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意!

站內圖文嚴禁轉載。

閱覽歡迎 ( ノÒ ω Ó )ノ  

 

◎OFF社團資訊/商品販售(可點選)



※建議閱讀----檢視→字型→適中

※ 純屬自述同人改編,如有不合邏輯處敬請見諒


 

 

 

 

 

 

 

 

 

 


這幾天天氣仍然好的不像話,雖然氣象說最近會有個颱風行成。
嗯...所謂暴風雨前的寧靜吧!?

龍馬來到不二家已經滿一個月多了,熊的課業在學校慢慢進階上升,貓的打工狀況也逐漸步上軌道。
兩個人的默契當然是日夜增長。

不過這幾天最重大的事情......

...竟然是健康的小貓殿染上了風寒,
熊殿擔心到想請假,但最近學校的活動卻又盛大得不准任何人缺席,畢竟大家都很認真的在做準備。

「我沒事,你快點去學校。」龍馬穿著睡衣站在走廊上,揉著眼睛。
「你真的沒問題嗎!?臉很紅呢!」坐在玄關上換穿著鞋子,不二回過頭傷腦筋的看著那對垂下的耳朵。

是說,都已經三天了。雖然因為貓耳的關係沒辦法帶他去看醫生,但也拿了藥給他。
當然、當然,也有好好叮嚀他吃藥,只是,一點起色也沒有。

「沒事,等一下就退掉了。」一貫的作風,嘴硬、逞強,即使是面留冷汗。
「學校很忙吧。」搖搖晃晃的龍馬站在不二面前更讓他擔心。

這幾天雖然不二都趕在七點前回家,但從一早八點就去學校這點來看...肯定是大活動吧!?

「但是你的狀況不好,還是我請半天假...」

「你要是不去學校...我就不吃藥...」不二的話都還沒說完龍馬就急著打斷。
他可不想再麻煩眼前的好好學長。

「我知道了,那你要乖...」

「龍馬!!」話都還沒說完呢,不二馬上被迎面襲來的重量給嚇得說不出話來。

 

「龍馬!?」

應聲的突然倒下。臉部的漲紅難以想像,誰知在何時冷汗早已經流了一身。
小手抓著不二的衣角。小嘴微微的開闔像是在喘氣也像是...在說話...

眉微微一皺,不二脫下剛穿好的鞋,將龍馬抱回房間...
唉...這隻小貓真是讓他傷透腦筋了。

 

×.×.×.×.×


同樣的夢境已經重複了三天,那些聲音...熟悉的嗓子...陌生的口音...,老是讓他皺眉、老是讓他從夢中驚醒。
是害怕...害怕有一天夢會成真...但是為什麼呢!?

沒有經過仔細的思考、也懶得讓問題經過思考。因為他是越前龍馬呀。


往如一般,夢的黑總是深不可測。
被施夢者只能愣愣的站在中央等待下一秒所發生的事。


「龍馬?!你真的沒問題嗎!?」
習慣的慰問搭著一如平常的嗓子,那人站在黑暗的另一端問道。

龍馬聞言還在疑惑,所謂的"沒問題"...是指什麼呢?!

「不二別管他了,雖然是個小鬼不過也應該會照顧自己了吧。」
一邊突然出現的女孩挽住不二的手臂。
「就是說啊,又不是小孩子了!不是嗎!?」
另一個女子跟著挽著另一邊,語畢,一種得逞的角度在嘴上漾起。

接二連三的,不知道哪裡來的女孩一個個的冒出,圍繞在熊殿下的身邊。
「但是...」還猶豫的不二雖然就要被拉走還是不放心的回過頭望著龍馬。

「沒關係啊,我沒問題。要去就去啊。」
依舊往常的高傲姿態,即便心中已有隱隱的疼痛也絲毫不去面對。

「可是...」微微的皺眉,不二的話還沒脫口。

「走了!走了!他都說了沒關係呀。」女孩們拉著。
「走吧!走吧!」女孩們慫恿著。


「那我......盡量早一點回來。」笑了一笑,不二漸漸模糊的消失在灰黑的盡頭。


斯須,周圍雖然轉變成寧靜,卻不間斷的傳來莫名惹人心疼的聲響。
波光漸漸擴散,隨之伴著的是一陣一陣的啜泣......

 

 

 

 


『笨蛋...要是擔心我...不要去不就好了嗎...』

 

×.×.×.×.×

門外的天氣驟然直下,糟的亂七八糟。
窗外的風雨之大,樹木也搖晃得厲害。

颱風才剛行成。
只希望不要影響到之後的大活動才好, 不然這幾天大家的辛苦都白費了。


「走吧!」

「恩!?」一回過神,不二將視線從窗外拉回。

「又發呆了!?擔心小可愛嗎!?」有理偏著頭問。
這幾天他也不是沒發現不二老是神遊,所以也問過原因...

「嗯...有點擔心,他今天的狀況更糟了,早上還暈過去...」
「我看你不是"有點"是"很多點"吧。」「既然這麼擔心就請假回去呀。」

「但是龍馬說要是我請假他就不吃藥...」
「所以說...是被小可愛威脅了!?」

「呵,算是吧。」不二苦苦的笑著。
說也真是,居然被一隻貓威脅了吶。

「不過...你真的覺得小可愛自己一個人沒問題嗎?!」

「什麼!?」

「今天可是才剛把貓咪放回原來撿到的地方喔!小可愛一個人待在家裡...

 

外頭是這麼的黑、雨勢是這麼的大。
窗沒關緊,風呼呼的吹進屋內像是鬼怪的喊叫聲。

玻璃窗脆弱的喀啦喀啦被狂風吹響。
話筒沒好好的掛在電話上。放著電話的木製桌子咭咭咭的發出像是顫抖的聲響......

龍馬用薄被緊緊的包裹自己,蹲縮在木桌下。
手上緊握著話筒,卻沒辦法撥進忙碌的"監護人"手中。

「搞、搞什麼嘛...幹麻一起床就不見人影啊....」
禁不住的抖動,漲紅著的潤頰顯得病情更是嚴重了。

怕漆黑、怕雷聲。
更別說...已經習慣不是獨自一個人了...


×.×.×.×.×


狂風大作、雷雨直撲,眼看著短針又往數字"九"上移動一小步。
過得飛快的時間卻讓這忙裡不得偷閒的棕髮男子感到漫長如年...不曉得怎麼樣了吶。

「我說啊________你就回去吧。」「待在這裡發呆都叫人覺得礙事了。」有理不耐的說道。
「嗄!?」

「就連這樣也沒在聽!」「快回去吧。」
「但是工作...」手上抱著裝滿東西的卡其色紙箱...不二可是進退兩難呀。

像有理說的,是非常想回去沒錯,但是總不能自私到將工作丟下啊!
這可是會給人家帶來麻煩的。

暼了一眼,頓了一頓有理接著說...「這麼堅持就算了吧。」
「反正不二周助就是個工作狂嘛!既然你都放心把小可愛一個人留在家了,那我這個外人多說什麼也是瞎起鬨。」

「有理,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的。」

「啊啊~小可愛看起來這麼笨笨的,要是一個流浪漢敲門要求借住之類的...他會不會引狼入室呢。」
悠哉悠哉的口氣像是在提醒不二..."你忘了小可愛單純的思考模式了吧。"

「怎、怎麼可能...龍馬又不是小孩子。」「這種事他知道.......吧。」笑漸漸的消逝...雖然發生的機會很小......但卻不無可能啊!!

「這我就不清楚啦~」「不過...小可愛可是到了這種年紀都還會迷路呢。」


『...我也找不著你呀!!』

......

有理伸出了手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唰"的一聲,不二將身上的東西全移到了有理正的手上。

有理從容的這麼說......「慢走啊。」看著漸漸遠去又慌慌張張的身影。

...跟著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真受不了...」


×.×.×.×.×

雨勢的強大已經不是"有些嚇人"。

街道上的樹木不夠支撐的早已經斷裂,店家上的招牌不夠牢固的也已經掉落。
"乒乒砰砰"的聲音好像要擊碎脆弱的玻璃窗子,狀況極糟的至了頂點...

...更別說是家裡停電,伸手不見五指了。


「不二學長這個笨蛋...丟我一個人在家...」小貓緊裹著薄被摀著耳朵,希望颱風就此打住。


「說誰是笨蛋呀...」一會兒...淺淺的聲音還帶著喘吁吁的口氣從上頭傳來。
「我好不容易趕回來...龍馬卻在這裡說我的壞話?」蹲了下身子,那人帶著苦笑直勾勾的看著眼前蹲坐在桌子下怕得發抖的小貓。

從身上落下的水珠匯成了水漥。

濕潤的蜜髮因為雨水被迫緊貼在俊俏的臉頰之上。
身上穿著的外套被淋個溼透,就連腳上套的襪子也不放過。

好看的臉上露著一種..."還好你沒事"的表情笑著。


「不、不二學長!!!?」一聲不響的出現在面前,當然不被嚇到也很難啦。
"叩!!"的一聲,急著從桌鑽出來的龍馬,頭部不偏不倚硬生生的碰上了桌底。

「好、好痛...摀著頭」那力道可不小啊。

眉頭微微的皺著,嘴角微微的揚著...
他注意到龍馬眼角邊透徹的珠子......"...還好聽了有理的話...回來了"。


「頭低一點再出來。」不二輕壓下龍馬的頭部,好讓他緩緩的從桌底下爬出。


「回來了?」一從桌底下出來,龍馬劈頭就問。

「因為擔心你呀。」手繞過龍馬,將掉在地上的話筒撿起歸回原位。
「我才不用你擔心...呢......」話都還沒好好說完,沒了力氣又還再發燒的龍馬無預警的往不二的懷裡撲去。

「這才不是真話呢...龍馬。」看著龍馬終於安穩的臉蛋......他早該知道了,只是一直當那是自己多心.........其實很怕孤單的吧?
摟住龍馬的肩,不二巧巧的將他橫抱。順手也撿起了遺落在地上的薄被。

 


×

 

 

「燒...越來越高了呢。」不管如何勤奮的換水、換毛巾,額頭上的溫度就是怎麼也不肯退下,看著貓咪臉上的漲紅越來越深,身上的冷汗越來越如流水...要是再不退的話...他真的只能冒險帶龍馬去看醫生了。

喘吁吁的貓兒難耐的呼吸,身上的汗水已經浸濕了兩套衣服,額上的毛巾乾了又濕、濕了又乾,臉盆的的水都已經換了幾回。不二努力的讓它保持該有的冰度,卻怎麼也不能將龍馬的體溫降下...狀況像天氣一樣糟透。

「不管了!我們去醫院吧。」拿下龍馬額上的毛巾,不二扶起龍馬的肩...


「不用去喔,去了也是沒用。」突然一個類似清淡的聲音這麼說著。

赫然,雪什麼聲音也不發出的又出現在人家家裡,大概任誰都會下到吧。

「雪、雪?」「妳怎麼進來的!?」仍抱著龍馬的肩,不二坐在床沿。

「這個...似乎不是重點呢。」比了比禁聲的動作。被喚為雪的女孩這麼笑著說道。
眼神緩緩的飄向在不二懷裡輕喘的貓咪...

「妳能醫好他嗎!?」不二皺著眉問。
「這個很快就好了呀。」「我之前不才提醒過嗎!?"要小心副作用喔"。」

「這是耳朵的副作用?」
「是啊,不然正常人這樣發著高燒三天...可能嗎?」偏著頭,好像那是理所當然的常識。

「那...」
「別擔心,很快就會好的。」伸出手,露著淡淡的笑容...撫了一下貓咪的額頭。「放心吧...」
像是什麼也沒做似的,雪收回手、起了身,拉了拉身上的外套。

「好啦!兩位繼續加油吧。」燦爛的笑著,臉上的角度與外頭的氣候全然不同。

「妳要走了?」不二疑惑的望著眼前的女孩。
「恩,反正留著也沒事,先走一步了。」是說,那離開的方向好像不太對呀...

走向窗戶,雪打開窗子讓風灌進屋子...沒繫緊的窗簾隨著飛舞, 稍稍偏過頭...「過幾天我會來找你的。」

語畢。不二都還來不及開口問......"為什麼"
雪便背對著他往窗戶下跳。

慌了一下,不二將龍馬移回床上。
有些擔心的跑到窗邊往下望...卻已經不見人影,好像剛剛全是作夢似的。關上窗戶,不二看著窗外邊拉上窗簾......

...「到底在想什麼呢...」

不過回望著龍馬,已經停止喘息、臉部的漲紅也慢慢退下...看來是不燒了。
熊殿露著淺淺的笑...

"......呵呵,原來只要摸一下額頭就能退燒了嗎?"

 

 

已經進入深夜,熟睡的龍馬被不斷襲來的震動聲給吵醒...

「喵...」硬是努力的睜開酸痛的眼睛...好像有點腫的樣子...
不耐的動了幾下,才伸手在床頭櫃上亂摸一把,看何時才能抓到正在響的手機。

好不容易...摸到了,不過對方卻剛好掛線...鬆開手,將貓爪縮回。龍馬側身...
看著一邊的床位...雖然原本就是單人床......但卻讓他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捲曲著小小的身子...貓爪似乎不安的緊緊揪著一邊空位的床單...

...「.........」卻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嚕嚕~"一會兒,剛剛掛線的人好像又打來了。

已經被煩到不知該如何是好的龍馬怎麼可能還有好口氣。

迅速的坐起,接了電話就大吼「吵死了!沒看到我身體難過嗎!!你最好是有重要的事,不然我就宰了你!!混...」
話都還沒說完的龍馬被對方應了個聲給打斷。

『小、小可愛,是我啦...』要是不出個聲阻止,還真不知道龍馬要罵到什麼時候才肯停呢。

「有理?」

『...要加學長。』雖然已經習慣龍馬對他直呼名字了,但還是加個學長吧,不然不二聽到又要用那種微笑式的殺人眼光看他了。

「麻煩死了。」心情不好的小貓當然是理所當然的簡略跳過。

『拜託你別隨便跳過它...』這可是攸關著我的生命啊...即便內心怎麼欲哭無淚,龍馬可是什麼也沒聽見喔。

「你如果只是要講這個我要掛線了...」打了個喝欠,龍馬似乎還是很疲累。

『等、等等啦!我有別的事要說...』為了截斷龍馬想說"再見"的念頭,有理馬上補了一句。

「喔,什麼事。」


『小可愛的感冒好一點了沒有,聽不二說你早上暈過去了?』

「恩,燒已經退了。」小貓可愛的量著自己的額溫,確確實實的回答有理。
「那我要掛了...」

『我、我就說還有別的事嘛!一直想掛我的電話,未免也太不盡人情了。』

「那就快點說啊....我聽得都要睡著了。」

『是、是,麻煩再給我幾分鐘。』無奈的應了應。難怪總看不二累成那樣。


『不二到家了吧?換過衣服沒?你要記得提醒他。』

「你們不是七點以前就會放學的嗎?早就應該到家了,我還在想學長今天怎麼十點多了還沒回家。」「再說他淋了雨會自己換衣服吧,又不是小孩子了。幹麻要我特別提醒。」龍馬微微的皺著眉,努力的撐著要垂下來的眼皮。不過接下來有理的話卻讓他震驚的瞠大貓瞳...

『小可愛,你在說什麼啊?!我們最近一直是九點才放人的呀!不二是因為請六點半的假才會這麼早回去的。』有理...似乎沒發覺他說錯了話。

「騙、騙人,他早回家已經持續一個星期了。」
「那你們今天...」

『今天是因為颱風太強了,學校的理事長擔心放我們回家不太安全,所以臨時全體都留在學校住宿。』『怎麼了,不二什麼都沒說嗎?!』聽著龍馬有些顫抖的聲音似乎他什麼也不知道?
『但是我之前問過他,他說你知道他請假的事,只是要我別跟你提起不然你會生氣。』有理繼續說著。

「他沒說......」「我明明說過不准他請假的......」龍馬嚇的冷汗直流...今天的風雨真的很強大,更別說雷聲巨響的...居然就這樣不顧老師說的"留校"直接跑回家!?
「今天風雨這麼大你怎麼不阻止他回來!!」心一緊,龍馬馬上責備著和他通電話的對象。

『是我要他回去的。』

「你怎麼會要他回來!這樣很危險呀!要是被什麼東西砸到...」他連不吉利的話都沒辦法說的完全,確確實實的讓人感受到...你明明就很擔心他。


微微的嘆了一口氣,有理像是帶著微笑的口氣說著...
『平常倒還好,畢竟你有幸村在照顧嘛,他也比較能放心。不過從你發高燒請假在家的那天開始,他成天就魂不守舍的,常常看窗外發呆。上課的時候一連被叫起來好幾次,走在他旁邊他也沒什麼察覺,更別說是喊他什麼的了。而且你也知道,這幾天我們都忙著佈置活動的會場,但他不是鐵鎚砸到腳,就是膝蓋碰到桌子,就連他最拿手的女紅也會讓針扎到手指,頻頻出錯。今天更誇張,爬高拿個箱子也突然失神從椅子上摔了下來,還好我扶住他...』『留在學校說不定更危險呢!!所以我就叫他回去了,可是他竟然慌張到忘了帶雨具...真是拿他沒辦法。』
『所以啊!他會淋濕可是你的責任,要好好提醒他。知道嗎!?』遠方的聲音聽來像是嘴角正牽起漂亮的弧度,讓人覺得好溫和。

「恩...我會提醒他。」

『對了!我說這些可不是要讓你擔心的...』

「誰會擔心那個笨蛋啊!!」有理的話都還沒說完,龍馬便大吼回去...那傢伙簡直是要氣死他了!!!!

搔搔臉頰,屆時有理才發現好像說了不該說的...之前不二好像有交代過別說的...
『反正,你記得幫我轉告他學校的事不用擔心,待在家裡就好不用又趕回學校。老師那邊我也幫他請假了。』


「恩。」「謝謝你。」壓低著頭,很明顯的...他心情不好了。不過對於有理的口氣卻很溫和。

『這是朋友應該做的,不用客氣了。那...既然小可愛的燒也退了,就好好休息吧!』
『到時候的活動大家都很希望看到你來參加呢!那就晚安啦。』


「嗄?!」這個疑問詞都還來不及傳給有理,,遠方就已經傳來"嘟嘟"的無訊聲了。


拿下貼在耳邊許久的手機,龍馬默默的看著在嘴角牽起了一絲笑意...「又是一個奇怪的學長......」

 

 

"叩叩"的聲響在門上響起,門外的人做了輕微的通報。
「龍馬,我進來了。」以為龍馬還沒醒的不二端著托盤不等回應的走進房間...

房裡雖然一片漆黑但外頭的光芒仍微微的點亮一些視線。
一靠近床邊,不二便知道龍馬已經起床,而且還坐著像是在等他定位。瞥見龍馬默默低著頭,貓耳也直垂...好像心情不好。

拉了書桌邊的椅子熊殿下坐在龍馬的床邊。「怎麼不多睡一下,體力會恢復的比較快...」

「氣都被你氣醒了,還睡什麼。」一語,句裡充斥著龍馬的氣憤但表情卻又冰冰冷冷的沒什麼變化。
「怎麼了?我做了什麼......嗎?」看著龍馬不停顫抖的手,不二這才發現手機...「有理跟你說了?」心平氣和的不二偏著頭問。

「我不是說過不准請假的嗎!!」「從上個星期就一直瞞著我,今天要不是我病了,要不是我昏倒了,有理才不會打電話來告訴我。」
龍馬大吼,啊啊...他真的是氣壞了!!

「龍馬我是...」
"擔心"還沒脫口,不二睜大著雙瞳,靈敏的聽見那微微弱弱的......啜泣。


「你一定要把我氣到哭才滿意是不是啊...」龍馬努力的拭著眼淚,卻怎麼也停不下來。

豆大的淚珠不停不停的滑落,龍馬哭的是唏哩嘩啦。珠子好像落在不二的心上,讓他難耐。

「別哭了,龍馬。別哭了,都是我不好。別哭了...」不二慌張的幫著龍馬拭去臉上的淚水。
「本來就是你不好,隨便騙人...」越說龍馬越是哭的厲害,就是不二怎麼哄也停不下來。眼淚多,大概就是他的本錢吧!?

「好、好、好,你說的是。別哭了。」撫著龍馬的面頰。「先吃點東西吧,不然等等哭累又要昏睡過去了。」鬆開手,不二端起放在腿上托盤的湯碗。
「我不吃、我不吃,我什麼都不吃!拿走、拿走!」被騙的感覺實在不好,龍馬持續大哭大鬧。

他明白這是懲罰,是他害他氣急的。說過不請假的,食言的人肯定要受到他強烈、強烈的懲罰。

「龍、龍馬聽話,你多少吃一點不然怎麼會恢復得快!?」不二舀著一小口清粥,要往龍馬的小嘴邊湊去。

「我說了我不吃啊!!」用力的一揮,拍倒了拿在不二手上的湯碗。

從手上失去重心而掉落的湯碗,將裡頭熱燙的凊粥豪不客氣的灑在不二手上,一接觸到熱度,不二慌的起了身,碗碰上了不二置在腿上的托盤反轉一圈乾淨俐落的掉在地上,原本的椅子也被推倒。這一連好幾個動作卻在短短的幾秒裡一次完成,唯一得到的結論並不是"鏘"一聲掉落在地上的碗............


「好燙...」左手壓低被燙傷的右手腕。不二的表情明顯疼痛。

「不、不二學...」嚇了一跳。他可沒想過會打翻湯碗更何況還燙傷了學長?!
「你別動!」不二知道龍馬受了驚嚇,急著下床看他的情況。「不准你動...待在床上就好。」忍著痛,雖然沒回過頭制止但他的話仍具著嚴厲。

「但是學長的手...」慌了龍馬又差點將剛剛嚇住的淚水擠落。
「我說了別動。乖乖待在床上,我的傷沖一點水就好了。」

雖然碗掉在粥上沒破,但滿地的燙粥哪怕一個不小心就換貓咪跟著遭殃。還是先收拾,等等再管手吧!!

蹲下身,不二撿起地上的托盤...卻被一陣力道阻止。

「你還撿什麼!快點沖水啊」抓著不二的手腕,丟下一句話,龍馬什麼也不管的將不二拉到廚房沖水。

 

 

 

 


「你到底在想什麼啊!都紅成這樣了,還打算先收碗嗎。」壓著不二的手,龍馬沒有看他,只是憤憤的將視線定在有點漲紅的手背。
「你會踩到的...」說來,龍馬的動作可一點也不溫柔,根本是痛的要命。用力握著他的手不說,連水龍頭的水量也不懂得節制。不過他什麼也沒說,因為龍馬好為他擔心,他有些慶信自己受了傷......

「我又不是小孩子,不會自己看路啊。」氣呼呼的龍馬回應著。不過這也是事實,都幾歲大的人了怎麼可能明知那有火還往那踩呢!?
「但是我就是會擔心...」
「擔心你自己吧!手腫成這付德行,也不管之前車禍的傷痊癒了沒,看到碗摔過來不會閃開啊。」嘟嘴嚷嚷。
雖然嘴上在抱怨,但不難看的出來他很擔心...因為他的耳朵一直是低低垂垂的,好像是弄壞了自己心愛的玩物那樣。

「它自己就是要摔過來,我也沒辦法。」熊殿下好笑的回嘴。靜靜的看著龍馬些微的表情變化。臉上漾起的不只是往常的招牌笑容還附帶著如此寵溺的神情。

一會兒.沒人說話。外頭的雨一樣打得激烈,屋內也已經恢復了明亮...看著手上的紅開始褪去,貓咪才呼氣放鬆。

...「對不起,都是我胡鬧才...」


「沒關係。因為我食言了,就當作懲罰吧!」「反正龍馬也不是有意的。」不二輕輕的一綻,大方的搓弄龍馬的一頭墨髮。
「那你繼續沖水,我去收拾。」說完龍馬放開不二的手轉身就走。

「龍馬,等等。」而不二只是靜靜的喚著,叫住龍馬。

動手節制水龍頭的水,不二沒有擦手只是面向龍馬將身體壓低了一些...「抓緊我...」嘴角的飛揚不像以前這麼自信反而略帶點勉強。

「嗄______啊!!」疑問句都還沒讓他發完呢,一會兒只覺得身體輕輕的騰空起來。
龍馬嚇的雙手緊圈住不二的頸部。「做什麼啦!!」

「抱你回房間啊!免得你亂來或是中途昏睡。」對著龍馬眨眨眼好像一切都是這麼理所當然似的。
「我只是要收房間哪是亂來啊!而且我身體好了才不會有事沒事就昏睡。」龍馬抗議著,但卻不敢鬆手。
「我現在右手可是只能當輔助,如果不好好抓緊掉下去了,可別怨我吶。」一笑,不二用右手的手臂摟著龍馬的肩,雖然已經退紅,但痛...畢竟是難免的。
「那就放我下來用走的啊!幹麻受傷了還胡鬧啊。」都快暴青筋的龍馬實在沒辦法忍受他現在還為自己擔心。

 

「說了怕你亂來呀。」


×.×.×


抱了龍馬回房,不二清楚的交代要他在床上躺著。要嘛就是先睡一會兒,要嘛就是看著他把地板收拾乾淨...貓寶貝選了後者。

好不容易弄乾淨了,不二堅持,還是再盛了一碗。這次,貓咪當然不敢再亂動了,就連不二說要一口一口的餵他,他也是乖乖點頭答應。一邊輕吹一邊小心的餵進龍馬嘴裡,雖然感覺很勞煩熊殿,不過看的出來他是樂在其中。沒多久,似乎和不二猜測的一樣。才吃了快半碗龍馬就打了個呵欠,眼皮是越來越垂,本來也想硬著頭皮吃完,但...這可有點強人所難了。


「不二學長我吃不下了。可以睡嗎?揉揉眼睛。面對接下來的一口,貓寶寶舉白旗投降。
「果然睏了吧。」「那先睡好了,等醒了再吃。」不二將碗放在托盤上,為了安全起見,這次擺在一邊的書桌上。

走回原位,為躺下的龍馬拉了拉棉被覆蓋。坐在位子,不二一手支著下顎,一手輕輕的拍著龍馬的胸口好讓他入睡。

「學長...」龍馬微微仰頭看他。
「恩?」

「剛剛有理打電話來說你在學校一直出狀況。」
「恩,因為很擔心你待在家裡的狀況,好在現在沒事了。」
「我就說我不是小孩子了,根本就不用擔心」嘟著嘴應了一聲。他的確已經不是小孩子啦

「呵呵,但是在我眼裡看來龍馬就像個小孩。可能就連其他學長們都這麼覺得呢!!」
「他們才不會。」「對了...有理說你忘了帶雨具就跑回來了,他很擔心。」龍馬有點半闔上眼睛的說著。
「這樣啊,我等等會記得打給他。」「龍馬就快睡吧。」笑了一笑,不二知道龍馬硬撐著在和他說話。

「恩...」真的就這麼應了一聲,睡著。
就算腦裡還在運轉著......

"有理好像還交代要說什麼...是什麼...呢?"


「呵呵。」手依舊是以輕輕的力道拍著,看著龍馬入睡,似乎是一種很大的享受。

等龍馬熟睡了,不二才端起桌上的托盤,準備轉身離去...不過好像有個東西勾住他的衣角,讓他無法大步移動...沿著望去,是貓咪小小的爪子。貓貓輕輕的揪著他...


嘴裡喃喃的念著......

 

 

聞言,嘴上牽起了微苦卻又泛甜的笑意......

「如果你變回原狀了,會不會吵著要回去呢...」


×.×.×.×.×.×

 

漆黑的客廳。在電話桌的旁邊杵著一個人影,那人似乎帶點歉意的聲音回覆對方。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我是無所謂啦。確定小可愛好一點了嗎?』

「恩,他已經睡了。」

『那就好,對了!我叫他交代你的事他有說嗎?』

「什麼事?」

『就是...我叫他轉告你,要你待在家裡不用趕過來。』『他說了嗎?!還是忘了?』

「......」頓了一頓,接著好看的嘴角又揚起,是難得見到的溫柔和清雅。

「他沒忘,而且有好好轉告了。」

 

電話持續著接通,不二帶著些微的苦笑和有理對話著。
而那樣的背影飄逸著不同的氣氛...是什麼.........想必是...不言而喻。

 

 

 

 

 

 

 

 

 


『留下來...』


這才是真心話......對吧?龍馬。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融.雪
  • fREE tALK *

    又是一個好久不見呀ˇ
    雖然說庫存量都已經完整了,還是會有懶得貼上的感覺呢。

    畢竟也沒什麼人在看吧,
    寶貝們都不給回覆啊Q_Q(為什麼要裝可憐!?)

    不過,有來看就已經是大恩大德了。
    真的非常感謝ˊˇˋ

    然後,因為家族已經停滯生長。
    所以往後有什麼活動都只在網誌發布唷ˇ
    請寶貝們密切注意XD(誰想注意來著?)

    最後,感謝看這偏文章且熱愛SR的你。
    日後也請SR也繼續發光發熱ˇ
  • 兔仔子
  • 我有留言嗄!!(最好是)

    意外的很長耶(滿足)
    有多久沒看到SR的文章也不記得了
    話說灑的糖不少,但...(靈感大人死都不賣我糖啊Q口Q)
    倒是死命把苦瓜(何?!)塞給我 囧
    所以...暫時休筆(啥鬼)
    乖乖齁~等買到糖再送雪兒一杯甜蜜蜜的蜂蜜茶(為什麼是蜂蜜?!)
    最後就是繼續期待下集啦XDDDD(爬走)
  • 可惡!這是在敷衍我嗎Q口Q!!
    把文給我交出來再走啊(巴住)

    不管妳沒靈感啊!!
    快吐出一杯蜂蜜茶給我(伸手)
    (所以說為什麼是蜂蜜茶!?)

    不要就這樣給我走了妳!混蛋Q口Q

    * 融雪 於 2008/11/21 19:31 回覆

  • hahatiger
  • 新的一集!!!
    熊殿跟貓殿怎麼還不互通心意啦 Q口Q
    看的都替他們心急了

    期待下一集他們的新進展!!
    大大加油:)
  • 咦咦!!
    原來除了兔子還有人在看啊!!
    我要哭了(淚掩面)
    還想說乾脆就這樣算了吧((喂)

    爲了玥玥(?)我會努力把後面貼上的ˊˇˋ
    謝謝妳的留言Q口Q!

    * 融雪 於 2009/02/02 11: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