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閱讀----檢視→字型→較小

※純屬自述同人故事如有與原著不符抑或是不合邏輯處敬請見諒 ( 毆飛 ~~

















 

「所以說是你們世界的臣擅自到這裡為他們做了測試?」手塚簡單扼要的說著

「是的」雪回覆

「什麼啊?」龍馬聽到快睡著了,卻還是很不了解總結

 

「該怎麼說...」雪不知道要怎麼解釋才能讓眼前的這隻已經坐不住的貓清楚事情的原由

「對了!這樣說吧...」雪突然沉靜...

「小助...你們這幾天出去,有沒有發生什麼怪事?」

「怪事?」聞言,不二看著龍馬

「你看我幹麻」龍馬不太喜歡不二這樣的眼光

「覺得龍馬有點不對勁,是嗎?」

「我哪裡不對勁(怒」

「是有點不對勁,但是他好像沒有自覺...」不二皺著眉看著龍馬

 

 

「唔...」手塚突然摀著頭

「怎麼了?」不二問

「沒事...只是頭有點痛」手塚撐著頭回答

「我們先出去吧!手塚好不容易才恢復一些氣的」雪起了身

「那手塚你好好休息」「走吧,龍馬」不二喚著

「隊長你好好休息」龍馬說完跟隨著不二

 

 

 

------診療休息室

 

 

「手塚過兩天就能恢復了,你們也不用太擔心順便告訴大石他們吧!特別是英二」

「恩?」龍馬驚訝的不了解這句話的涵義

「英二好像很擔心似的,你們的事也一樣。他好像被大石傳染了」雪笑著

 

「我會轉告英二的」

 

「呼~~接下來...龍馬可要忍著點了」雪拿出了一顆帶著銀白混色的水晶球放在透明的玻璃桌上

「咦?」龍馬歪著頭「什麼意思?」不二有點擔心的問

 

「小助你不是說龍馬不對勁嗎?」

「恩...恩」

「我雖然不是巫醫...不過我看人也是很準的」「龍馬,把你的手放上來」

「要幹麻?」

「放著就對了!」

龍馬有點怕怕的撫著水晶球

「接著,小助你的」雪示意要不二照做

不二覆上龍馬的帶點小抖的貓爪

「現在閉上眼睛」雪一邊說一邊將手也蓋上(不二迷猛歐中...(汗)

「內心從一開始數到我說停為止」「途中可別張開眼」

「開始了...」交代完後雪也跟著閉上眼睛不同的是在嘴裡霹靂趴啦的念著一串流利的咒

銀白色的水晶球內開始產生變化

藍色的電流籠罩著四周,水晶球開始變的透明 藍色的電流在球內有規律的旋轉

 

 

「現在...停止默數」「看著你們腦海裡浮現的畫面...」

這時...龍馬的手卻不自然的顫了一下......

 

 

 

 

 

 

 

 

 

 

 

 

一片漆黑...應該說是一片深藍吧...這裡是...

...哪裡呢...

 

『噗 嚕 嚕 』一顆顆的泡泡從旁升起

這裡是...海...是海底

 

 

 

眼前只能看到一支手拼命的想伸長抓住眼前一直閃爍不定的亮光...是鏈飾!?

好不容易!終於抓到了!鬆了一口氣的將鏈飾捧在懷中,停止了往下游的動作。腳一踢,正準備游回海上時...卻好像被什麼東西勾住了?...往下一看...是一支手...那支手緊緊的抓著正要游動的腳踝...

『你沒有資格...你沒有...』那支手的主人似乎非常的生氣緊緊抓著不放

『我要收回你的幸福!』那個躲在海裡的人騰出一支手想搶走手裡握著的鏈飾

『不...』卻忘了現在是身在海裡 一開了口就等於是向閻羅王報到...

 

 

 

半垂著眼簾...身體已經稱不住了...

 

 

 

『噗 嚕 嚕 』一顆顆的泡泡傳來了聲音

有個人影從海上游來了...而且速度很快 那藍色的眼珠很急很急並充滿了後悔

 

那人不甘願的將海草纏在昏迷者的腳踝後離開





















『離開...』

『離開...』

『快離開你的幸福...』

『你不配擁有...』

『你沒有資格!!』

 

橫衝直撞的馬兒倒映在琥珀的瞳孔中...那原本溫馴的黝黑雙瞳瞬間染上憤怒的火紅...可愛的身影轉變成強烈的警告和威嚇...帶點熟悉的聲音似乎緊跟隨著自己很久很久了

 

 

眼前的畫面像是跑馬燈的換過

 

在現實的龍馬似乎憶起什麼 衝動的想將手抽離卻被不二緊握著的大手阻止...





. 















四處一點亮光也沒有...這裡又是哪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是什麼

 

 

『快點離開!聽不懂警告嗎?』帶點稚氣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四處的張望著,明明沒有人影聲音卻又像在身旁一樣的大聲

『老是要別人為你擋下!你到底為他做了什麼?』

『你...你是誰?為什麼要這麼說?』顫抖的聲音好不容易從嘴裡送出

『我是誰根本不重要!你呢?自以為別人都得照顧你是嗎?』

『你在說誰?我不懂』望著無人的四周大喊

『不二周助』

『周助...?』

『你不認識他嗎?』

『我當然認識!他是我...』

『你什麼?你的擋箭排、護身符?還是說...是替死鬼?』那人截斷了話語

『才不是!我從來沒這麼想過』逼急了!淚珠一顆一顆的掉落

『是這樣嗎?那為何他老是護著你呢?』

『因為他愛我呀!』

『那就該護著你?為你擋車禍?為你擋下失明的危險?甚至是這幾天...他奮不顧身的跳海救你,差點輪落到被馬採死?』

『不是這樣的!我從來沒這麼要求他』

『那是為什麼呢?』

『我不知道!』豆大的淚不停的落下

『不知道?他可能會因為你的無知而送命,你了解嗎?』

『我不會讓他死的!我不會』

『不會?你確定不會嗎?

我倒是認為他跟你在一起遲早都會被死神帶走』那聲音苛責的推翻每一個肯定

『我...』的確,那個聲音說的都是事實眼前已經發生至麼多事了...誰知道哪天會不會出事

『我現在告訴你...因為他的性子強,有一種絕對要保護你的心,所以只要你一有危險他肯定是奮不顧身...那你呢?當他危險的時候你會怎麼做?』

眼前,突然亮起...

一個透明的沙漏裝著淡褐色的細沙而細沙不停的灑落在...昏迷的不二身上?

 

『周助!!』嚇壞了!該怎麼辦!?

衝向前

小小的雙手拼命的捶打著玻璃,卻毫無幫助,紅透的拳頭不管多用力就是敲不破那厚五公分的玻璃

『不要~不要~』無力的跌坐在地上雙 拳無力的壓在玻璃沙漏上,眼看著瓶裡的不二在消失...身體已經不見一半了...

『周助~快醒醒~快醒醒』繼續的卯足了全力敲打著

 

『沒用的!以你的心根本不夠專注,怎麼救他呢?』

不甘心的緊咬著下脣 那水汪汪的琥珀瞳已經模糊了很久 哭紅的臉頰傳來陣陣的熱 楚楚可憐的模樣是怎麼也喚不醒快被掩埋的不二

 

『我求求你!幫我救他!求求你!』仰著頭大聲的哭喊苦苦的哀求

『真沒用,這樣你還有資格讓他捨身的愛你嗎?』

刺耳的聲音讓心徹底的碎成一片一片,眼看著不二消失在面前

覆上自己的手貼在不二唯一露出又快被掩埋的大手...這麼近的五公分卻將他和他隔離了好遠好遠......

 

『不要_________』

 

 

 

從夢中驚醒的滋味......不好受...整身冒著冷汗,結束了喘息後...才警覺到置在左邊的空床...夢裡的懼怕和不安像海嘯一樣的襲上被撕裂的心...

『周助!你在哪裡!?』空無一人的房間除了籠罩寂寞和孤獨沒有任何回應

『快回答我!求求你!!』急著找尋人影 卻完全沒注意到手邊擺滿玻璃杯的餐盤,一個中心不穩便連盤應聲的摔倒在地...但卻又感覺不到那些碎片已經深深刺進皮膚的疼痛





















「可以張開眼睛了」雪睜著半捶的眼簾

 

 

在雪宣布結束後貓兒一股腦的將臉埋進不二的胸膛

看完了這些自己丟棄的影像龍馬昔日的懼怕源源不絕的湧出

「我不知道...原來你受了這麼多苦」多麼多麼的不甘心竟然一直到現在才發現...這就是龍馬眼裡常常閃過的不安

不二緊緊的抱著龍馬希望可以給他更多的安心和保護,只是...懷裡的龍馬只有靜靜的哽咽沒有說話

 

 

 

 

 

 

 

 

 

 

 

「接下來我會先去找殿,這幾天還是要多注意龍馬。那種恐懼已經讓龍馬患了輕微的選擇性失憶」

 

 

 

......但事情卻不會因為揭開了隱藏的記憶而結束...最大最大的傷害...將會奪去他最愛的他......

 

-------------To be Continued-------------



背景音樂--MID音樂廳-棋靈王(ED)

創作者介紹

*Whitesd。灰 色 染 料。分家中心。

* 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