要去」雖然看不出有什麼笑容,但是貓兒看起來很堅強


「好吧...」「打好了!!」幫龍馬打好圍巾的英二站起身

「謝謝」

「不客氣」「我們走吧」以往,可愛又有活力的笑容

英二...是不是在365天裡都這樣的笑著呢?

 

「嗚哇~雪已經這麼厚了呢!!」

看著腳邊已經淹過腳踝的白雪,英二像個從來沒見過雪花的孩子

「嗯,前幾天還下著雨呢」

看著天空,龍馬也疑惑著這樣的天氣

是因為聖誕節要到了,上蒼才特別送的禮物嗎?

如果是的話...我寧可不要......

 

藍天依舊的飄下白雪...沒人聽見龍馬心中的禱告

琥珀色的眼瞳望著、盯著、看著,是不是雪停了測驗就會隨之結束呢?

 

* *


「要走了喔」英二牽著一旁龍馬的小手

「嗯...嗯」龍馬顯的有些擔心

他不知道那個人...還願不願意見他......

 

"叮咚"清脆的門鈴聲,似乎是很久沒有響起了...

 

「來了...」


那個幾天天才沒聽見的嗓音好像陌生了很多,低沉、消極、沙啞...

 

「英...英二?」

抬頭,有些憔悴但依然好看的面容帶著疑惑


「我是陪小不點來拿東西的」沒有好臉色的英二,冷冷的說道

「龍...龍馬」看著一邊那個小小不抬頭的身影

聽著戀人呼喊著自己的名字,情緒又差點不能控制的掉下淚來

「對...對不起,打擾了」

抬頭,淺淺的微笑。

紅潤的臉頰是因為天氣的寒冷,那泛著淚光的雙眼呢?會是因為風的冷冽嗎?

 

「你不先讓我們進去嗎,外面很冷」英二擋在龍馬的面前,不允許不二用憐惜的眼神看著他

「嗯...嗯!你們先進來吧!」


「要喝茶嗎?」不二問道

「不用了,我們收拾完東西就走」英二毫無客氣可言的就往龍馬借住的房間走

而貓貓身後的龍馬,也只是看了不二一眼後隨之跟上



「這邊的都是吧!?」英二問著

「嗯...」

其實英二知道,龍馬仍舊是捨不得的...就算東西能帶走

那些附著在此的記憶是怎麼也帶不離的...

 

收拾了一番,該帶走的衣物和教科書都整理的差不多了

「好了」提了提行李帶的重量,還好小貓的東西不是很多,不然他一個人是不可能搬完的


「還有什麼是沒拿的嗎?」英二仔細的叮嚀著

「周助的房間還有相框跟娃娃...」龍馬低著頭說著

「那我過去拿就好了,你待在這裡等」英二體貼的交代


「不...不要!我要跟你一起過去!!」

龍馬突然的抓住貓貓正準備放下行李帶的手

「小...小不點」

「就算是說我任性也好,我只想再看一次那個房間...」龍馬的頭是越來越低,他知道這樣會讓英二帶來很大的麻煩

「那走吧...」英二牽起了龍馬一直不停發顫的小手


在客廳等了很久的不二,也該耐不住性子了

上了樓,往龍馬的房間走去...他看著那一片死寂,好熟悉、好心痛...他知道就算後悔也不能去挽回

因為他深信著...這是唯一能保住龍馬的方法......但那也只是他自己覺得罷了!!

 

飄揚的音樂,熟悉、清澈、潔淨...最喜歡的一首曲子、最有紀念價值的曲子

他沒忘,他很清楚的知道那次的合好...那次的分離...

所以,他也許能夠體諒不二所對他做的,因為當時的自己也是為了保護不二呀

但雖然是這麼想著,看到那樣甜蜜的相片,誰還有本事能將淚水鎖住


「小不點,抱著它吧」英二將貓娃娃遞給龍馬, 順手也將相框放進行李

接過娃娃龍馬沒有說話,只是看著英二將龍馬娃娃、音樂盒都放進行李之中...

忍了很久的情緒怎麼可以就這樣的宣洩...

貓兒將臉埋進了貓娃娃之中...

 

突然,英二彎下了腰輕輕的摟住龍馬

「沒有人會說你任性的...想哭就哭吧!我不怕麻煩...」


聞言,一樣的...身邊總是有英二在保護他

貓兒哭了,緊緊的抱著英二哭了...

 

待在門外的不二...卻只能忍耐...因為他已經沒有什麼資格能插手了...

 


「小不點...我們回家吧!」英二喚著

「嗯...」

這是最後一眼了...龍馬依依不捨的將房門帶上......

 



「不...不二學長,這些天打擾你了」貓兒忍著心的揪痛,向不二至上謝意

...而不二只能讓那一字一詞刺痛自己

看著沒有反應的不二,龍馬知道自己也該死心了...

 

「走吧...菊丸學長」龍馬回身

英二沒有說話只是遵照龍馬的吩咐往前走


「龍...」看著那個小小的背影,才幾天他又消瘦了不少...

「龍馬!!」不二抓住龍馬的手...但是卻......

 

「你不是不要他了嗎!?那你還想對他做什麼!!」英二毫無客氣的拍開不二的手,大聲的吼道

「菊...菊丸學長...?」還沒反應過來的龍馬只是愣愣的站在一邊

「你說過的不是嗎!?那些誓言呢!?那些保證呢!?」英二憤恨的揪住不二的衣領將他壓制在牆上

「我...」

「你不要只會支支吾吾的回答!你說過的話呢!?那些都不算數了嗎!!」英二緊緊的逼問

他恨透了不二這副模樣!!當初他不是下了多少保證才讓自己心軟將龍馬還給他的嗎!?那現在呢!!

出爾反爾、說話不算數才是不二周助的真面目嗎!!

「這次你說什麼我也不會把他還給你!!」舉起拳,英二就要狠狠的下手


「快住手!別這樣呀菊丸學長!!」雖然身高不夠,但龍馬卻仍然死命的環抱英二舉起的拳

「到現在你還要袒護他嗎!!我已經看夠這種蠢戲碼了!!」語畢,英二的眼神顯的更凶狠


「呵」輕輕的一聲吃笑「是啊...我就是這樣,難道連我的情緒你要管嗎!!菊丸英二」

湛藍的雙眼不知為何的充滿各種各種的情緒,無奈又強硬...

 

「不二周助!你!」英二聞言只是更加的生氣更加的惱怒

「有本事你就一拳揍下去呀!不然就快滾出我家!!」一吼,吼得眼前的戀人心碎成一片

「你以為我不敢嗎!?」舉起拳...這次不會再因為有人的阻撓而罷手


「不要...」小小的手已經失去能阻止的心力

「我們走了...菊丸學長......」低著頭,貓兒輕輕的拉著英二的衣角

「小...小不點」看著龍馬的不對勁,英二也開始擔心。放下手,貓貓疑惑的看著龍馬


「你們兩個還有什麼話就離開我家再說!!出去!!」下了驅逐令,不二指著門口但...頭卻好低好低

「走吧...」龍馬回身,逕自的走著

而英二沒有再說一句,只是丟下一個更憤怒的眼神



帶上門,龍馬依舊站在門口



小小又細長的手指撫著門版,他意外著...一種感傷的溫度瀰漫在門上

能感受到情人的他知道,不二正倚著這道門...屈膝哭泣著

「周助...」俯著頭,他還能做些什麼呢?

「菊丸學長...」龍馬回頭喚著那個一直在保護他的同科動物

但是...那個人影卻已經從他的背後消失



「菊...菊丸學長?」看著四週除了白淨的雪色什麼也沒有...

「怎麼回事?」龍馬望著一排留在地上還很新的腳印...疑問



× * . . * ×

 


「嘔!!」"這...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嘔!」

一手撐在公園的洗手台上,貓貓承受著那一番莫名的噁心...

 

突然一個聲音

『把你的身體...借我一下吧!菊.丸.英.二』


輕聲,好像在英二的耳邊這麼這麼的近。但是貓貓卻從來沒聽過那樣的聲音...

充斥這一份不懷好意的嗓子,聽起來是這麼這麼的令人畏懼...

 

但是這個時候的英二,哪來的力氣足以反抗呢?......

 

......



口裡吐出白煙,小貓愣愣的看著前方的人兒


「菊丸學長?你怎麼了...」一副不對勁的模樣,龍馬疑惑

但是自己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勁,總之就是有一種不對的氣氛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英二"這麼說著

「咦?」

連說話的感覺也變得穩重好多

「走吧」抓住龍馬的手,也不等他的回應,便逕自的往公車站排走去...

 

 

× * × * ×

 


大又充滿設計性的門牌,這裡是...

「遊樂園?」貓兒疑惑,'英二'怎麼會突然帶他到這裡

「走吧」"英二"沒有回答,只是牽起龍馬的小手步入遊樂園


這一路,只要玩過一種器材

"英二"就一定問一句『有印象嗎』,但是臉部沒有太大的表情

貓兒一點也不覺得快樂。只是他回味著那一點點熟悉和喜悅,曾經,他好像在這裡笑得和孩子一樣開心

但是對面坐的是誰卻已經模糊不清...

 

 

天色漸暗,星星一顆顆的亮起,遊樂園的燈光更是繽紛璀璨


「菊丸學長已經很晚了,我們回家吧...好嗎?」不知道為什麼已經變得怕黑的龍馬,不想這麼晚還待在外頭

「還有一個...」看著遊樂園裡最大的設施,慢慢轉著、搖擺著

「菊丸學長~」

一樣沒有回覆,"英二"硬拉著龍馬坐上......

 

 


摩天輪


「菊丸學長,你到底是怎麼了?從離開周助家就一直怪怪的」望著窗外的龍馬終於沉不住氣的問道


沒有回答,但貓兒這次也不想再任由"英二"的無言了


「菊丸學...長......」一回頭,一個金色閃閃發光的鏈飾在龍馬面前晃蕩

「這個...」大大的琥珀瞳差點沒掉下淚來

「你找到了!!」龍馬接過那個閃耀在"英二"手上的"幸福"

 

小貓高興得將鏈飾掛回它原有的位置

「記得這個嗎?」"英二"突然的莫名問道


眼前...又再亮起一次,龍馬感到意外...一模一樣的"幸福"?

「這個...」接過鏈飾,一樣的黑色帶子、一樣的銀金色鎖片..

.唯一不一樣的是上面的圖樣、反面的短句...

 

「你曾經說過的...」


『我也想給周助一個"幸福",我也想讓周助掌握他的"幸福"』

『所以..菊丸學長,你也幫我找找哪裡可以做出一樣的東西吧....』



「我都已經做到這樣了,你還是想不起來嗎?」"英二"揪著眉,似乎對他們的事感到非常緊張



「我...我記得....我記得...」

貓兒的腦袋裡突然好像是錄放影機一樣的撥放著那些些微的片段...雖然之前也是這樣好幾次了...

但是這次沒有雜訊、沒有模糊他清楚的聽著自己的笑聲、情人的笑聲、不二的捉弄、自己的任性...還有戀人的甜言蜜語及所有的保證、誓言...

 

「我...我......」淚撫過龍馬的臉頰,他...想起了所有的一切一切......

 

 

× * × * ×


 

『記得...你該做的事...不要輕易的放棄,不然再也沒人能幫得了你們了.....』



...


"現在只要說清楚就行了!告訴周助我好了!沒問題了!!這樣他就不會再委屈自己了"

龍馬跑著、喘著,白色的煙氣也不停的從嘴裡冒出...

 

但就在這麼想的時候,貓兒突然放慢了腳步...

 

 

雪,染紅了

好像雨,但卻濃稠...

「嘔!」摀著嘴的左手已經佈滿濃濃的鮮血,站也站不穩的身體,因為膽怯而退步


"如果就這樣死在周助面前...他會自責一輩子的,夢裡的事...會成真的"

背倚靠著圍牆...虛弱的喘著白氣,嘴角的鮮血仍舊不斷的流出...連淚也跟著不停的流下


好不容易才恢復記的...為什麼要這麼對待他們...太不公平了

難道這就是測驗的意義?一死一活?

 

可笑,早知道會這樣還不如一開始就不愛...

 

但是貓兒卻慶幸著他們的相愛,因為他有這一生中最真摯的愛戀......

 

不二周助...

 


× * . . . * ×


『周助,你還在吧!?』一個很輕很輕的聲音,回蕩在空間裡

『我知道你會這麼做是為我好...所以請不要自責,或許現在說什麼都已經來不及了...

但是我還是得說,你沒錯...是我先違背了誓言吧!之前明明說好了...

 

「...如果你忘了我的話...我也會努力忘了你的!...你也是!如果...我忘了你...你也要...你也要...忘了我...這樣大家都不會痛苦了...」


是我不好,一直纏著你

不過,現不會了!

 


周助...

答應我...你會為了我好好的活著......,答應我...你會為了我掌握幸福.......

 



周助...我想愛你......不只一生一世......』



× * . . . * ×


 

湛藍的瞳孔深遂著

這個夢好長又好短,一陣一陣的椎心之痛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但是,不安卻一直沉溺在四周...他想著夢裡那個好聽的聲音

是多麼勉強的保持寧靜、平和,是多麼堅強的忍住哀傷、孤寂...

 

 

外頭濛濛的煙霧,晨曦,天際淡淡的日影...

熊兒睡了一天,而今天...是平安夜...是戀人的生日...

但他卻什麼也做不得,什麼也不能做,那些原本計畫好的事只能作廢

他只能持續的屈膝坐在門後...

 

夢裡的話...讓熊兒尋找著涵義

那股溫柔、無奈是如此的靠近,盡幾乎只是在門外而已...

 

『...如果你忘了我的話...我也會努力忘了你的!...你也是!如果...我忘了你...你也要...你也要...忘了我...這樣大家都不會痛苦了...』


忽然,腦裡閃過的話...

瞳孔瞪大...

起身,也不管腳是否已經麻痺。不二硬是將大門打開


「龍馬!!」大喊!

但門外什麼人也沒有,除了一片白雪靄靄..以及雪地上...

...留著的一些淡紅色澤和快要消逝的印子......

 

這樣的場面讓他感受到從沒有過的心慌

一個跨步,不二跟隨著腳印跑著...

 

 

沒有散去的濛霧不斷干擾著熊兒的視線

東張西望、環繞四周,不二著急、害怕...只因為......

 

『答應我...你會為了我好好的活著......,答應我...你會為了我掌握幸福.......』


這樣的一句夢話......

 

平常的步伐看似卻沉重的印子,漸漸的拖行、漸漸的減少寬度...直到消逝......

鞦韆搖蕩,鐵鍊緩緩的發出"咭咭嘎嘎"似的聲響...因為風吹拂著......

 

鞦韆壞了...一邊的鐵鍊斷了,木板傾斜了一邊支在地上...上頭覆蓋著潔靜的白雪......

 

但地面卻不盡然...

鮮紅染成了一片,一個小小小小的男孩面朝地就這樣的倒在眼前

清靜的白雪覆蓋了他的身子,小手像是要抓住卻又抓不住的往鞦韆的方向擺放著

也許是想再回憶一次那些甜蜜...但是甜蜜卻已經隨著鞦韆被毀壞......

 

那樣的景象怎麼能讓人再克制著自己的情緒



「龍馬!龍馬!」不二跑向了前,跪坐在地上攙起了那個凍僵的小身軀

「龍馬!快醒醒!快醒醒!」拍逝掉了臉上的雪花,不二的淚早已掩面

冰冷的小手已經失去了知覺的隨著不二搖晃而擺動


「求求你別這樣!快醒醒啊!!」淚水四漸,熊兒不想面對現實,拼了命的吼叫

「我不要你這個樣子呀!我不要啊!」不二緊擁著龍馬的痛哭

失去生氣的龍馬,面色蒼白嘴角留有一絲絲的血漬,沒有反應,一動也不動的任由不二摟抱...

有如屍體般僵硬又冰冷的身體,看來是回天乏術了......

 


× * .  . * ×

 

"家"如此的溫暖但那只是表面,內在...已經變得支離破碎

不二將龍馬橫抱回家,打理好他的一切...讓他"睡"在自己的床上

清洗過身體的龍馬、換上自己睡衣的龍馬依舊是那麼可愛、那麼惹人愛憐


替貓兒加上了好幾層好幾層看似單薄卻保暖到不行的暖被,就連幾百年來不曾開過的暖氣也動用了

但是龍馬的身體仍然是這麼的冰冷毫無起色

不二盤坐在床邊,雙手捧著龍馬的小手搓揉、吹氣...

只是不管怎麼努力,那樣的冰冷也沒有改變


「你不會就這樣丟下我的,對吧!?」揪著眉,同樣的,心也揪著


雖然嘴上這樣說著...

但誰也知道,龍馬不會再醒過來了...

在如此下著大雪的寒冬裡躺上一晚......

 

.......任誰都不可能存活的,更何況是像這樣身負重傷又虛弱的孩子


只是......他現在除了守在這裡還能做什麼呢?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熊兒雙手握著那一直都這麼小這麼小的冰手

眼神呆愣...,不二他已經一整天沒闔眼了...

與其說是不管眼睛的疼痛還不如說是已經麻痺了吧!!

 

淚珠一顆一顆像是沒知覺般的落下,不二哭紅了雙眼,卻一副臉不紅氣不喘的模樣...

天知道,這是他的忍耐

累了、睏了、餓了、渴了, 不管有什麼樣的知覺也終究敵不過現在的心痛

腦袋是否有在運轉亦或是完全留白,誰也不清楚...

 

月色照進了房內,不明顯但卻感覺得到...冷冽


「龍馬...」動了動唇,不二只覺得乾澀

「醒醒吧...你睡好久了」拂開蓋在龍馬臉上的墨髮,不二仍舊沉靜的說著

只是看見那樣可愛卻又毫無生氣的面容他怎麼忍得住

那明明只是睡著的模樣啊...但是.....眼前的這個人卻再也不會張開那雙大又精透的貓眼了


「我撐不下去了龍馬...你醒醒啊...醒醒啊...」頭抵著手,不二已經沒辦法再讓自己冷靜了

「醒醒啊!醒醒啊!」惱怒,熊兒失去控制憤恨的捶打著床邊


"咚"一個清脆的聲音落到了地面...

 

一望

「這個...怎麼會......」不二撿起了地上的鏈飾

熊兒掏了掏口袋,拿出剛剛因為洗澡從龍馬頸上取下的鏈飾


原本,發現龍馬找回來時已經夠驚訝了,他怎麼會想到還有一個一模樣的...

而且還是從貓兒一直緊握的手掌裡掉下來的...

 


翻過面...他才了解


[..給越前龍馬最愛的不二周助..]

 




放聲的一陣嘶吼,不二已經不只是心碎了...

 


「你會醒的...你會醒的,我不會...不會讓你丟下我的...我不會的......」



讓人感到困惑的惡作劇之風

在早上遊戲般的吹亂正在閱讀的書頁


穿上新的襯衫

淡淡的陽光照耀著窗邊的風景


"再見..." "..."

"早點回來哦..." "..."

有聽到嗎?...

 

One Step 你的身邊

Two Steps如果能近一點的話

You make me feel so sweet 為什麼?

就連內心深處 看吧 變得溫柔起來

重要的 Treasure .......

 


「...你說過的,你會為了聽我的歌聲醒過來的......為不遵守...為什麼不遵守」

嗓音裡參雜了濃厚的啜泣,那些不穩定的歌聲讓人聞之心碎...

哭聲,環繞在房裡有一時沒一時.....

 

 

說是冷靜,未免也太過於諷刺...現在的他怎麼可能冷靜的了

目前的安靜只不過是因為麻木...

 

「龍馬...你知道嗎?...關於指環的典故」

「指環也就是戒指...最早使用指環的...是埃及人」不知為何...不二突然自言自語的說起話來

「在古埃及象形文字中,小圓環表示"永恆",在過去,男女將指環當作定情物戴在左手的無名指上

因為那個位置正好有血管直搗心臟,比喻著用心的真情......」


「所以...」停頓,不二說著便從床頭邊拿出一個小提袋

提袋不精緻、也不華麗...但依然有著些微的設計,從提袋裡拿出了一個同樣設計的小盒子...

 


「你願意嫁給我嗎?」一個莫名的問句,突然在這樣的時間裡出現...

 


「這是我送你的生日禮物和聖誕節禮物...」時間將近...對不二和龍馬來說,這樣的求婚也不算奇怪了


「接受嗎?還是拒絕?」不二輕輕的苦笑著


就算接受、就算拒絕,他怎麼可能說的出口


「不說話就是願意了!」嘴角輕輕的牽起弧度,即使想哭...也得在這一刻忍住


在今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十一時五十九分五十九秒...不二周助為越前龍馬戴上了自己絞盡腦汁而設計的指環


「那...現在換你回送我禮物了」不二輕輕的扶著龍馬的手


在今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十二時  零分  零秒...越前龍馬為不二周助戴上了戀人絞盡腦汁而設計的指環


「生日快樂,聖誕節也快樂」不二揚起嘴角輕吻龍馬左手上的指環

淚也在瞬間落了下來......

 

 

突然,一個感覺...在告訴著不二,他一直沒有承諾的事......

 

 

『答應我...你會為了我好好的活著......,答應我...你會為了我掌握幸福.......』




「龍馬,算我求你!快點醒過來!快點醒過來啊!!沒有你我怎麼可能好好活著!沒有你我怎麼可能掌握幸福!!」

須臾,熊兒的淚水遭致潰堤...也許這才是不二真正的"忍不住"

 

「...沒了你...我去哪掌握幸福...

...你一直一直是我唯一的"幸福"啊...」熊兒掩面哭著


「起來呀...拜託你...拜託你...」不斷的懇求、哀求...即使令人痛心,但誰都知道不會有人做以回應的...

 

從模糊的視線裡望著龍馬的面容...明明是靜靜的睡著,卻意外的看起來好像是在生氣一樣的皺著眉


「龍馬...你...你生氣了?」不二不敢相信的問著

「你還聽的見我嗎?龍馬?龍馬?」不二慌張的喊著


但是依舊沒人回應,是錯覺亦或是龍馬真的在生氣?

不二這時才想起...會讓龍馬發出這樣感覺的是......他的回答


「我...我...」支支吾吾的不二知道自己讓龍馬生氣的原因,但他真的不想做以承諾呀


「對不起...我知道了,...我答應你,我會為了你好好活著......我答應你...我會...會為了你掌握幸福......」

「拜託你...別生氣了...」他知道...該是面對現實的時候了...

寧願讓龍馬帶著微笑離開也不要見到他帶著生氣的面容離開



聽了這樣的承諾...貓兒的嘴角好像牽起笑意,淚也跟著滑過臉頰......放心了



夜,恢復沉靜

不再聽見熊兒的哽咽和啜泣

月,依舊明亮

外頭的白雪閃著潔淨的亮光


只要靜靜的、沉沉的陪伴在戀人的身邊...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 * . . * ×.× * . . * ×.× * . . * ×


 

今天的天氣看似晴空萬里

幾乎看不見什麼雲層

海藍的天空看起來是這麼的清爽、潔淨


一個西裝比挺的男子手上捧著鮮花站立在墓園之中


突然,他什麼也沒說的對著一個墓露出笑顏...

 

那樣的笑容,好像讓四周吹起了徐徐的微風

揚起的嘴角牽起到的弧度已經遠遠超過優雅



「要走了喔!不然會來不及的」另一個男子大聲的招手喊道

「唔...為什麼我老找這種事做呢」壓著胃部,看來是又操心過度了


「就來了!!」穿著純白西裝的男子跟著大聲回覆



男子回身,又是一個極為優雅的笑容

「放心吧!!」微彎著腰,像是在行李似的...將花束放下

「那我先走了!請保佑」雙手合十,笑得更加優美了


風突然好像是帶著微綠似的吹拂

男子的面容極為俊秀,微長的蜜色髮絲更是隨風飄逸......

 



墓碑上刻著不大不小的姓氏..." 越 前 "


 


-------------To be Continued-------------




背景音樂--MID音樂廳-月光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