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意!

站內圖文嚴禁轉載。

閱覽歡迎 ( ノÒ ω Ó )ノ  

 

◎OFF社團資訊/商品販售(可點選)



※建議閱讀----檢視→字型→適中

※ 純屬自述同人改編,如有不合邏輯處敬請見諒


 

 

 

 

 

 

 

 

 

 


同樣的艷陽高照,今兒個的天氣好在上天保佑意外的舒爽。
不炎熱也不冷冽,時兒有暖暖的風拂過...最適合舉辦校慶祭典了呢!!

 

 

雖然這校慶祭典舉辦的時間是在開學後的不久令人覺得奇特...但似乎沒人特意去在意這一點。

偌大的校園早已擠得水洩不通,這所大學的校慶祭典可說是在地方上相當出名的。
每年固定到場的,不管是校外人士還是從這裡畢業的校友每年幾乎都會回來,畢竟活動都是每個系別精心設計的。


- * - * - * -


而攝影科活動仍是幫客人拍拍照片而已,不過總是顯得有些無趣,所以今年特別嘗試與外來的咖啡廳合作。
不二的提議自然就是幸村家的咖啡廳了。

供給咖啡廳使用的是兩間打通的攝影科教室。

寬敞的教室,在中間的部分用綠色的帷幕區隔開,以便上課放影片時好控制光線。
利用這點,被區隔開的兩邊一邊當作工作區一邊當作招待區。長型的課桌椅經過大伙的幫忙擺上,不需要的就往工作區裡擺著。


「您要的餐點馬上送來。」重複一次餐點,貓咪有禮的點了點頭離去...

...嗯嗯,貓殿下的笑容今天格外好看呢...

不過才剛背對客人而已又扳起一張臉了_____唉...
在沒人注意的狀況下還嘆了一口氣。

究竟是因為無聊呢....還是因為我們的熊殿下已經離場去幫忙其他學姊拍照了呢?
想到這裡,又不禁讓早已將這景象納入眼裡的幸村牽起了無奈的笑顏

______...這隻小貓就不能好好想想他對不二的心情嗎?

雖說在旁人眼裡看來是很有趣的兩個人,但這樣不二未免有些可憐呀。


端著茶盤的龍馬一會兒忙這一會兒忙那。
即便不像往常在咖啡廳裡有讓人指定的這項規則,也有許多攝影科的學生幫忙,他還是覺得異常忙碌。

 

好不容易偷閒了一下,他站在窗邊往外看著天空...

風十分清爽。

現下的季節呢?
...啊,是夏天吧!? 那可真難得了,天空甚藍飄著薄薄白雲漂亮萬分。

人群吵雜但那些聲音似乎無法干擾正在享受微風的他...除了一個...

 

驀地,他聽見一個好聽的聲音正處於嘻鬧的狀態。令原本正享受涼風的他睜開了眼扳起了臉

...果然不出所料


他那個學長居然不顧他在這裡忙碌還和一邊的學姊們聊得開心,臉上還不時露著以往不二對著他才會出現的笑顏。
雖然臉上沒多大的表情變化但卻仍感覺到他熊熊燃燒


...氣氛真是 非 常 不 好。


龍馬聽見了幸村的叫喚,隨即睨了那個身影一眼,轉身離開窗邊繼續忙著他的。

此刻另雙有如秋水的黑瞳默默的在遠方凝視著他,嘴角上、面容上帶著滿滿的無奈和苦笑_______...這孩子啊...

「小姐,您在看什麼呢?」一頭微長黑髮的男子視線跟著這位"小姐"的視線望去,不過他的運氣不好什麼也沒見著。沒有發現目標,男子隨即又像個孩子一樣誇張的四處張望。
「一個很可愛的孩子。」被一邊的跟隨者喚住,女孩收回了視線噗哧一笑,似乎也沒意外他使用的敬語。

這女孩身高雖然不甚高但看來也有一百六十公分,一頭黑髮長長了不少長度正好與一邊男子的差不多。
不過身旁的少年倒像是個女子似的紮著公主頭,高高的鼻樑上掛著無框眼鏡在他俊秀的臉龐上更增添了一份儒學之氣。

「小姐...我看您是有戀童癖了,就連對少爺們也是這樣說話。」少年扳著臉調侃她。
「青,我可是看你無聊才帶你出來的,早知你會和我唱反調我就帶白出門了。」女孩翻了他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是、是。巫女大人,青知錯了。」在心裡默默嘆了一口氣,雖說自己的職位可以和白平高,但好歹人家也是巫醫他這個科學者是要怎麼跟人家比吶。

「"是"回答一遍就好了。」「好了,別邊走邊瞎聊了。快找到少爺,我趕著回去呢。」努努嘴,女孩像女王一樣對比他還高出一顆頭多的青下令。

啊...也不想想一開始是誰先開始的。...不過好像是他惹的?不過也罷,反正就算不是他惹的這個主子也很難搞。
想到這青不禁在心底默哀了一會兒。

 

 

- * - * - * -


忙了一整天,早上的活動隨著夕陽的落下就要結束,而後換上的將是在校園中庭等待多時的營火木柴。等等還有最大的一個活動呢。
傍晚的落陽橙黃的好像火光一樣打進窗內,中庭的學生們也等待點火的時刻...差不多了呢。

有著一頭蜜髮的男子若有所思的走在長廊上,眉頭上的皺痕讓他難得不像往常那般帶著招牌式的笑容。
越是思考眉頭就越是皺得深,越是抗拒腳步就越是沉重...說是他人生的抉擇也不為過呀。

不過屆時在腦中卻天外飛來一筆...

他剛剛是不是聽見了什麼聲音?


剛剛確實有某個聲音將他拉出正讓他苦惱的漩渦,怎麼...好像有些不安?

「放手!快點放開幸村學長!!!」

這從不遠處的教室傳來的聲音...不就是自家小貓的?聽起來不太對勁呀!!?


還沒反應過來的不二雙眼直視著前方愣愣的定步在原地,只是隨即而來的景象又必須讓他趕緊反應過來。

只聽室內大喝一聲,從門口馬上見到一個小身影像是被丟了出來那樣的速度...
腦裡還不許有任何反應,不二本能的以迅雷不及眼耳的速度硬是要插進那小身影與牆壁之間的一絲空隙,免得這孩子硬是與厚實的水泥牆來個親密接觸。


緊閉著雙眼,被拋出的龍馬早已有心裡準備接受背上襲來的痛楚,只是而後的...


...好像不是很痛?


貓咪緩緩的張開雙眼...呃,怎麼回事?

「唔...」
「不、不二學長?」

嚇了一跳,這人什麼時候出現的啊!??!!?

「龍、龍馬...你沒事吧?」不二撫著後腦杓。幸虧頭撞得不是很痛,不過背上大概是一片淤青了吧!?

算了,只要有接住龍馬就好了。

「我、我沒事啦,學長你還好吧。」龍馬起了身一邊將不二拉起問道。
「怎麼回事?你怎麼被...」

「放開我!你這個渾球。」
話都還沒問完呢,室內又接續傳來這樣的聲音。

「幸村學長他...」
「龍馬待在這裡。」在直視見到教室內的景象他是大致了解了...

不二卸下了對龍馬的笑臉扳起一張面孔...他生氣了。


「呃...」小混混一聲雙手抱著後腦杓。

「很抱歉我們這裡不歡迎不速之客」冷著一張臉。

這傢伙剛剛可是毫不猶豫的將龍馬往外丟,他現下不過是拿茶盤往他後腦敲了一下根本不痛。只是手上的茶盤上似乎若隱若現地出現一些裂痕。

「你....」勉強忍著痛,小混混惡狠狠的瞪視著不二。

「幸村你還好嗎?」回過身,不二擔心的探問幸村的情況。
「嗯...沒事,只是手有點痛。」輕按著被混混捉痛的手臂,幸村仍不失臉上該有的溫柔表情回答。

「不二學長小心!!」

在走廊上待著的龍馬突然傳來大喊。聞言,熊殿下才剛轉身要反應馬上就拿了那張俊臉接上一記拳頭。
吃痛一聲,隨即又是一拳擊在腹部上,原本能站穩的腳步被打亂,不二應聲蹲跪在底上。嘴角滲出不少血漬。

「不二!!」
「不二學長!!」

「怎麼,不是要趕我走嗎?你就只有那點能耐是吧,這樣要怎麼英雄救美呢?」那混混斜睨著不二,一邊冷嘲熱諷一邊走向幸村又再捉起他的手腕。
「你...」被捏痛的手腕讓幸村又再皺起眉頭。

「喂,你到底想做什麼,無賴!!」龍馬一喊,衝向前阻止他在幸村手腕上施力的手。

只是,不料那名混混瞪視了龍馬一眼又將他甩開。

「龍、龍馬!!」
這下可又從來一次了。忍著腹部的疼痛,不二再次的用正面迎接龍馬的衝擊,這次背可是撞上了一旁的桌椅。

「唔...」痛。
「不二學長!」那麼大的吃痛聲,龍馬的心無由來的揪了一下...「不、不二學長,你還好吧。」眉頭難得鎖得如此死緊,龍馬坐在不二懷中擔憂的回頭問道。

「好啦,你們戰敗。美人我帶走了。」莫名的說詞。這混混平時到底都看了些什麼書啊。
「你...」攙著不二的貓咪只能氣憤的抬視他。

 

「這麼好?這樣美的人我也想抱一抱吶ˇ」突然插入話題的嗓音,帶著一副不知現況的語氣。

混混聞言,一回視...這張臉可跟聲音完全搭不上線。一頭黑髮的男子雖然笑著但似乎散發出惡狠狠模樣,像是要抽他的筋喝他的血一般。

「吶,還不放人。」這人簡直是皮笑肉不笑啊...應該可以說比不二發火還兇猛呢。

嚇愣了,不只是這名不速之客還包括了在場的所有人...當然,除了男子自身以外。
愣得鬆開了手。結果那名混混根本可以用落荒而逃來形容。

「吶吶,美人要獻吻嗎?」看著混混連滾帶爬的離開,男子露出了笑容對著發愣的幸村道。

 

 

*  *  *  * 


「那大少爺寄放在我這邊的東西我已經送到了,任務完成。」「我要回小姐身邊了。」男子輕笑恭敬的說道。
「青,謝謝你了。」不二坐在教室內的長凳上回道。
「不客氣,再說我是為了救美人嘛。」淺笑,雖然言語上是有些輕浮但傳入眾人耳裡卻不會覺得有任何一絲不舒服。
「啊...對了,你是幸村先生吧?」青偏頭問。

聞言,幸村是愣愣的點點頭,他可不記得有認識這樣的人呀!?

「剛剛在樓下有個姓真田的先生要我帶話,說是在樓下等你。」

「總一郎來了?」一副又驚又喜的表情,想說什麼...看樣子是都寫在臉上了。

「去吧,我跟龍馬會負責收拾這裡的。」看著幸村一臉又高興又無辜的表情____唉..就讓他快去見他吧。

「嗄?」剛從工作區裡拿來醫藥箱的龍馬只聽見了最後一句。

「那美人就跟我一起走吧。」「大少爺我先回去了。」
「嗯,路上小心。幫我向雪再問候一聲吧。」瞇瞇的笑著,不二抬頭看著要離開的青。

「對了,小姐還說...

 

....可別做了會讓自己後悔的選擇。

 

×  ×  ×

 

「一、二、三,點火!!」

一聲令下,校園中庭的營火木材燃起了熊熊火炎,也揭開了這個校祭慶典最後的一個節目。
天還亮著橘色的光,在這樣的火焰之下似乎更顯出它的色彩。

教室裡就剩一熊一貓。不二坐在長凳上背對著,龍馬彎著腰站在他面前面對著他...
是說,這氣氛......是好到不行了吧?

「嘶...」好痛。
「啊,對、對不起。」嚇了一跳的貓咪趕緊放下手中的紅藥水探視不二的嘴角。

「沒事,只是痛而已。」不二苦苦的笑了下。這隻貓真不是普通可愛。
「對不起...都是我害你連撞兩次。」龍馬愧疚的低下頭。光是想起那時碰撞的聲音他就知道......那真的很痛。

看著龍馬這麼自責的模樣他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吶,不然小龍馬抱抱我吧。這樣我就不痛了。」不二笑著。
他當然知道這口一出龍馬一定又是要一陣碎碎念...不過他也希望他別太自責了。

只是...他卻沒得到他原先預想的答案。

 

瞬間,只聽見衣服摩擦的聲響。那水藍色的眸子隨即瞪得如銅鈴般大......


「龍、龍馬!?」天!他還真的抱他了?不過是隨便說說的而已呀.....

這一時之間被龍馬納進他小小的胸膛,熊殿的手不知是要順勢覆在他的腰上還是就這樣僵在半空中。


「這樣...有沒有好一點...」

還沒能讓他有完全的反應,一邊從上方傳來那細如蚊聲的話語...根本就是措手不及。

「嗯、嗯。是比較不痛了...」頓噸的回應,不二大概也是傻了。

只是這隻小貓的臉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表情呢?

「嘶....」才讓他好過沒多久又再度發出像這樣的聲音。

「啊、啊,對不起。我壓到背部被撞傷的地方了吧。還是腹部又痛了?」
霎時,龍馬的臉部又開始堆上多種的自責,原本好看的眉也揪在一起了。貓咪蹲下身直盯著不二的腹部。

「我沒事,龍馬你不要這麼擔心啊。」雖然感到受寵若驚是挺讓人高興的但是...這樣不是件好事啊。
「不然,既然剛剛抱抱有效的話...小龍馬就親親我吧。」不二一臉燦笑...這要求可就無理了。


嗄?他剛是不是說要...親他?

龍馬驀地抬起頭...他以為是他聽錯了...只是對上不二一臉笑得開懷的模樣又讓他覺得...對,他剛剛確確實實這麼說了。
四目交接,原本才因為擔憂而降溫的臉頰忽地炸紅。不過對上不二的雙眼...水藍的色澤是讓他看得入神了,入神得都忘了要反應過來...直到不二的臉上浮現出要噗哧一笑的表情。

舒展開的眉頭又皺在一起了,不過這回不是擔憂了...臉上是大 大 大不悅喔。

快速的起了身「少得寸進尺了!!!」巴下一個響頭,丟下一句聽似不是責備的話語。貓貓趕緊逃離現場。

愣了一會兒,不二伸手撫了撫被敲的地方...雖然是有那麼點痛啦......「噗!」皺著眉,不二遮掩著他的笑,很無奈的笑著。龍馬真的真的非常可愛呢!!
他想,他是越來越喜歡這隻貓咪了...

笑了一會兒,他停了下來輕輕晃了晃首...盯著從口袋拿出的小小玻璃瓶子,眼裡滿是不捨...瓶子裡的綠色液體不像一般看起來這麼噁心濃稠,好像還能隱約看見它映著淺淺的日陽而透露出淡淡的彩虹色。

沒關係吧...就算分開也無所謂不是嗎?他還是能以關心他的藉口去找他,對吧。


×  ×  ×


這段時間似乎是有些漫長,空中的橘色已經讓營火取而代之,長長的影子打在周遭的建築物上。學生們個個找了伴,圍著營火跟著音樂的節拍跳著他們傳統的舞蹈。
火光盪漾,下頭的人看起來好不快樂。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滿滿的笑...不過他是為什麼非得在這唉聲嘆氣悶悶不樂呢?

「啊...幸村學長。」站在頂樓的人兒遠遠就望見在圍成圈的人群裡,那位臉上掛滿比一般人還濃厚笑顏的學長。
「旁邊那個...誰啊,好像有跟他打過球?」趴在欄杆上的龍馬自顧自的說著_______..唉。

又是一聲嘆息,他上來這裡之後到底嘆了幾次長氣自己都記不得了。

「呀,小龍馬果然在這呢。」「怎麼不下去跟大家一起玩?」
打開了樓頂的鐵門,眼前就是一個孤單的小身影,這哪還管得了自己是不是受到邀請呢。

熊殿下邊說邊走近龍馬。

「學長才是呢,這不是你們學校的活動嘛。」「好像有很多學姊在找你呢。」睨著底下成群的女孩,龍馬口氣略帶不悅卻也沒回頭就答。

不過,嘴巴這麼說得好像是要趕他離開,但手上還是接過了不二遞給他的碳酸飲料。

「小龍馬在吃醋啊?」跟著龍馬的視線,不二看著那群女孩面露苦笑。「既然是"學姊"我就沒興趣了呀。」聽,那是哪來的話?好像在說,他是對"學弟"比較有興趣似的。
「誰要吃醋啊,再說...」「你要是對學姊們沒興趣的話,今天幹麻還跟她們聊得這麼開心。」嘴裡憤憤咬的著鋁罐的開口...
啊啊,想起他笑得比往常好看,他就又一肚子的無名火在燃燒。

「和學姊們?開心?什麼時候?」像是失憶症似的,不二茫然一連丟下幾個問號給龍馬。
「就是早上的時候。」面對他的疑問龍馬更是沒好氣的回答了。這個學長應該不是這麼健忘的吧。
「早上?......」

「啊!那個啊!!」似乎想起了什麼不二喊了一聲。 「....哈哈哈哈」唉呀,好難得,居然可以毫無遮掩的笑成這樣呢。
「幹麻啊,有什麼好笑的。」不悅更大,龍馬似乎很不喜歡這樣的學長。

看不二笑了好久,小貓是忍不住了。「你繼續笑吧,我要下去了。」一臉不耐,龍馬轉身就要離開。
「啊...對不起啦。」雖然還是再笑,但他終於意識到龍馬的不滿,略有所收斂了。擦掉眼角因為笑過頭而滲出的淚水...

嘛,真的很久沒這樣笑過了呢。


×


「嗄?」龍馬一臉疑惑的看著眼前的物品...

是說,有本事這隻熊就再給他複誦一次啊。

「吶,龍馬不覺很像嗎?」不二仍強忍著笑似乎還帶點驕傲的說著。

看著龍馬的表情...

啊,根本就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嘛。


「這種東西哪裡跟我像了啊!!」搶過不二剛從紙袋裡拿出的橘色布偶...是一隻貓。貓的表情...就是龍馬現在臉上掛著大大不滿的表情。
「跟你不高興的表情一模一樣呢。」不二更是火上加油的說道。

爆筋,我們家貓殿下的表情可是越來越難看了,不過越難看就越跟那隻布偶相像。

「無聊。」啊啊,生氣了。一隻娃娃居然讓他嘲笑自己,而且還笑成這樣真是夠誇張的了。一氣之下小貓將手中的布偶用力的塞還給不二。

「好嘛、好嘛,龍馬別生氣了。你不覺得這個表情真的很可愛嗎?」抱起布偶...這個臉部表情真是沒來由的可愛呢。
「還說。」
「是、是、是,不說了。」不二露著沒辦法的笑容回答道。投降。

「吶,龍馬要跳舞嗎?」突然,插出了一個怪問題。
不二望著天空的遠方,手支撐在欄杆上撐著下顎...雖然臉上帶著笑容,但看在龍馬眼裡似乎是有些不對勁。

「我不要。」

「呵呵,為什麼?難得的活動。」面對龍馬果斷的拒絕不二仍然是望著遠方笑著回問。
「我會踩到你的腳。」可愛的回答。

啊...他本來是要回答"不為什麼"的。只是在看到不二的側臉時...他好像是在擔憂什麼似的,讓自己又改變了主意。

「是嗎...反正龍馬這麼輕,不會痛啊。」沉沉的回應。「對了,龍馬。」
「幹麻。」要他面對這樣的氣氛實在是很不拿手。

「假如有天...」說道著,不二沉下了臉上的笑走近貓咪輕拿下龍馬頭上的帽子, 露出那好久未露面的貓耳。「這對耳朵不見了...恢復了,你還會留在我家嗎?」掛著微微的苦笑,想來這是他最後一道的把持,要是連這點笑容也擠不出來的話...他肯定會強迫龍馬留下的。

「......」他就是在擔心這個?

呿,有什麼好擔心的啊?

耳朵這種事又不是說不見就不見,說恢復就恢復的......等等,怎麼他...好像沒考慮過這個問題。要是哪天耳朵真的不見了、恢復了,他不就得離開不二學長家...了嘛。
突然間他原本訝異的臉也開始沉了下來,才發現自己完全沒意識到這點...是啊,他得離開啊。

他又沒什麼理由能待在學長家白吃白住的,對吧!?

將手中的鋁罐放在欄杆之上,龍馬略低著頭背著不二走到一邊...

「龍馬?」沒必要回答嗎?也就是說...答案是肯定的了?
雖然是早已經預料到的。但當那事實確切地呈現在自己眼前時,就彷彿像是感覺到心上正傳來窸窣的碎裂聲...好痛,比身上的淤青還痛。

龍馬走著,直到站在頂樓的中央。回過身後面對著不二,努努小嘴。
「學長,你不是要跳舞?」雙手叉腰,龍馬這個模樣煞是可愛。

「嗄?」面對突如其來的"邀請"...他剛剛可不是問這個問題啊。

「我只跳一段,音樂才剛開始而已。」在原地等著,貓咪的表情仍是以往的不可一世。

看著龍馬的表情...不二好像了解了什麼,卻又好像不太了解。他不清楚自己猜得是對、是錯...也不敢去奢望那個對的答案。
揚開了嘴角,將龍馬的帽子和橘色的布偶放進紙帶中,走近了龍馬...

在龍馬的面前不二彎下腰,行了禮。「請問小龍馬願意與我跳一支舞嗎?」伸出手,熊殿下像王子般等待著公主的回應。
「廢話。」努努小嘴,而公主伸出了手覆上。

頓了一頓,王子牽起公主的雙手,自己則繞至他的背後,一手高一手低,在頓了一頓好像在說..."請開始吧"。

伴著音樂,由龍馬開始踩起步伐,不二跟著龍馬的腳步往前。感覺到龍馬手上的握力____..他很緊張呢,一定很怕踩到自己的腳吧。

不二的嘴角牽起一笑。果然是隻可愛的貓咪呀。

「龍馬你太緊張了,就算真的踩到我的腳我也不會喊痛的,放心吧。」視而一笑。語氣輕帶一些調侃。

「我、我才不怕踩到你的腳。」話一說,臉馬上就洩漏出他有多不誠實。龍馬低下頭好遮掩那已經紅潤的臉蛋。

不過,說也奇怪,經不二這麼一鬧龍馬反而比較自在,不像一開始那樣雙手握得死緊,踩踏的腳步感覺也變得比較輕鬆。

步伐的踩踏、牽手的轉圈、相視的微笑。隨著音樂的播放,兩人亂有默契的跳著,雖然沒有華爾茲那樣的高雅也沒有芭蕾舞般的優美,只是單單純純、普普通通的傳統舞蹈,但這兩人的臉上卻載滿數不盡的笑顏與不可言喻的和諧。

也許此時的這兩人都認為...這是世界上最高雅最優美的舞蹈了。

一會兒,音樂進入了末段,才快要結束龍馬卻稍稍覺得有些不對。「不二學...長」發出微弱的聲音喚著。

「怎麼了?」不二跟著回答。
「我好像睏了...」眼皮垂垂的下沉,好重吶...「跳完我們就回家吧...」龍馬的聲音越來越沉,好像下一刻就要睡著似的。

忽然,不二還牽著龍馬的手默默的停下了腳步。

「不二學長?」不是說了跳到結束嗎?幹麻又突然停下來啊?
這當兒這麼想的龍馬,回首就想念他幾句。

根本沒在聽人家說話嘛,你這個傢...伙?

只是還沒說出口,回過頭面對著他的不是往常笑顏滿面的不二...,卸下笑容的不二臉上換上一股莫名的擔憂還有一臉...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的不捨,這個表情的由來...是什麼?

「不...二學長?」不過時間沒讓他多想,頂多讓他見著了不二不知何來的情緒...之後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模糊和漸漸帶上的漆黑。

看著龍馬說急不急就直接垂直落下的身子,不二本能的接住了他。貓兒睡了,他的面容還是一樣十分可愛...只是...自己的呢?
為什麼會和他的成反比,滿滿的擔憂和不捨...他知道他不該奢望,畢竟從頭到尾都還只是他的一廂情願...但他能不能就當他剛剛的避而不答只是因為不好意思說_________... "我想留下"這句話呢。

 

「公主殿下...我們回家吧。」勉勉強強的,王子在臉上擠出一絲絲的苦笑將他的寶貝公主揹在背上。

啊,要是能打橫抱就好了吶。這樣也比較像王子護送公主,是吧!?
不過真要這樣抱回去,公主殿下肯定是會大發雷霆的。

 

夕陽已經換上了翻成一片的墨水,校園的營火還在繼續。
步上歸途的王子和公主要何時才能到達盡頭......

 

這個答案............

是 未知。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融.雪
  • fREE tALK *

    啊啊,久違了呢。
    經過某兔子的催促,就放小懂兒出來溜溜,曬太陽了XD
    上次才答應過玥玥要早點發的,結果過了一段時間還是讓它隨風去了。(滾)

    總之,劇情努力直升啊!

    請寶貝們繼續期待。(去死啊!)
    身為娘親的我會盡量不懶惰的讓它出門的ˇ

  • srmtsn0518
  • 久違了ˇ乾女兒(抱)

    就說嘛~他娘快把他悶壞了,
    乾媽完全忘記他長什麼樣子= =
    (跑回去翻前面 囧)
    不過話說,忙到那麼晚才貼啊 囧(睡死狀)
    昨天七早八早就死在床上了說(默)

    說來,最近一直接觸陰沉邪氣的小龍馬‥
    看回這麼可愛又彆扭的小貓咪真的好懷念喔ˇ(蹭)
    所以說就繼續期待下一篇囉ˇˇˇ
    好啦,我繼續努力去(埋)
    現在有好幾種版本真的好猶豫啊!!(瘋狂抓頭髮)
  • 昨天檢查完了這篇之後,整個對寫文突然很有靈感。
    睡覺時也不停的在揣摩新文的內容唷,
    雖然跟這篇的感覺完全不一樣XDD

    我也非常期待兔子的下一篇啊ˇˇˇ
    請不要讓我的乾女兒夭折唷。(笑)

    好好加油吧ˇ

    * 融雪 於 2009/05/04 22: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